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跨世纪之念 ——纸坊印象

跨世纪之念 ——纸坊印象

时间 : 2019-09-24 18:22:1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沈若尘    点击:Tags标签: 跨世纪之念
(原标题:跨世纪之念 ——纸坊印象)
清晨,站在高高的山岗上,看山叶初红,炊烟袅袅,粉墙乌瓦的民居间或其中。这情景如同一幅清丽淡雅的五彩丹青呈现在眼前,也似陶公“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一般,悠然、超脱,令人神思怡然。
   深埋在我心底,一直无法忘却的是跨越世纪的一个念想。
   两次路经双溪纸坊村的见闻和印象,一样的天蓝云淡,一样的山高水长,却是不一样的情怀。
   纸坊村在梁岙山脉群山环抱的一块山间平地之上。1971年秋天,初次经由纸坊翻过雪水岗到渔门去时,走的就是这一条路。依稀记得,那是一条仅可容一辆双轮手拉车通行的砂土路,两边山上的树木、植被稀疏,路边溪沿石缝中的衰草,在秋风的吹拂下嗦嗦抖动;只有淙淙流淌的溪水一如既往,照样欢快地在溪涧流淌着,叮叮咚咚地飞溅起晶莹的浪花;远处山脚边,三、两颗落完了叶子的柿树,光秃秃的树干顶上还挂着零散的几个红柿子,在微风的带动下摇曳;沿溪前行三、四百米,开始左转进入纸坊村的岙口。那山凹里,在大山南麓的平坡上,就是古老的纸坊村落。炊烟袅袅,恬淡悠然,被原始自然的神秘感笼罩着的纸坊村,倏忽之间让人平添了强烈探究的欲望,想走近它,认识它,这好奇心便无边无沿地泛滥起来。 非常美文
   董卿说:“故乡其实有的时候是一种不可逆转的力量”。于我而言,对于故乡山水、一草一木探究的念想,更是被一种难以察觉的力量在牢牢地牵挂着。
   结缘于悠悠丰惠,让我有缘认识了海江,进而就有了数次接近纸坊及其山水的机缘。
   海江是土生土长的纸坊村人。一米八几的个头,长得白白净净、一表人才,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透着坦诚和智慧。他为人谦和,良善正直,行事热情周到。中学毕业的海江,文笔也很不错,写得一手好文章。
   因为期待,也因为投缘,所以一拍即合,这年秋天来临之际,我随悠悠丰惠造访山村纸坊。此后,又数次登临纸坊山水。
   五十年的变化,远胜千年。
   延续了千多年的泥砂或石板小路不见了,一马平川的柏油路,随着“村村通”的目标一直延伸到山村纸坊。美丽乡村建设,推动了农村旧貌换新颜的进程。车行路上,如同遨游桃花源,虽然不是春暖花开季节,但秋高气爽,满眼深紫明黄,一派成熟、丰收的好风光。如果有才,那秋山、秋水和秋景,可铺上一令宣纸,饱蘸满满融入眼帘的情致,挥毫泼墨,肆意渲染。让秋天唯美的山光水色,在深紫、浅黄、黛绿之间,在笔墨、诗行背后,尽情地抒发。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还是原来的那条路。弯过双溪桥以后进入纸坊的路依然傍着山脚的溪流,已经是一条双向机动车道,显得很开阔、平坦、顺畅。
   进入岙口,顺着平坦的大路远远望去,在路的尽头,在山崖边,在黛色的群山环抱之下,在淡淡的山岚和淡淡的炊烟缭绕之中,有一片时隐时现的粉墙乌瓦。鸡犬之声不闻,岁月静享,时光嫣然,疑是陶公隐居之地,世外桃源。
   村口路边正在干活的村民,见我等走近,靠上前来客气地招呼:
   “是到海江家来的吗?”感觉他知道我们是海江的客人,不容我们作出回答,马上就抬手指点:
   “喏,前面走到头,有一条弄堂,进去第二排就是。”村子小,一说一指点马上就明白了。
   没有走出多少路,就远远地看到帅哥海江站在路边迎接我们。第一次面见海江,人如其名,要比传闻中的海江更有亲和力。起先我还错认为他是村里的当家人,对村里的山水草木,一家一户,家长里短都了如指掌。说起村里的事,海江滔滔不绝,就像诉说自己家里的事。海江对乡亲感情很深,不是一句乡里乡亲就可以解释清楚的。在海江后来发表的系列文章当中,他的这种真实情感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述。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1971年路过纸坊时看到的一些低矮的平房、草屋,已被高大敞亮的新型建筑替代。海江陪着我们在整洁的村道上参观、游览,在指点和言语当中洋溢着对纸坊的无比热爱之情,更多的是对纸坊未来的渴望和希冀。
   出村子西,往右边登上山道,那是一条百年古道。沿着这条古道,翻越雪水岗,就可以到达渔门、南岙,上浦的任庄,直达曹娥江。
   50年前的古道依然还在,只是古道四周的生态环境变了,变得我无从认起。昔日光秃秃的山地,经过长期的封山育林,如今浓密的灌木丛和冠盖如云的乔木,仿佛一道厚实的绿色屏障,把一条山道严严实实地包裹了起来。古道上的石阶,被厚实的落叶覆盖着,一直向山顶逶迤。走到古道顶端是一片茂密的竹林,草深没膝,藤蔓纵横,山路变得虚实难辨。穿过竹林向右,在茂密的竹林罅隙间,一缕水光透射过来,随着水波的晃动,发现一个硕大的湖泊已呈现在眼前。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走出竹林向右边,看到的水面就是有名的雪水潭。”海江不无夸耀地向我们介绍。
   我1971年过路时所看到那个十多方容量的小池塘,竟然能在这山顶之上扩大,变成一个上万方蓄水量的池潭。雪水潭因山顶积雪融化而集聚成潭,其水质清冽而甘甜。成年累月聚冬之雪、秋之霜、夏之雨、春之雾于一潭,是真正的纯天然无污染的“仙水”,我们都忍不住掬起一捧,送入口中,果然是清爽甘甜,沁人心脾。这潭在几百米高的高山顶上,因在古“雪水庵”旁,故名为“雪水潭”,神奇之中声名远播。高山顶上这样一个大水塘无疑是高擎在群山之巅一座巨型水塔,使上万亩农田得到灌溉。从心底由衷地佩服山区人们战天斗地的奋斗精神和勤劳、智慧。
   我无限感慨:“从心底里佩服规划、设计和组织施工的人,有魄力、有胆量、有能力!”
   海江笑笑说:“小时候看到大人们挑这几个水库,真有想象不到的艰难和困苦。山区都是梯田,也有大大小小的各种水库,如果没有这样的水利设施,田也是没有办法种的。” www.verywen.com
   纸坊村还有一处独特的文化遗存资源,雪水潭向东山上还有一个古称“染纸里”的地方,显然与渔门的“凉网山”、“拖船坝”一样,属于坊间流传的、杭州湾曹娥江流域、远古时代海平面变动之前的史前故事。虽然目前纯属于百姓口口相传,无有史料记载,从纸坊这一地名联系到染纸里,是完全可以佐证纸坊的历史底蕴的。
   深山里的纸坊,散发着初秋雏菊一般的淡淡清香,透着一种质朴和真实,就如这浅秋的情怀,充满了欣喜和期待,怀恋和念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黄土哲学

下一篇:游明蜀王陵地宫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