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那时候,在上海也是月入五千

那时候,在上海也是月入五千

时间 : 2019-09-27 00:25:1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河蚌赌徒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那时候,在上海也是月入五千)
看到有人在贴吧提到生活在上海月入5000的苦,想起了曾经的自己,说起来,也就是不到十年的事情。那是我在上海的第二家单位,工资到手的大概是5000元。只是,或许是因为自己穷人家出身吧,也没觉得当时多苦。不同人感受不同,让城里人下乡,那回忆起来就跟上刑一样,而天天在乡下的同类同胞,也就那么过了。当然,这不代表我支持上山下乡的政策,当时举手的同志里,在媒体发言支持的同志里,铁定没我。至于我的观点,如果你愿意掏5000人民币,大概,我可以告诉你,大概罢了,没准。
   那时候,我是跟别人合租的房子,准确地说,是群租。也就是九十平米的房子吧,分割成了五间,我住的是最小的一间,以前是厨房的那种,也就放张床和一个简易衣柜,一个月只要500。如果住大的那间,要900块了。水电煤大家平摊,一个月最多摊30块,因为没有厨房,也就没有人烧饭。偶尔,会有人在公用的客厅里煮个面条或速冻水饺,或者电饭煲里做点米饭;多数时候,也就是用那微波炉快餐吃。人多了,马桶老坏,彼此没少抱怨。二房东是个女的,态度很好,但解决问题并不快。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阳面隔出了三间卧室,平时门都关着,暗无天日的客厅里有台电视,除了周末可能会一起看球,平时很少人看。大家都是宅男,不熟识,好像也无意熟识,各自躲在房间玩电脑,很简单。想不起当年同租的都姓甚名谁,也不记得模样,不过是人生旅途中一个短暂落脚点罢了,又何必铭记着彼此落魄的模样。有印象的是最大那间卧室住过一对小夫妻,男的是退伍兵,女的是从外贸公司出来单干的,往欧洲和非洲卖苏州买了的婚纱和义务进货的各种小首饰。后来,据说生意做大了,有了自己的工厂。正对门那间小卧室,住过我一个山东老乡,潍坊的,放弃老家的乡村教师工作,到上海给地产公司写文案,爱好作诗。后来,他又回去了。
   从出房门到去大润发超市,不到五分钟,这样,房间自然也就不会安静,好在那时年轻,睡眠很好。晚上电脑玩累了,就步行过去散散步,买些打折到近乎半价的熟肉、面包和水果,做宵夜或者早餐。上下班有公司班车,交通费省下了。说起来,既然租房子,自然跟着班车路线选。吃饭,午餐公司提供,早餐3块钱那时候能买3根油条,晚上超市里买打折的烤鸭烧鸡(10-12块钱,可以吃两顿),回来微波炉转转,加上新鲜的黄瓜和西红柿,俩热馒头,平均起来也最多十块钱。公司的午餐很好,在那几年,我硬是胖了近二十斤,后来,还得花钱减。 copyright verywen.com
   4个周末,有一天会包饺子等慰劳自己,多数是去一个单独租了一室户的朋友那里包;另外有一天跟朋友聚餐,轮流请客。我没什么朋友,寥寥几个,也跟我一样潦倒,聚餐只去小餐馆,三个人点两瓶啤酒,伴着香香的疑似地沟油大块吃肉,花不了几个钱。平均下来周末每天餐费按照50算,每个月四个周末共8天,那就是400元,外加100,算500吧。水果,吃得不多,一个月也就算50好了,无非是苹果和香蕉。不是很喜欢吃,但据说吃了健康,也就勉强天天吃。其他的零食,好像没吃过,我至今不怎么吃零食,虽然结婚后,家里不缺那东西了。
   哦,隔三差五还会去公园、植物园逛逛,交通费4元,门票10元,算20元。我喜欢那里的花草树木,还有不知道是否心理作用的清新空气。带着卡片相机拍拍照,拿本书在长椅上坐着,轻松消磨大半天,却也不记得看过什么。旅游是没计划的,我其实也只是想在一个有花草树木的地方慢慢走走,休息休息。基本上,稍微好点的小区就能满足我,公园和植物园那都有点浪费了。这点,至今未变,当然,现在会去旅游,那纯粹是为了讨老婆开心了。一花一世界,青青翠竹,尽是真如,为了看身边就有的花草树木石头水,而去折腾,硬要把它们分个三六九等,我没那爱好,又不是挑媳妇。
copyright verywen.com

   理发每月1次,那时候文峰之类的,办3折卡后是12元,洗漱类用品,男士消耗很少,也算20元吧。衣服嘛,一年也买不了几件,夏天的一百块打住,春秋的200,冬天的300,这笔钱一年也就是1200-1500吧,平均一个月算150好了。手机费一个月不超过100,且公司报销;网络费平摊,好像每人20吧。大致算一下,按照每月5000算,实际还剩余3300元,基本上是攒3000元,另外那300元,会作为机动开销,比如平时改善伙食之类,或者满足一个自己的小愿望。那时候,我给这300块命名为幸福基金,说白了,就是用来呵护自己心情的零花。只是,多数时候,好像也没什么愿望。
   对了,那时候身边的朋友都年轻,没有谁结婚,也就不涉及红包;我也没有女朋友,孤家寡人一个。那时候我们仨常去量贩式KTV要个小包间唱歌,不是喜欢,而是老郑坚信那是走向成功的必备能力。可能有道理,唱歌好的他俩如今都事业有成,比五音不全的我强很多。就这么,一个月也能攒3000,一年就是3万6,年终双薪外加2个月年终奖就是1万5,算起来一年也攒5万块了。大概是2006年的时候吧,我这个状态,持续了1年多;那时候,我现在住的这个小区的房价,5万块能够买8平米。不过,当时没有买房的计划和兴趣,我不懂理财,而且,当时也不确定会否在上海长久待下去。后来,房价一路飚涨,比起被小偷偷的那几千块,房价显然要更狠,想起一句古语“贼来如梳,兵来如篦”,当然,这是玩笑,也只能是玩笑。

非常美文


   月入5000,当时过得就是这种日子,那时候我二十五六岁,而单就物质条件来说,这日子已经比我五六岁时的日子好。一个大男人,过得比孩子好,当然,也就不觉得苦。只是,要说幸福,自然,也谈不上,虽然,其中也不乏一些幸福的片段和细节。如果你问我,你愿意让你儿子过这种日子吗?我当然希望他过更好的日子,只是,人的命运终归说不准,如果他真只能过这种日子,我希望他也能像他老爹我一样,过得开心一些。好了,就写这些吧,有点像心灵鸡汤了,但我确实没有收维稳经费。说起来,鸡汤,现在,偶尔还喝。
  
   河蚌赌徒2015-04-07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浮梁县衙小记

下一篇:我的流年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