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早上

早上

时间 : 2019-09-22 23:18:1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垂拱而治    点击:Tags标签: 早上
(原标题:早上)

   还在梦乡,母亲已经起来了,她在外屋拉着风箱生火做饭。土炕开始升温,屋子融融渐暖。我伸个懒腰,揉揉眼睛,也起来了。为了徒步赶几里的路程到城里的学校上学,母亲把刚下锅的玉秫渣煮沸的粥沫子撇一碗,我坐在锅台旁,滋啦滋啦地吸进嘴里慢慢咽下去,烫烧一溜“胡同”。嘴巴是转着碗边滋啦滋啦往里吸的,不是吃粥,亦不是喝粥,刚开锅冒起的粥沫子,不用咬,太热也无法大口喝,只能吸。
   这么多年过去了,到现在我还是习惯吸粥,发出滋啦滋啦的声响,在妻子和孩子们面前没少被挖苦、挨呲哒。
   据说,粥沫子有营养。其实我也等不及熬好的粥吃。我们家早晨是轮番吃饭的,我吃完饭摸着黑就得赶路了。天一亮,父亲和哥哥姐姐们就开始起床,他们也是急着赶着吃饭,上班去。母亲吃的最晚,她伺候全家人吃完饭,还要插猪食,等喂完了猪,才吃。经常刚端起粥碗,生产队的钟就敲响了,跟我一样,紧忙着扒拉两口就扛起锄头上工去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母亲这种吃苦耐劳,对家人那种无私的关爱和付出,深深影响着我们,把基因也传递给了我们。我对自己子女的关爱也是从早晨开始的。我会主动承担早起伺候孩子的任务。做完饭,掐着点儿叫醒孩子起床,在孩子洗漱的空档,把热粥在碗里折凉,等孩子香甜地吃了饭,我骑着自行车送他们去学校。孩子上了初中,有了骑自行车的能力,我就和他们一起各骑一辆自行车摸黑作伴上学校。等孩子上了高中,不用我陪着上学校了,黑灯瞎火的,我哪坐得住,就选择沿着上学的路线跑一圈。这么久了,就养成了晨练的习惯。
   摸黑的早晨许多物种还没有醒来,路边草丛里上夜班的蛐蛐和蝼蛄不知疲倦地吼叫。路灯下穿着橘红色马甲的环卫工人开始清扫街道、擦拭垃圾桶。黑暗中冷不防窜出一个骑自行车的学生吓人一跳。我选择沿着一条河沿儿行走。岸上的柳树黑森森的,比天空阴森恐怖。树上的大鸟机警地醒来,一阵慌乱,有一只嘎的一声扇动翅膀飞了起来,落在了不远的另一棵树上,由于看不清枝干,扑棱棱险些掉下去。我也受到惊吓,站在原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感觉头发奓了起来。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当迎面走来一个遛鸟人身影的时候,天空慢慢睁开了眼睛,漏出一抹蛋白。麻雀们从房檐下钻出来,飞到一棵粗壮枝繁的大树上,开始唧唧喳喳地吵闹,就像工厂里召开的班前会,总结昨天的得失,部署今天的工作。但发言踊跃随意,甚至可以争吵,看谁的嗓音大。激烈争吵之后,还是由嗓音沙哑的职位和资历都令人信服的老麻雀压住了阵脚,它一声令下,秃噜一声全体飞往了乡下,选择捕食庄稼地里的昆虫亦或是品尝某处的草籽去了。
   天空越发清亮,晨练的人陆续走出来,散步的、暴走的、跑步的、打太极的、练气功的、围着大树转圈圈的,各有所好。我喜欢跑步,今天却莫名地选择了走路,而且是思绪缥缈,漫不经心地漫步。河水冒了一层一拃高的氤氲,蜻蜓木讷地在荷叶上趴着,伸过手去即可掐住尾巴,不是没有防备,只因它的翅膀被露水打湿,暂时不能展翅。沉寂一宿的鱼儿早已耐不住寂寞,欢喜地打着旋、跳着高晨练。

www.verywen.com


   光顾瞧河里的世界,猛不丁,脑袋被一些黏糊糊的丝状物缠住,赶忙退步晃手,原来是一张蜘蛛网挡住了去路。蜘蛛网上挂着露水珠儿,泛着水晶般的光亮。
   早晨的蜘蛛网粘性较大,是蜘蛛劳作一宿才刚刚编织好的陷阱,是靠此吃饭的家什。小时候,乡村的寨子上、树上、墙头上、柴火垛上到处有它们编织的网片子,不上学的时候,我们会赶在露水隐退之前,上墙爬寨子地把它们罩在一根儿秫秸秆上,去粘蚂螂和蝉。
   一只蝉想从一棵树上飞向另一棵树上去,莽撞地一头扎在了网上,跟我刚才的举动一样,我会心地笑了。但蝉的力量跟我不在一个级别,它挣脱不出,使劲扑棱,还焦急地惊恐地呼喊着类似于“救命”的声音。这只蝉体量较大,比蜘蛛大十倍不止,而且健壮强悍。眼看蜘蛛网就承受不住了,突然从树的某个枝杈上闪出一只蜘蛛,它顺着一根蛛丝飞快地爬到网上,在蝉的身上麻利地吐丝缠绕,几秒钟的功夫,这只倒霉的蝉就被捆绑得牢牢实实,浑身不能动弹,连胸腹部那个发生器都被缠得严严实实,成了一只“哑巴蝉”。蜘蛛开始从蝉的屁股上吃起,撕裂下一块块肥肉,如螳螂般咀嚼。可怜这只蝉被一口口吞噬却不能痉挛、不能撕心裂肺地嚎叫,不晓得它一点点失去身体、失去生命的疼痛滋味。 非常美文
   没想到,今天选择在河沿上行走遇到这么多久违的趣事,但何必自寻杂扰,耽误晨练的时光,还是拐到较为宽敞的道路上跑步为宜。我拐过弯,正从一个小区的门口经过,忽然眼前一闪,这...这...这是...是她吗?她也看了我一眼,然后右转身快步走路,我恰好走在她的后面。这个女人中等身材,穿着粉红色运动服,黄褐色的短发,脖颈修长,腰肢细软,胯骨扁宽,臀部稍微上翘,走起路来款款摆动。这不是“天车女”王太芹嘛!我不知所措,是回避离去还是快走几步与她相认?心里七上八下。
   三十多年前,我高中毕业被公社兴办的钢铁厂招录为工人,这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北方第一家由人民公社办起来的工厂,前来参观的国际友人络绎不绝。我十分庆幸,高中一毕业就当上了半农半工的工人,没有沦落成纯粹的农民。王太芹是跟我一批招进工厂里的,有二十几个。王太芹白皙、苗条,忽闪着大眼睛,显得出类拔萃,男生们都喜欢她。那个年代男生和女生还不敢搭讪说话,但心里的活动还是有的。我们这些从高中毕业生里招录来的新工人,开始几天主要是拔草,拔工厂里裸露地块和犄角旮旯的荒草。我偷偷地看向她,她正歪着头看我,唰的一下,我们都红了脸,同时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不自禁地又看向她,她也刚好看向我,唰的一下,又红了脸,她的脸上流露出腼腆而甜蜜的笑意。那次拔草,我们俩产生了好感,心里像吃了胰子那般光趟。第二天拔草的时候,她竟不顾别人的眼睛,主动微笑着跟我打招呼。劳动的时候我们自然还会四目相对,她的眼神里喷射出火辣辣的光芒。休息的时候,我坐在草堆上跟男生们愉快地唠嗑,显摆自己在城里学校学到的知识。她跟几个女生说笑着走过来,突然把自己的纱巾围脖解下来,扔在了我的两腿之间,引起那几个女生的嬉戏和男生们的哄笑。我红了脸,有种被奚落的上火感。我拿起她的围脖才发现,原来我裤子上的拉链没有拉上,露出里面的内裤,这让我在女生面前十分尴尬,心里感激王太芹在关键时刻出手帮助了我,掩盖了我的丑态。

copyright verywen.com


   几天后,大家被分配到不同的车间和岗位,巧的是,我跟王太芹都分配到了拉管车间,她做了天车工,我凭借学过物理知识,当了一名电工。她美丽诱人,车间里的男生们经常扎堆仰望着她,议论着她。他们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不知谁给她起了一个“天车女”的绰号。很快名声远播,竟有外车间的工人偷偷来看她,甚至厂部办公室的一个头抹发蜡,穿喇叭裤的叫王生的家伙也经常借故来我们车间串门,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我们打着招呼,眼神却不离“天车女”半分,令我不悦。据说,王生这小子是厂长的儿子,怪不得有一个在厂部这么体面的工作,这是令人羡慕又嫉妒的主儿。
   追求天车女的男生不少,王生的加入,有几个自知不济的人主动放了手。我没有放弃,我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我没有忙碌的紧要活计,可以天天仰着头看她,她冲我笑笑,我这一天就满足了。后来,我俩走得最近,经常在休班的时候,我们去城里的电影院看电影,发展到她把风衣脱下来盖在我俩的腿上,她悄悄把手从风衣底下伸过来抚摸我的敏感部位,让我热血膨胀。我红着脸,偷偷乜斜左右,见没人关注我们,就也大胆地偷偷把手伸过去,抚摸她的敏感部位。在那个刚刚改革开放的年代,做出这种出格的动作是狂野的。 copyright verywen.com
   后来,王生加大了追求力度,委托车间主任上门提了亲,王太芹的父母非常满意,这让她处于两难境地。有回下夜班,我在后面骑车赶她,一出厂门,看见王生推着自行车等她,她俩有说有笑地并肩骑车离去了。我恼羞成怒,开始对王太芹产生厌恶情绪,从此不再搭理她,她上赶着跟我说话也只当没听见,把脸扭过去,扬长而去。一周以后,万没料到我竟然接到了一张录取通知书,我赌着气没跟王太芹打招呼就上学去了。在学校的日子,我越发思念王太芹,曾写信给她,没回。打电话给她,那时候使用的是黑色摇把儿电话,需要县里的中转站转到公社的电话站,再由公社电话站拨通企业的电话,真是麻烦。好不容易拨通了一次,王太芹那头听不清楚我说什么,公社的女电话员竟当起了我俩的传话筒,我说一句,她传给她一句,中间还要澄清几次,她也是说一句,再由电话员传给我,这哪能说出心里的悄悄话?从此就了断了联系。没料到今天却又遇见了她。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王太芹从小区里走出来也看见了我,也许她刚刚才化过魂来,步子开始放缓,我也两腿发软,快要迈不动步了。她站定转过身,一脸喜色地看着我。我紧张局促地盯着她。她叫出了我的名字,双眸闪烁着晶莹的泪花,我也眼睛湿润了。我们没有上前一步握手,而是保持一定的距离,僵持在那儿彼此打量着对方。终于还是她开口,询问了我的现状,我总算放松下来。我们边走边聊,不知不觉竟走进了她的小区,走到了她的楼下。她站定,我恍然明白,想离去,却还犹豫。
   “都到家门口了,上去坐会儿吧。”她发出邀请。
   我连忙说:“不、不了,大清早的,你对象和孩子还没起尼吧!”
   “嗨,孩子上大学了,他也不在家。”说完她拉住我的手,领我到了电梯里。
   我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跟她上了楼进了屋子。她的眼角增添了两道不太明显的皱纹,眼神依然犀利、妖媚,盯得我浑身像雪消融般的慢慢软化。但稍倾,浑身的血液又一阵阵地冲撞。突然,她抱住了我,我慢慢抬起手也搂紧了她。三十多年的思念正化作一股岩浆把我们燃烧殆尽。

非常美文


   室外有抖落钥匙的声响,她警觉地一把推开我,问了句“谁啊?”“我。”她神色慌张地小声说:“是王生。”她把我推到门旮旯,主动开了门,门扇打开正好掩住我。王生一进来,她机敏地从后面捂住他的眼,撒娇地说:“你猜,我给你做啥饭了?”王生说:“大米粥。”“不对,你再猜?”“烙饼。”“不对,再猜?”
   她给我使个眼色,我幽灵般从她们身边闪了出去。走进电梯,只听她说:“哈哈哈......我还没给你做尼呦——”
   好险啊!我的心砰砰跳。从楼里出来,我越发紧张,这要是碰见单位的同事或熟人,问我,可咋解释?我低着头迈大步离开了。真是万幸啊!这要出点事儿,咋跟家人交代,还不闹个满城风雨......
   公路上的汽车和自行车繁忙起来,树梢上的两只喜鹊欢叫嬉戏。一道霞光放射出炫丽的光芒。我横下心从此不再走这条路线晨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秋花满城

下一篇:桂林游记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