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临窗听雨

临窗听雨

时间 : 2019-09-25 12:07:11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白淮斌    点击:Tags标签: 临窗听雨
(原标题:临窗听雨)

   中秋刚过,下了一场雨。俗语说:秋雨连绵,但这一场秋雨,却下得匆忙而急促。前一日,我还听到了农人的抱怨:天不下雨,地里的麦子咋种呀?农人的话好像传到了凌霄宝殿,雨第二天就哗哗的下了。农人们笑了,脸绽放成了一朵三月的花儿。
   从事跟农业生产有关的工作,对于天气的关注,是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秋老虎的肆虐,让人度过了一个骚热难耐的伏天。久旱无雨,大地就像着了火似的。山坡上、沟畔里的玉米,出了天花就开始萎缩,叶子渐渐褪去绿色,被火辣辣的太阳,晒成了白褐色,没有孕育出穗子,就因干渴窒息死亡。我的心猛然揪了一下,心头涌上了一股莫可名状的凄凉。我,或者说我的父辈,面朝黄土,背朝天,期盼丰收的愿望,在瞬间破灭。
   终于有了一场雨,一场安抚人灵魂的喜雨。这一种愉悦的心情,是不言而喻的。也恰好在这个日子,陕西作家,我的故交文友赵林祥的新书《人生第一个青苹果》新闻发布会,在岐山县凤鸣国际酒店隆重举行。首先接到了作家李三虎在微信上的留言,我正踌躇之下,林祥也发来信息,邀请我参加他的新书发布会。于情于理,林祥的新书发布会,我都应该参加。我与林祥,相识于八十年代,林祥长我几岁。我上初中的时候,林祥就已经在《宝鸡文学》上发表了小说。由于共同的爱好和兴趣,我一到礼拜天就往林祥家里跑,也就糊里糊涂的成了文艺青年。回首往事,三十多年在一瞬间就过去了,我和林祥也从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变成了胡子拉茬的老汉。林祥用他的执着和文学,诠释了生命的意义。而我的纠结在于,如果天不下雨,我需要做生意赚钱养家糊口,真的无法抽出时间,来参加林祥的新书发布会。 verywen.com
   好在一场雨,让一切变得皆有可能。我得以放下手中的工作,参加了这一文化的盛宴。
   我佩服林祥,佩服在文学上坚持的朋友们。我也羡慕林祥,多年的目标没有变。虽不能以文学为生,但终究改变了命运,让生活充满了正能量,变得更加有意义。
   我总共参加过林祥两次新书发布会,还有一次就是去年冬季《沐雨栉风盘龙寺》。作为一个有追求的人,林祥出书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他最早的第一部小说《理事长》,光手稿就一尺多厚。这部书稿,在他书桌上放了好多年。如果得空见面,他都会给我说关于《理事长》的蛛丝马迹。林祥是个一丝不苟的人,他每次出书后,都会给我送上一本,并且工工整整地签上自己的名字。《西安是个坳》,才进了出版社,就给我发来了底稿,还有《爱不流泪》,他的每一本书我都有留存。
   我是一个属猴的人,也许性格使然,做事情总是忽冷忽热,三分钟热情。为此,林祥没少批评我,告诫我一定要在文学这条路上坚持下去。我至今不能忘记,我和林祥趴在他家的土炕上,点着煤油灯。我们讨论写作,讨论文学,讨论人生。也许文学的初衷就是一点名利思想。林祥告诉我,咱们没有念多少书,只有写作才可以改变命运。我们可以好好发表文章,我们可以上西北大学作家班。甚至于我们死了,我们的书还在人世间流传。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可人生会有好多遗憾,命里注定要历经沧桑风雨,遭受各类生活的磨难和打击。1994年我开始在《农村信息报》《陕西日报》《宝鸡日报》发表文字,林祥显得比我自己还高兴。
   那一年,经李凤杰老师推荐,林祥加入了陕西省作家协会。为此,银海还在《宝鸡日报》上发过一则《赵林祥加入省作协》的消息。林祥指给我的目标,还是西北大学作家班,在当时看来,是很高大上的事情,而所有有关于作家班的信息,全来自于林祥。
   这又不得不使我想起一件事情,大概是八八年或者九一年,时间我记得不太清楚。林祥出席首届全国残疾人联合大会,那时候我在乡政府干临时工。林祥从北京开完会回来,没有回家,我俩就有了一次见面。蹲在大营七队村旁的麦草垛后面,林祥无比自豪地拿出了和中央领导人合影的巨幅照片,我从众多的人群中间找到了林祥,也看见了当时的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李鹏。更让我大跌眼镜的是,林祥还说,他和江泽民跟李鹏都握手了。那时候,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声惊雷,炸了我个半死。

非常美文


   人生会有梦,有梦就一定会醒来。现实的残酷,有时候好像命运跟你开了个玩笑。我记得大概是九十年代中期,一个秋雨连绵的日子,林祥来到我供职的乡农业技术推广站。他在乡福利厂,我们经常走动,为各自的文学梦加油打气。这一天林祥面容沉重,没有打雨伞,衣服头发全被雨打湿了。林祥坐在我的书桌前面,连续抽了好几根猴娃扳干柴的烟,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西北大学作家班停办了。我目瞪口呆,有些不知所措。林祥用手在蓬乱的头发里抠了抠,没有再说一句话。
   妻子在生下第二个孩子以后,由于我个人的原因或者说是命运的安排,我离开了工作将近十年的单位,进了县城,开始了自谋生路的生涯。中间好长一段时间,我想放弃写作,一直在痛苦中熬煎,进退维谷。那些日子,我彻底失去了在报纸上写点鸡零狗碎的小文的兴趣,有了时间就写点小说。在林祥的介绍下,我认识了李凤杰老师,在李老师推荐下,我加入了宝鸡市作家协会。也见到了《秦岭文学》的编辑,陈新明老师,给他留了三篇小说稿件,他最终通过了一篇小说,刊发在了第二年的《秦岭文学》上。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也就是在这一阶段,怀智背个绿色书包,来到了我在县城的出租屋内。怀智当时很年轻,大学刚毕业,林祥打发他来找我,认识一下本县文学圈子里这些鬼鬼,让我受宠若惊,真不知道自己为何物?做为回报,我给怀智送了几本《上海文学》。
   在林祥这次新书发布会上,我也见到了怀智,小伙子发福了,一脸和善的微笑。
   我和林祥、银海相识三十多年,三十年的漫长岁月啊。在我看来,银海最有出息,在县委宣传部当了副部长。林祥也不错,年年有新书出版,也算是事业有成。和怀智相识十多年,怀智也成了陕西有名的青年作家,上了一趟鲁迅文学院,在文学圈子里也算风生水起。而我,最终成了一个农民,做点农资产品销售之类的工作,用以养家糊口,也算是个平淡生活了。
   窗外,雨还在下,可我的思绪萦萦绕绕,还沉浸在对诸多往事和文学梦幻的回忆当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我的文学启蒙恩师

下一篇:关于人生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