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夜闯牛川

夜闯牛川

时间 : 2019-09-27 15:59:18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不舞之鹤    点击:Tags标签: 夜闯牛川
(原标题:夜闯牛川)

   晚上9点多钟了,外面淅淅沥沥下着雨,网友小Z突然说要领我们到牛川镇生病老头那里去看藏品。我不由一楞,前几天,我曾数次相求,他总是推说老人在外看病未归,现在这么晚了,天气又冷,怎么好意思无端打扰一个病人?我便婉言谢绝。
   爱人却在一旁开腔了:“这么大老远总不能白来哟,增长见识,有百分之一希望就该作百分之百的努力”。
   去就去吧,我违心地同意了。说实话,我不是惧内,誰教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呢。
   山区的天实在黑得出奇。汽车的光柱不断把车头的黑暗戳了两个窟洞向前推移,从和顺县城往昔阳方向行驶约莫半个多小时,往右一拐,朝东南又行了10几分钟,到了离城40多里的牛川镇,病老头就住在这里。
   我们把车停在巷口,深一脚浅一脚随小Z慢慢往前摸到小巷尽头才到老头家门口。但令人遗憾的是,小Z把门“咚咚咚”敲了多半天,始终没有一声回应,越敲我心里越毛,毅然扭头就走。真是无巧不成书,正当我们上车之际,有个依在院门口张望的老太太问我们是干什么的,小Z便把我们的来意说给她听,略一思索,老太太把我们领到了老头女儿家。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老头女儿30多岁,中等身材,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水灵水灵,一眼可见是个精干女性。她说父母都在家,明早8点就要去北京看病。我简直有点麻木了,不知是喜是忧。谢别老头女儿和老太太,我们一行人复又摸到病老头门前。这回,小Z把门捶得山响,轰轰的就像打雷,终于,屋里传来了应声。开门的是个70多岁的老太太,中上等个条,满头白发,干练而清秀。小Z连忙上前打招呼,她是老头的老伴。
   我们过了比一间正屋还要大的门厅,便是个很大的长方形天井院,四围全是屋子,院内几个水泥砌的花台上,分别栽着栀子花、南天竹和桂花,绕到天井的对头,老太太把我们引进老头卧室。
   老先生原已睡下了,见了我们一行不速之客,哼哼着起身,这么晚了,竟然还来打搅一个病人,我深为内疚。老人不停地哼哼着,但就其体质,远比我想象的好。坐定寒暄之后,老人领着我们穿过堆放杂什的房间,我们猛然闯进了一个繁花似锦的世界:

www.verywen.com


   各种颜色的大丽花正在盛开,有碗口那么大,大半人高。菊花株型矮壮,有白色的“银丝串珠”、“珠帘飞瀑”;有黄色的“黄莺出谷”、“泥金狮子”;还有红白绿三色的“三色牡丹”等等。那“绿牡丹”,枝条绿色粗壮,叶形不规则深裂,绿色花瓣碧绿如玉,晶莹欲滴,外部浅绿,中部多轮翠绿向上卷曲,心蕊浓绿正抱。那难以繁殖的 “墨荷”,花色墨紫,平瓣内曲,在绿叶衬托之下,犹如墨色荷花亭立瑶池,秀丽可餐。往前,是含笑、玉簪、海棠、茉莉之类。再向前,就是仙人掌、仙人球、发财树和盘根错节硕叶油润的龟背竹等等。看来老人家是个高雅的花迂,都病成这等模样了,竟还花心不已,当真不亚于梅妻鹤子的林逋之痴,可钦可佩。
   经过临时花房,我们进了屯放老旧过时家具的房间,大衣橱,半截柜,破旧桌椅,老式床铺,乱七八糟叠摆了一屋子,仅留通道过人。过了这间屋子,我们最后进了一个很大的卧室。

非常美文


   室内没有炕,是一张很大的双人床,还有沙发、茶几以及和顺居家贯有的大木箱什么的,一张半截柜大半人高。屋子似乎不住人,柜上摆着瓷器,床上、箱上摊着字画,几上放着铜器,地下也放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我首先看上了一个高近30厘米的青花冰梅将军罐。“冰裂梅花纹”,最早创制于清康熙朝,以仿宋官窑冰裂片纹为地,并于其上画朵梅或枝梅的装饰纹样。眼前这个将军罐,通体以青花浓料画冰裂片纹,以青花淡料略加晕染,其间勾画白色梅花,蓝白相映,寒梅吐艳尤显芬芳,颇具文人画风韵。再看器底,圈足外撇,青花双圈沉稳,白釉微黄仅略现缩釉凹点,当是清末之物。爱人拿来一个径约20来厘米洗式青花瓷炉一再要我拿下,上手一看,是仿嘉靖婴戏图,发色飘浮,画工尤为拙劣,实属低仿,绝不可取。我又拿过一个霁蓝描金六角双耳瓶,高约40厘米,瓶体扁平,撇口,束径,两侧饰一对螭耳,下有玄纹三道,折肩,腹下渐收,离足不盈一寸又有旋纹一道,六方高足,足底施白釉。瓶体厚重,釉质均匀,其上描金脱落,但从两侧还能分明可见描金旧痕,可算清中民窑上品。小Z捧过一个带盖草叶纹青花瓜棱罐,高10多厘米,青花发色蓝中泛黑,画工随意洒脱,玻璃釉亮中透润,但胎体粗糙,显然是晚清北方民窑产品。我向老先生要玉观赏,老人说,原有100多块,都让儿子拿去送了人。说话间,只见他打开柜门取出一个纸包,小心翼翼地把纸张一层层揭开,现出一个镂空带盖的玉鼎来。好家伙,可是国宝级文物哟。但定睛稍微一督,便觉纹饰纯属胡乱臆造,工艺拙劣无比,岫玉通体为硫酸作旧,不堪入目。无须上手,我以囊中羞涩为由作罢。老先生不真之物也不在少处,这本正常,或为居心,或为无知,在当今市场,能有十一、百一像样藏品也就不错了。我最为看重的还是柜上那对硕大的粉彩人物纹狮耳花瓶,可能有80厘米高,喇叭口,束径,一对狮耳,流肩,长腹下敛,圈足。瓶外壁口沿与颈部绘双龙戏珠纹,颈、腹部绘开光刀马人物,两侧间以彩蝶纹,肩部绘折枝花鸟,画工细腻,人物形象生动逼真,不愧晚清景德镇彩绘上品。接着,老人又拿出碗碟及军用刀、水洗等杂项物品,我只选了一个白铜开光婴戏圆墨盒,一个镂雕牡丹纹小铜水焐,一个狮座土陶小烛台,加上将军罐、霁蓝瓶、瓜棱罐,总共六件。经过反复讨价还价,最后敲定,价格还是不菲。那对粉彩花瓶身价居高不下,限于所带现金不足,无可奈何,只好忍痛舍弃。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回到县城,已近子夜。小Z神秘地从身上摸出一个东西,乐不可支地拿给我看。原来是一个直径不足13CM的金属小碟,黑乎乎的,拿在手里极沉,有1公斤之足。仔细一看,碟内铸有龙凤呈祥纹饰。龙头威猛,龙爪尖锐有力,龙颈细短,龙身粗壮,一片片龙鳞清晰可辨;再看那凤,头冠秀美,凤体修长,一根根羽毛一丝不苟。小Z把小碟底部在地上磨了一道划痕,显出丝丝银光本色。正在我分析小碟材质的时候,小Z大言不惭地告诉我,老头已经老糊涂了,他每次到老头家都要顺手牵羊,偷点好东西带走,而且,在口吐“偷”字的时候,竟带着九分自得。我惊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君子爱财,须取之有道啊。为人在世,千万“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那年那月

下一篇:小菜园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