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我不开门

我不开门

时间 : 2019-09-26 08:13:4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大路白杨    点击:Tags标签: 我不开门
(原标题:我不开门)

   那年秋季,连队四周的条田一地金黄,庄稼都已成熟,等待收割;闲鸟驻步,白云流岚,高空凉爽,气温稳定,风调雨顺,父亲却改变了主意。他不再履行诺言,让我放弃高中不考大学,态度坚定得出奇,我们父子俩彻底翻了脸,他的目标很简单,让我马上考中专,有公家吃住,然后有一份职业。
   你就不能牺牲一点自己,分担家里的重担吗?我一人养家,容易吗?他用了两个从来不用的反问句,理由充分地责备我。倾刻间,我立即变成一个不通情理的坏孩子。
   不能继续去读高中,就意味着大学梦已经破灭,我用力地关上门,满含两泡委屈的眼泪,插上门锁,躲在我和弟弟的卧室里。我们家住一明两暗三间平房,男孩子挤一间房,女孩子和父母住一间,长大后再分房,这么安排已够奢侈。父亲站在门外说话,名义上是劝,态度仍然不变;他们找来我的同学劝,同学讲了很多话,就一个意思:听大人话,错不了!可是,正在气头上的我,怎能听得进去?门锁着,谁敲也不开。
copyright verywen.com

   现在想想,那时的我,根本就不像半大粗拉的小子,倒像一个悄然反抗的女孩。暗自哭泣,用饥饿的办法和逃避的形式惩罚自己,这是我从小说里学来的办法。
   门敲响了,手法是妈妈的。特别缓,手指叩门轻一下,接着又轻一下,最后还是轻一下,连叫三下后,就会停住很大一会,再敲。
   我不开门!
   那几天,弟弟铺着褥子睡在厨房的饭桌上。我靠着几瓶矿泉水,硬撑过三天,表达我的不满。第四天,当我一身轻盈开门出来时,天空里的星星那么亮,空气香喷喷。门旁窗台上,妈妈做好的饭菜,还有一双筷子,整整齐齐地摆着。我的泪水又一次迸出来。幸好,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妈妈的人,把我放在心上。即使我不会理她,她也永远不会离开我。
   世界上有很多种门,也有很多道门。只要肯打开,看到的风景定会让你意外。现实永远硬过理想,我屈服了。我去了外地一所很不错的财会学校,学习会计专业,然后改修税收专业。彻底脱离农业的束缚,让家人骄傲了很久,我父亲在连队领导的面前足足风光好一阵子。当然,结果如他们所愿,从学校一毕业,就分配到团场当了会计,身份是干部,我成为家里的第一名干部。 非常美文
   那时,我哪里懂得,开一开门,眼里就是另一番世界啦。
   后来,女儿慢慢地长大上了中学,也开始喜欢关门;心中稍不高兴,不愿被人打扰,或是想做自己私密的事,就会把自己的卧室门关紧,当然要反锁。好在我们住的是楼房,允许她永久地拥有一间自己的房子。反锁时,如果在学习,我就尽量不去影响她;如果里面发出特别响声,或者是时间长了,累了需要休息时,我才去叩门。也是三下,轻一下,轻一下,还是轻一下。
   我喜欢妈妈叩门的方式,这是打开任何一扇门时,表达出的最大诚意。妈妈最让人喜欢之处,是她一辈子都在替别人着想,考虑别人的感受,比如你做事说话让她生气,她会生气却从不真的生气,反而会倒过头来教育你。生气的时候,多想想别人对你的好,你不能再生?
   人与人之间,往往隔在中间的也是一道门。人都喜欢活入自己的小世界,若不是熟人,轻易不愿去给别人开门;一旦放他人进来,等于弄乱自己的平静。其实,事情并不如此。事情二个字,事是一面,情是一面,做事留情,融情于事,才算做事的完美。很多人活得别扭、纠结,甚至情不如意,充满着失败感,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不会表现自己叩门的诚意。

www.verywen.com


   很多人,轻易不对他人开门,这是他们的理由,也是他们的态度。
   这几年,有些业余时间,顺手弄些草草木木的文字,然后小名小姓地混迹在江山文学的网络地界,没想到,这一呆就是6个年头。我觉得,江山文学网帮我打开了另一扇门。写稿、发稿、看稿,然后评稿,渐渐地结识了努力着的一些写手。这些写手们平时将自己掩盖的很深,却在每一种文人的激情里,一不小心就把自己裸露在网络的文字间。其实,我很佩服这些人,没有后台,没有作秀,没有炒作,他们每一个人的成绩,都硬梆梆,实实在在,比现实中所谓的成功来得更令人服气。它们积累多年的写作,不是凭关系、找熟人、靠后台凭空获得,而是靠大量摞文字、加班熬夜的去更新,认真修改去发稿,无限魔鬼地折磨自己才能赢得飘红,靠一点点积攒的成绩才赢得别人的认可。
   才入文学网站那一年,名利念头盘旋在我的头顶,还盼着能让更多的人围来分享。结果,在现实的生活里就出尽了洋相。因为不挣钱,不得奖金,甚至没有名声,文章分享转发后,立即成为朋友圈里特大的新闻,作家一词变成孔乙已式的调侃,文学情调嘎嘎地发出乏味生活里才有的刺耳。对我个人来说,丢失的东西很多,算帐不算帐都知道极不合算。后来,慢慢地磨练出一种可以独自享受的功力,把自己的灵魂真正地隐匿起来,就像新浪博客里被管理员私密掉的很多文章,自己写自己发自己看,然后把博客当成云仓库,不掏费用永久存储,这是一件很占便宜的好事。 非常美文
   我努力去写去贴,渐渐地,飘红的文字多了起来。也慢慢地发现,有能力挂红的写手很多,他们正以炫耀战功的显著,赫然地麻密地排列在我的前面。既然打开了门,就是跑不快,也要坚持着走下去。我追着飘红的文字,一路小跑地追着。在数以千计的不同网名里,一砖一瓦地摞着,我终于站在自己垒好的平台上;慢慢地越走越前,越觉得艰难,回头看去,我居然变成了身后的被追目标。有一阵子,好奇地打开排在前面的ID。天啊!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平时,这些文字大咖大腕、飘红精英,坚持不动地留在那儿,高高在上,红旗飞扬。原来,他们都早早溜走了,不知了去向。除了这堆被丢弃ID,散着一逢枯草和灵堂死尸的感受,除去吓人,最大的功能是留在这儿,用阶梯的曲折供人超越。
   网络文学这一扇门,其实很轻,打开就能出入,它本来就是一座专为民间草根而设的名利场。一旦打开,不仅看人,也可看鬼;看到的既有活着英雄,也有完蛋的凡民;既有从人慢慢变成的魔鬼,也有立地成佛,正从魔鬼顿悟变精灵的失意者。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不开门,曾经成为一种生存态度,令我自豪不已;却不曾想到,自己是那样的狭隘偏颇。不管是怎样的门,都是需要打开的,打不开的门,就本不是门。唯有门里门外进出之后,才会用活久、活老的老道,品咂出透底的道理,如同成仙的酒徒,活在人间就为了品酒。读《精卫填海》寓言时,我年龄很小,自以为是成年世界正经面孔骗人的把戏。其实,人间的沧桑遍地都是,告知于你的道理并不尽然。即使最可恶的骗子,也会透出他为人做事的情趣,只是,他会在无意间,为你勾画出来的丑陋面目,本来就是另一种生活的真实,这种带着自虐或谑戏人生的小把戏,又让他们顿时形象栩栩,甚至令人可爱。精卫是一只古代的小鸟,它让我产生过少年才有的无尽联想,曾经以为小鸟飞不过大海,是因为小鸟没有飞过大海的勇气,才去填海筑成一座岛屿。很多年之后,才发现自己彻底错了:不是小鸟飞不过大海,不是岛屿有没有的问题,而是在大海的那一头,早就没有了小鸟心中的等待。 copyright verywen.com
   当代人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儿,不是他们没有考虑过将来的生活,而是套用了世俗的目光,活成了胶囊里的广袤;用现今人们衡量成功失败的标准,把自己未来的生活既看透了又看丢了。若是用金钱、财富来标识成功,今天没有的,将来也不一定会有;当然,今天已经有了这些,又要将来干什么?今天就是将来,现在就是未来。失去灵魂的支撑,活一年,活一百年,又有什么区别?若是什么都有了,对每一天,对每一件事,就没有了特别的念想和盼头。过去写信,然后盼收信,不是半月,就是烽火连三月,天天都有盼头;如今,一条微信、一个电话,把什么问题都彻底搞定了,即使是情侣之间的热恋,也不会有什么令心回味的悠然。
   很多时候,门,就是一份让人活着的希望和盼头,是一缕放在很远地方,都会永远年轻香溢,可以盼来的等待。或者说,精卫有,我们却没有。这是人与它的最大区别,就是我们之间隔开的门。我才明白,当年父亲执意让我走出连队、寻找自己未来的原因。 www.verywen.com
   有些时候,我不开门,并非一种偏执!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于乌鲁木齐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喜庆 ——庆祝祖国七十华诞

下一篇:迷雾重重看“大帅”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