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土坯,曾经温暖的家

土坯,曾经温暖的家

时间 : 2019-09-27 11:50:5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李湘莉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土坯,曾经温暖的家)
小时候,在外婆家长大,是外婆家那土坯房给了我温情,在温暖的土坯房里享受着光阴,所以,我自然的,把外婆家,当成了自己的家。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外婆撇下我们走了,外公也相继离去,土坯房里突然间空了,我的心也跟着空了。几次,望着紧闭的大门,我潸然泪下,可谓是李清照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一
   六十年代未,七十年代初,由于父亲家成份不好,为了谋生,父亲来到了这片陌生的土地,我外婆一家放心不下我的母亲,也跟随了过来。住房,是我们外来人口的第一大难题,虽然村里的老表人好,心地善良,借房又借粮,但终究要有一个自己的家。为此,外公外婆用辛苦的汗水化成一个个土坯,垒成一道道土墙,盖成了三直四间四稳八平的土坯房,在这片陌生的,却饱含着深情的土地上扎下了根,让我们飘泊的心,有了一个栖憩的港湾。 verywen.com
   我坐在门槛边上的木墩上,背,倚靠着门框,记忆的闸门已经轻启,所有的往事,像电影里的情节再现,缥缥缈缈地挨挤过来。
   土坯,是当时盖房的主要材料。打土坯,在选土上是有讲究的,怪不得我经常看见勤劳的外公在田地里转来转去,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手里还经常抓一把泥土把玩着,原来,外公在考察这些泥土的韧性,看是否合适打出坚韧牢固的土坯。外公选出的这片泥土,细细滑滑的,散发着浓浓的泥土特有的香味,用手捏一下,像捏在白白的面粉上,细滑,柔顺,如果泥土可以吃,我会好不犹豫地啃上一口。外公在选好的泥土上掺上水,在水的滋润下,泥土醒了,看上去更加鲜亮。外公牵来一头憨实的老黄牛,赶着牛儿在泥土里来回踩踏,直到泥土神奇般地变得细腻、软糯,外公再加上几把瘪谷,把早已准备好的干稻草剁成几段,均匀地撒在泥土里,牵来黄牛再走上几个来回,瘪谷和稻草与泥土相互缠绕、融和在一起,成了既绵稠又柔韧的泥糊糊。过上两日,泥糊糊像一块灰里泛着白的大米糕,安详地躺在田床上。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打土坯,也是一项体力加技术活,别看简单,做起来可是一套一套的:
   土坯模子是由四块厚实的方块木板相成的一个架子,架子上面用两根竹片做了两个手柄。选一块干净平整的开阔地,摆上土坯模子,拿一把稻草,蘸上清水在土坯模子里面涂抹一圈,一切就绪,用铁锹在田床上挖一块米糕似的泥糊糊,放在土坯模子上,用赤脚用力踩上几下,觉得四下都实了,再用脚板把多余的泥匀开,两手把持着竹片柄,慢慢的往上提,而且要轻轻的抖动,让土坯与模子轻松地拨离开来,当你把模子提开,土坯像变戏法一样,已经安然地躺在地上。外公挥汗如雨,一个接一个地让这些泥糊糊在阳光下,变成一个个生机勃勃的精灵!
   外公去了好多年了,但我依然深深地把他想起,他吃苦耐劳、精明能干的精神,一直影响着我,在我漫长的人生道路上,在遇到人生的低谷期,在重重困难面前,让我多了一份坚强与执着。
www.verywen.com

  
   二
   因为对这老房子的倾心,记忆之根像一条长绳,牵着我的心,让我双脚情不自禁地挪动,来到了我和外婆平时居住得那间,我趴在窗外,透过那扇斑驳的窗,我努力地张望,企图把里面所有的一切再次妥妥地装进心里,恐慌着生怕哪一天会突然丢失!我用一颗隐隐作痛的心,挨个触摸着一个个老物件,每一件,每一样,都是我无数次在梦中感受到的气息。恍惚中,外婆仿佛还在如豆的灯下,嘴角微微向上,千针万线地纳着千层底,间或看一眼坐在旁边桌椅上写功课的我,如果发现我困了,外婆便会放下手上的千层底,轻轻地走过来说一句:妹仔,去上床睡哩,明日写,到时我叫你。我在外婆慈祥的眼光下上了床,外婆拿起蒲扇,轻轻地帮我拍赶着蚊蝇,确认我睡着了,然后放下蚊帐,继续在那如豆的灯下一针一线地缝制鞋底、鞋梆。那时,我穿上外婆缝制的鞋去上学,心里不知有多美滋滋的,因为那时同学们总是围过来,向我投来羡慕的眼光,瞧,我那黑色的鞋面上,用各种颜色的丝线绣上了鲤鱼跳龙门,看上去栩栩如生,这双鞋,让我感受到了同龄伙伴所没有的幸福……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闭上眼来,静静回味,脸上不由浮现出淡淡的笑意。依稀中,我还仿佛听见了我和小姨小舅们在这间土坯房里,嬉戏打闹的声音。那时的我们,无比的活泼好动,总是你追我赶,做游戏,躲猫咪,把桌椅板凳碰得“咚咚”响,外婆总是咧着嘴,无比疼爱地看着我们,时不时嘱咐一句:慢点,别摔了!我们那毫无顾忌的笑声在房梁上盘旋!
   虽然那时的条件非常贫寒,我们祖孙三代挤在一起,住在土坯房里,但我们一点儿也不觉得苦闷,总能把日子过得比蜜甜!
  
   三
   转过身,目光停留在那早已尘埃落定的灶屋里,那灶台上,原来光亮整洁的灶台,还依稀可见昨日的风采。沉默的灶眼还如记忆中那般漆黑,灶眼下的柴草灰是否可以诉说昨日的梦幻?旁边那敞开的水缸,是否还有清粼粼的井水,让我随时端起趴在水缸盖上的那把蒲勺,挽一瓢让我仰起头,一次喝个够?……抬头望去,高高的屋顶上撒落几缕阳光,虽然没有想象的那般耀眼和神圣,却如月光一般皎洁、柔和,给这灶屋平添了几分祥和温馨的气息。恍然间,我走进灶屋,激动地贴近灶台,伸手触摸着灶面,可那触手的冰凉和满手的灰尘,让我猛然惊醒,是呀,这早已不是时时刻刻给我温暖的灶台了,心中不免升起一丝丝的酸楚与无奈。 www.verywen.com
   思绪再一次飘飞。
   在那些物质匮乏的年代,我有时能看见愁容满面的外婆在辛苦地劳作时,嘴里竟然哼唱着一支小曲,努力地想出办法,让我们日子过得丰裕,各种野菜,通过外婆的手,总能变成美味佳肴。有时,外婆会洗一大篮的红薯,放进锅里,加满水,盖上了锅盖,打着草把慢慢的把红薯焖熟,红薯浓浓的香味透过锅盖,在空气中慢慢弥散。灶台边的我,侧着脑袋,静静地听从锅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脑海里仿佛能想象得到一个个红泡泡争先恐后地冒出来的样子,我还时不时猛吸几口气,巴不得把红薯的香味全都吸进肚子里。每当这时,外婆摸摸我的头:“妹仔,还冇熟,熟了再拿给你吃。”说话间,外婆又添了一把干草,火苗探出了头,把整个灶屋照得通亮,外婆的脸也亮了,爬病皱纹的脸显得更加慈祥!红薯熟了,外婆总是选一个最大的给我,其余的,提到走廊下,用刀一个个切开,捣碎,做成红薯粑粑,晾在竹席上,等某一日,红薯粑粑干了,外婆用温火烘焙一下,红薯粑粑立马变成了色、香、味俱全的食材,我和舅舅姨姨们挤在一起,你一块,我一块,兴高采烈地吃的喷香。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虽然过去好多年了,可我坚信,当年的一切不会淹没在岁月的长河中,这座土坯房会一直弥散着昨日的气息,保留着心中的那个家,那个无可替代的给予我温暖童年的家。
   如今,舅舅、姨姨早已成家,我也成了家,各有各得家,我也坚信,我们依然是一家人,像那首歌唱得一样——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的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迷失在岁月里的心

下一篇:塔普伦的猫咪没有烦恼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