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穿越关山

穿越关山

时间 : 2019-09-23 09:52:2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不舞之鹤    点击:Tags标签: 穿越关山
(原标题:穿越关山)

   从大柳草场往东南驱车不及一个小时,但见一座寒山犬牙交错,横亘在我们面前。
   这就是关山。它地处滁州市南谯区珠龙镇与城郊乡结合部,东西绵延十余公里。
   这里可不是一个省油之所。春秋战国吴楚争霸的时候,关山已是用兵要隘;楚汉相争,项羽兵败垓下,经过这里,最后在(安徽和县)乌江自刎;刘邦挥师南下,过关山驰往大丰山,至今还留有“汉高祖饮马池”古迹;三国时期曹魏孙吴也曾在此兵戎相加,打得天昏地暗,不可开交;南北朝“候景之乱”起兵寿阳,就是途经关山口,攻陷了历阳(今和县),渡江夺采石,破建业……
   我们这次冲着关山而来,徒步顺着山间古驿道,穿越山岭两边的古战场和山脊交接的清流关,不仅是搜前人之遗踪、发思古之幽情,而且更是为了经受锻炼,提高身体素质。
   离开公路面山而行,路口由吴雪(亳州人)手书“古清流關”的四柱重檐牌坊,尚未“穿戴”齐全,一条直通关山无比宽敞的水泥大道,也没有完工,道旁正在紧锣密鼓地赶建一栋栋两层别墅,乱糟糟一片,我猜想这里就是那个旧称“小店子”所在。大约走了二三里地,左边丛林中隐现几户农家,灰暗败旧,这种情形在别处早已少见了,女儿悄悄对我耳语,还不如我二十年前的故乡。其实我心里明白,数十年前这里的屋舍,还只是草顶、泥墙,贴满了牛屎粑粑,现在的孩子哪能想到!

verywen.com


   说话间我们尾随人群右转弯上了一个陡坡,便突兀其然的站在水库的坝埂上了,水域虽然不宽,但是除了没有海岛,简直就是一幅形象的中国大陆地图,引起我极大的兴趣。向前不远,依山傍水,路旁有一所高门大院的暴发户别墅,极其张扬,堂皇得荒唐,与坝下的村居形成强烈反差,令人冥思。
   绕过现代土豪的安乐窝,攀登向前就上了历经沧桑的穿山驿道。这条历朝历代的要冲通衢,北连鲁、豫、晋、冀,南接苏、浙、闽、赣,朝朝暮暮曾经是车轮滚滚,人喧马啸,好不繁忙,直至清末,津浦铁路建成,现代公路开通,才被闲置。而今,除了我们徒步群友一时光顾,横贯关山2、3公里长,3米来宽的青石驿道,便带着凹陷盈寸的车辙印记,孤寂地趟在冰冷的山林,成为历史的沉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何况是千百年的演化,生产力的发展推动社会前进,物是人非乃正常趋向,无须感伤。是过去孕育了今天,没有过去自然没有今天,然而当今天塑造明天的时候,过去已然成为完成使命的历史,自当悄然离开舞台,比如今天,也会成为明天的历史,足下的驿道是高速公路的历史,而高速又必将成为未来通道的历史……
非常美文

   一路上行,据说道旁立有“贱避贵、幼避长、轻避重、缓避急”的路碑,其中虽然不乏封建糟粕,但更多的还是文明礼教,可惜我没有找着,大概在什么地方被我错过了。原先,关山保存着关圣殿、包公祠、大佛殿、娘娘庙、白云庵等历代古建,不幸在抗日战争时期,已统统被日本强盗焚毁,试着搜寻废墟,时经70多年风雨磨灭,我未能如愿,只找到了曾经的屈辱和未愈的伤痛。30年前我就曾警告门生一定要提防小日本,谁要是放松对日警惕,我就不认他这个学生,现在的国际形势,更可足以见证。
   关山并不太高,驿道也并不见得陡峭险峻,身临其境,我觉得明人程敏政《夜渡两关记》和尹梦壁诗画《清流瑞雪》等,记述关山险恶未免太过,在表现敬畏自然的过程中,他们多多少少漫出了文人的酸水,特别还假从者之口提及到“多虎”,是否果真不得而知,反正数百年后的现今,不消说虎,这里连虎毛也没有一根。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前面不远清流关在望。此关始建于南唐(937-950),设关仅仅数年,于后周显德三年(956),赵匡胤率兵首役,即于清流关破南唐军15万人,生擒大将皇甫晖和姚凤,终于公元975年覆灭南唐。“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关隘也未能救得李煜一命。欧阳修在《丰乐亭记》一文追记此事说:“修尝考其山川,按其图记。升高以望清流之关,欲求晖、凤就擒之所。而故老皆无在者,盖天下之平久矣”。时过境迁,感概哀叹均无济于事,人事更替,谜团无解也是自然。
   后来,元明清几代也在此屡屡兵燹。元末农民起义,朱元璋曾以此为根据地,至正十五年(1355),兵出清流关破和州,收巢湖,夺采石,取集庆(今南京),灭元立明;崇祯八年(1635)李自成与卢象升在清流关一带激战,“填沟委壑,河水为赤”;太平天国杨秀清部将于咸丰三年(1853)与胜保三千骑兵对峙清流关前,殊死激战,“射箭如雨”。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在近代军事行动中,1927年北伐,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在清流关一带设防,还沿关山山麓修筑土公路以备军需供应;1939年刘少奇和徐海东建立皖东路西抗日根据地,清流关是向东警戒的重要哨口;1949年解放军一部过清流关北的龙亭口公路南下,驻滁州修整后直捣南京……
   当然,战争是有正义与非正义属性,但无论哪种,都同样是残酷无情的,它涂炭生灵,摧毁文明。冷兵器时代金戈铁马中,哀鸿遍野;当今社会,原子裂变、激光扫射之下,必将片瓦难存。这还不算是真正开打,且看那滚滚如潮的欧洲难民……喜欢玩火的强者呀,你要慎行!
   攀上一段高坡,我已立定清流关口。关山寒林凄凄,秋风飕飕,这里居高临下,南望长江、北控江淮,难怪其硝烟滚滚不散,始终是兵家必争之地。嘉靖年间始建的关楼,葬送于小日本之手;崇祯初年增建的关券,又毁于“文革”。听人说,在关楼一侧有一口石井,深约二米,可见井底乱石中有水,但我没有寻到。现在这里仅剩关隘基座面阔约20米,进深40来米,残高4米,基础部分为青石条垒砌,2米以上为大砖和毛片石叠加。但它气势不倒,雄姿犹存,还有基座两边墙壁上镶嵌人多高的碑石,在顽强地对过客倾吐它发自心底的悲愤!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过了关隘,断垣下的枯草烂叶之中,横七竖八的沉睡着无人问津的明朝遗物,诸如上马石、点兵石、磨刀石、试剑石之类,虽未受到保护,好在没有什么实用价值,倒也无人破坏,硬撑个百八十年怕是无妨。
   踩着古老沧桑的驿道,穿插岑翳一路下行,宛若在穿越时空隧道,猛不冷丁一阵禽畜粪便气味扑面袭来,我已进入村庄——大概就是所谓“关山店”了。
   这里的房舍分列驿道两边,破旧不说,穿过全村,也不闻鸡鸣犬吠,唯见几个不甚机灵的老人静坐墙角而已。年轻人许是外出打工去了,或是迁移城镇入住,村里毫无生气。我足踏家禽拉在古驿道上的污浊之物,茫然出村,一座线条僵硬的冲天式牌坊候在眼前,其上照旧横书“古清流关”四个简化大字,驿道也到了尽头。
   我的心头不爽,现代有些人感染了“外包装”的痼癖,好端端一个古迹,无需任何点缀,结果被他们画虎类犬,画蛇添足,越描越黑,失去本真。这些“熊的服务”简直就是对不可再生的文物进行破坏。但愿关山的有司不要再生什么别出的心裁。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对着搁置在这深山里残破的关口和几华里长的道路,我想,从无到有,而终究又被舍弃,它创造出千百年轰轰烈烈的历史,记录了社会的发展变化,只有保持它本身的真实,才能显示其深远的历史意义,永远原汁原味的勾起后人追忆和体味。
   回首苍茫的关山,我记起王士祯的《题清流关》:“潇潇寒雨渡清流,苦竹云荫特地愁。回首南唐风景尽,青山无数绕滁州”。不过,今日无雨,谨让我斗胆把首联更作“悄悄噙泪渡清流”,把尾联变为“青山依旧绕滁州”如何?格律、情调无变而思绪稍稍显白,算作是对自然规律的敬畏,也算作是对李后主一个纪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大门朝东

下一篇:难忘中秋,爱你中国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