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母亲的最后一次微笑

母亲的最后一次微笑

时间 : 2019-09-24 17:26:3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寒冬小草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母亲的最后一次微笑)
每个人尘封记忆中,都会有一两个深深痕迹使自己难忘。我的记忆中,有几个数字就如埋藏在肉里的刺,稍一触碰就会痛,那是1959和23这两个数字。它们是和我去世多年的母亲紧密联系的,一看到这两个数字,就想到母亲,和她为我做的一切,特别和母亲最后相守的一天。每每想起,我就控制不住情绪,不分场合,不问时间和地点,也不管有谁在场,不由自主地痛哭流涕!
   一九五九年冬天,接连下了几天大雪,天地白茫茫一遍。腊月二十三,这一天特别冷,我在自己的小屋,蜷缩在那像铁皮似的被子里,连动也不敢动一下。这个时候我特别想母亲,她就在离我五六十米之外的另一间屋子里。
   我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后来改嫁四叔,指望他是我亲叔这层关系,对我好些。开头还不错,随着弟弟妹妹的出生,他对我越来越不好,我一气之下,就回到老屋,一个人过起了日子。那时我才十岁,十岁的孩子又怎样撑起一个家呢。中间母亲来求过我,让我回到她身边,都被我倔强地回绝了。

www.verywen.com


   但今天不一样,大雪把一切都包裹了,世界寂静无声,这静,让我寂寞,让我怕,同时,我的肚子还饿得发烧,这一切,都让我想回到母亲的身旁,想抱紧她,依偎在她的怀里。
   我还是爬起来,收拾了一下,离开小屋,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母亲房子走去。
   “妈,我回来了!”来到母亲的住处,我小心翼翼地推开屋门。这么大的雪,母亲的门虚掩着。我知道,几年来她一直为我留着门。她怕自己不在家的时候,我进不了家。看到母亲在床上正搂着五岁的妹妹和三岁的弟弟,我心里翻起一股莫名的醋意。
   听到我的声音,母亲那一直阴郁的脸豁然晴朗开来。她连忙放下一左一右正依偎在怀里的弟妹,也顾不得穿上棉裤,就从被子里一跃而起,大声地喊道:“我儿子回来了,我儿子终于回来了!”她高兴得有点发狂,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母亲一边上床,一边问我:“儿子,那片洼地有大半人深的雪,你是怎么过来的?”我笑着说:“妈,你不是说过‘宁走三步旱,不跨一步水’吗,我是从后山绕过来的。”听到我的话,母亲笑着说:“我儿子真聪明!要是你爸爸在世那才高兴呢!唉……”
   母亲看我一动不动地站在屋子中间,生怕我转身离开,连忙说:“怎么不上床呀!”当看到我的肩上还搭着的草绳,一头系着被子,一头捆着我的衣裳,她从被子里纵身跃起,一个趔趄,身体撞在饭桌上。“妈,您不要紧吧!”她稍微缓口气说:“刚才起得太快,有点头晕眼发黑,现在好了!”我说:“您要干什么,我来做。”母亲说:“你不晓得做。”说着就麻利地解开我身上的绳子,把我的衣服塞进橱柜,又把小被子铺在床上。然后说:“天太冷,你就在妈对面偎着。”她边说边进了被子。她的声音不停地颤抖,断断续续,还有点结巴。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上床后,母亲连忙把两条腿蜷缩起来,又向床沿边挪了挪。我看到母亲不停的打颤发抖,就把脚一伸。那哪是母亲的腿呀,简直就是两条冰棍。“妈,我来给你焐焐!”我笑着说。“妈是大人,身体好着呢。不能把你冻感冒了,你一感冒就会接连几天高烧不退。”我小时候体弱多病,母亲为这吃了许多苦头,也操碎了心!我说:“妈,我刚才跑得一身汗,不信你摸摸。”我把腿硬向母亲身上贴去。她笑着说:“小孩屁股三把火。”以前我总和母亲相拥而眠,我说:“妈,你忘了?那时你总说我是个小火炉呀!”
   晚上,我用小木桶从三个村子共用的食堂里打来四个人的晚饭。五九年闹饥荒,本来分给每个人的口粮就少,当官的克扣,村干部和炊事员偷食,这维持着人活下去的口粮就所剩无几。腊月二十三是小年夜,炊事员把仅有的米碾粹,下到食堂的大锅里,再多放萝卜叶和野草,添水熬煮。三个村子男女老少一千几百号人,一齐在大锅边上排队。炊事员用半人高的大铁锹,在锅里不停地翻滚搅动,打到的饭很难见到星点米心。那天晚上我算走幸,小粥桶的底下还沉淀着一寸多高碎米粥。
非常美文

   母亲下床点亮了小煤油灯,拿来了四双碗筷。她用勺子把桶里的稀粥和萝卜叶搅拌了几下,盛了一碗递给了我,说:“快吃吧!”我刚回家,也想做点事表现一下。就对母亲说:“妈,您先吃,我来盛给小妹小弟吃。”母亲说:“你弟弟还要我喂呢,你吃吧!”我说:“我来喂吧。”母亲说:“你不晓得怎么喂!”
   此时,从门缝挤进来一丝寒风,把那快燃尽的煤油灯火吹得摇摇摆摆,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母亲的脸腊黄干瘦,颚骨突兀,显得弱不禁风。那只递给我粥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着。我要是接得晚了,真担心连碗都会摔到地上。
   那时候的粥,真是鼻子一吹三条浪,嘴里一吸两条沟。说白了就是混浊的淘米水,上面漂几根萝卜叶。我用筷子把一根萝卜叶送进嘴里,然后嘴随着碗的边缘,从左向右,边滑边吸,发出唏哩呼噜的声响。母亲听到我吃饭的粗鲁响声,惊奇地望着我傻傻地发呆。她已经几年没看过我贪婪的吃饭样子了,在小弟“啊啊”的要食声中,她才回过神来。我和妹妹都吃完了。我从粥桶里再舀一碗给妹妹,看到桶里连水只剩一碗,就放下手里的碗。
非常美文

   母亲看到我放下碗,连忙说:“桶里还有呀,你自己盛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戒指

下一篇:黄土哲学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