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缴学费

缴学费

时间 : 2019-09-26 10:54:3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不舞之鹤    点击:Tags标签: 缴学费
(原标题:缴学费)

   在和顺呆了几天,网友小Z领我们去淘宝,跟着他,我们先向南再折向西出城。开始道路还算平坦,约莫走了20来公里,山路渐陡渐险,及至分水岭居高临下,方见层林尽染,秋色已重,兼之路边不时离离拉拉地停着抛锚的载煤重车,更增添了一份肃杀之气,让人没有好心情。我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大约又行了40来分钟,汽车早已下到了坡底,缓缓向右一拐,便到了白沙。小Z引着我们在凹凸不平的巷子里左拐右绕,穿过一家门堂,进入庭院,一个老太太正在腌制酸菜。
   老太太60有余,黑布鞋,青布褂裤旧且脏,满脸的皱纹象霜打的菊花,一双细眯眼非但不对称,而且有一只还长了灰白色萝卜花,头上是扎着手巾还是戴着帽子,黑不溜秋的,不知是不想看还是不敢看,我反正说不清。
   小Z正和老太太搭讪,屋里走出一个老叟。老先生中等身材,上着灰色中山服,下套蓝布裤,赤足蹬着的解放鞋,早已脏得辨不出色泽。近得前来,见其长方脸庞呈黝黑之色,灰黄的头发微显蓬松,犹如烈日下的枯草,稀稀拉拉的胡须七短八长,就象收割过的稻茬上重发的禾苗,实属正宗的先天不足,极细极弱,似乎就要蔫萎,只是疏浅的眉毛下的双眼分明显露着忠厚与和善。略作寒暄,我们便兀自进屋。 www.verywen.com
   屋子小且阴暗,一张大炕几乎占去五分之二的面积。炕头南向开了一个横条窗洞,算作是光源和通气孔,距炕一米左右,顺墙摆着一张破旧的带屉条桌,上了锁。紧靠桌头的东边,是一口大陶缸,木盖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缸的旁边,便是与厨房的隔墙了。墙的正中,有一个门,虽说是门,却既无门帘又无门扇,充其量也就只是个门洞而已。伸头一探,嗨!不见家什摆设,唯见狼籍一片!
   我找到了一个跷腿的矮凳小心翼翼地坐下来,小Z和随行的司机小L随老叟上了炕,我的爱人只好在一边站站了。
   小Z与老叟用当地土话指手划脚地说着什么,好在有小L的解说,我好不容易才弄得个一知半解。原来,小Z是在向老叟介绍我们的来意,让他拿货。老者却故意做作,显出毫无所谓的样子,笑笑的回答没有东西。复经小Z苦苦相逼,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慢腾腾从厨房拿出一幅绢绘的貌似唐卡一样的破画来。我上手仔细观察,画布和色料没发现问题,但从画工上看,仿佛是出自今人之手。正当我疑惑不决之际,老叟从厨房又拿出一物,着实令我吃惊不小。这是一件蓝地开光青花束瓷尊,20多公分高,平底、满釉,内壁还有青花暗八宝贴花图案。为了做旧,尊的全体曾经过弱酸处理,虽然看不到贼光,但却失去了生气。这样的东西,我曾在景德镇见过,却未成想在这远离江西的山西省山沟里,在这老实巴交的农民的家里也能见到。这就令我不得不对这位其貌不扬的老叟刮目相看了。人不可貌相呵,这个老头说不定便是个狡诈的古董贩子!我于是便作出一副不甚到行的样子,与他讨价还价,以勾起他的出货欲。果然,他又从厨房拿出四幅条屏,打开一看:原来是松、竹、梅、兰四君子图。这是极其低劣的作旧品,简直不堪入目。我故作夸张地显出不耐烦,正色责怪老头不应该竟把这样的东西拿来捉弄我!老头诡秘地朝我一笑算是道歉,又从厨房里拿出了一尊铜佛。佛高10多厘米,后背光呈椭圆火焰状,左右各有一飞天。佛头梳高髻,肩披长衫,双手作施,端坐于莲花座上,想必是观音菩萨。佛像特别重,究其原因,是由于从底座灌满了铅。我到屋外阳光下细察并用硬件磨划,包浆老到,但为什么灌铅封底?是谁所为?令人疑虑难消……看样子,老头有些急躁起来,一股劲地撺掇我孬好给点钱带走。见我动心,老头又变戏法似的从厨房里掏出四尊差不多大小的铜佛来。东西都还不错,我确实心动了,及至谈钱问价,老头口气一变,耍起了花招。他说东西是别人的,他不能做主。小Z告诉我,屋外的女人是老头的续玄,有一个拖油瓶女儿,就嫁在本村,老头所说的“别人”就指的是她,事已至此,就让老头和小Z去找人吧。过了很久,她终于出现:一张马脸,高颧骨,长鼻梁,厚嘴唇;个子总在1.70米往上,约莫40开外了。这个人忒猾头,她要卖东西,自己不开价,总让我讲,待我报价,她就往上提高,循环往复,没有止尽。我怀疑这个女人是在借我探底,无论我出多高价钱,也决不可能成交的,我只好沉默了。没想到,她又从腰里抽出一把青铜匕首,红色包浆极其养眼,上乘品相自然是人见人爱,是汉物无疑。这回她先开口说别人曾予某价,我便一口应允,结果是翻了几番,也同样不得成交。我终于明白,老头一伙原来真的是在向我投石问路!于是我当即刹车,决定什么也不买,什么也不说了。就这样尴尬地沉默了好一阵时间,马脸女人只得无聊地走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也要走了。对商人我本来就无甚好感,更何况这类奸诈的人!可就在此时,老头又摸出了一块椭圆石砚。上手一看,着实不错:红木外壳,木料上的牛毛纹清晰可辨,面上分两行纵书“翻经浪避船咒水龍歸锑”,平行顶头纵书落款“洪武十一年”,均系繁体阴刻隶书,唯落款下长方印“林鸿”二字镌刻阳文隶书,字体端庄,雕工好极。再看砚台,猪肝色石面上雕刻大鹏展翅,扶摇激涛,气势非凡,与其上哈气一口,细腻润滑水气十足,尤有甚者,石上还有一枚灰绿色星眼,更惹人爱。砚台底部刻有竖行繁体阴文行书“接地莲塘自在凉”,想必是化用杨万里的名句,但是蹩脚的令人发堵,心里不是滋味。同时,在所谓“范曾”款下,还随意刻有与款识等大的方框,内里是近于隶书的繁体阴文“军字”。不用说,盒盖和砚石之文显然存在瑕疵,但只要是方端砚便好,其它缺憾也只能算是个瑕不掩瑜了吧。于是,未及细看我便和老头论价,这次倒很痛快,不上几个回合,便一锤定音。顾不上收钱,老头又拎来两只厚重的束腰大笔海,一只高22厘米,口径23厘米,系整段红木挖就,底部正中有一活动小圆木塞,做工考究,通体牛毛纹清晰可见,包浆漂亮;另一只草花梨木料,高24厘米,口径22厘米,底是镶嵌的,不规则鬼脸花纹明显,包浆更好。经过几番磋商,也敲定成交。最后,老头又掏出腰里的钥匙,打开上锁桌屉,取出一个笔筒,高11厘米,口径8厘米,系两层刻铜,内层是亭台楼阁,外层除建筑物外,还有人物树木。内层工细到位,而外层似乎新工,是集深、浅浮雕和镂空雕等工艺为一体。仔细推敲,外层当是在原件上套修的。老头可能是自我感觉太好了,吃准我非买不可,让他那忒难讲话的萝卜花女人上阵,说来说去,以至于来了个少于千元断不出手!他们的期望值超高,岂知我对其并不看好。说来也怪,我爱人却偏偏看中,一再想要。这是头发长见识短?抑或萝卜青菜各人所爱?无论怎么说,人权是要尊重的,我到底还是违心屈从,花钱买安。 verywen.com
   回来以后,发现老叟确是一个文物贩子,其藏品虽说好玩,但却全假无真。反正是个玩,只要开心就成。花钱买取教训,吃一堑长一智,玩收藏,谁能不缴学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钓泥鳅

下一篇:牵绊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