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跑步时光

跑步时光

时间 : 2019-10-07 23:29:5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鬼谷遁侯    点击:Tags标签: 跑步时光
(原标题:跑步时光)
几年来,我每天傍晚准时出门跑步。本来,在一般的运动项目中,我最热衷于玩篮球,这是年轻人的专利,有自由潇洒的四肢动作和激烈对抗所带来的无穷乐趣。可是,在几年前某个天色暗淡的傍晚,一阵想要跑步的冲动忽然涌上心头。当时,我正坐在书桌前废书而叹,刚好端起茶杯。这念头就是在我饮下第一口茶时突然萌发的,并且一经产生便如此强烈。我努力按捺着,可最终还是麻利地换好运动服,然后头也不回逃出家门。
   我略带伤感地意识到自己已不再年轻是几天以后的事。那天,我就是这样跟自己赌气似的出了家门。我故意穿得很单薄,一到外面,森森寒气即刻渗入肌肤,可我反而感到清爽,于是以某种无畏的、或者不如说是一种自暴自弃的心态,坦然地朝目的地走去,大步流星。在我的头顶,空旷的、铅灰色的天空犹如一张若有所思的人脸。
   不久,我来到河畔一个半圆形的小广场。这里本是郊区,又正值春寒料峭,因此游人稀少。这正合我心意。我并未马上起跑,因为我忽然觉得需要一个小小的启动仪式,来为这趟孤独之旅做个纪念。于是,我郑重其事地扶住栏杆,朝下面奔涌翻腾的河水注视一会儿,接着又将目光移向对岸那雾霭笼罩的远山,默默感受着天地之间深沉的静谧。我看了看时间:六点十五分。开始吧。我沿着灰砖铺成的人行道朝河的下游缓缓跑去,因为我无端地觉得应该跟流水的方向保持一致。
www.verywen.com

   我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地处西北的偏僻小城。十多年前,刚大学毕业的我迷迷糊糊来到这里的一所中学任教。说起来痛心,这可谓锦瑟年华的十多年,我竟然任其在平淡乃至平庸中落寞消逝。寒来暑往,日复一日,除了按部就班地做好手头的工作之外,我就没有什么别的作为了,唯一聊以自慰的,是在俗世喧嚣中保住了读书的爱好,暂且算是对虚掷生命的一点补偿。如今,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各种压力和不可原谅的自身秉性在暗中合谋,已将我从生活的中心地带驱逐出去。这种状态还要持续多久,我不知道;那个被称作梦想的东西,也早就不是我所知道的了。
   暮色四合,我继续跑步。我的右边,依次是绿化带、滨河路以及高低起伏的建筑群,绿化带内栽满高大的垂柳、松柏以及其他一些丛生植物。左边,水泥砌成的一段斜坡下方,便是宽阔澄澈的河面,条纹状的波浪正在不断翻卷着向前涌动。河面与斜坡之间是供人们游玩的步行道。沿河立着一溜干枯的芦苇,其间零星散布着灰暗的灌木丛。在目光所及的河的下游,有一座高架桥,如同虬龙一般从河面上横穿而过,桥身这一侧的橘黄色的饰灯已经亮了。现在,我正朝着那座桥不疾不徐地跑去。我一向对自己的体质颇为自负,可这次没跑多久就已经气喘吁吁,双腿逐渐僵硬、沉重,胸腔内像塞了一团火。很想停下来歇一歇,但我不愿这么快就缴械,只好硬撑着。我试着调整自己的呼吸,让呼吸与脚步的节奏保持一致,这样,跑起来似乎轻松了些。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很快发现了跑步的魅力:它可以让我自由惬意地思考,就像在旅行途中那样。每次外出旅行,相比于在景点游玩,我更钟情于途中的况味。在漫长的旅途中,我十分乐意于静静地坐在车窗前远眺。那些向后疾驰而去的陌生的山川、桥梁、田野和民居,时时牵起我纷繁的思缕,在无数回忆中、在众多范畴内自由穿梭,一些新奇的观点或判断也随之而来。我的思维格外活跃,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一般,意气风发,情调高远。可遗憾的是,我并没有多少机会去频频旅行,不过,如今可以用跑步来代替了。
   这种天马行空的思考的乐趣在我此次跑步的归途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归途中,我不再跑步,而是静静地走着,忽然想起了加缪的一句话:“我感兴趣的是在返回的途中、在停歇中的西绪弗斯。”我开始充满敬意地想象着西绪弗斯:他青筋暴露,挥汗如雨,正艰难地向山顶推着巨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verywen.com


   我继续跑步。那天,我跑出去很远,一直到荒郊野外。我的脚下早已不是平铺的灰砖,而变成了粗砺的沙石。夜色袭来,周围除了黑魆魆的树林,空无一人。河水的涛声突然变得雄壮起来,震天价响。稍远处,蜿蜒的山头在一片夜色中隐隐沉浮。我停下脚步,立在河沿上,却并不感到疲乏。我只是忽然觉得,自己仿佛刚刚被从外面扔进这寂寥的天地中,眼前的世界正在用充满狐疑的沉默向我暗示:你是一个闯入者、外来者,是个不受欢迎的不速之客。不论目前我和这世界怎样贴近,却终究无法从那里获取些许温暖和归属感。这河流、岩石、树林、灰黑的天空,以令人无法察觉的方式,向我播散出冷酷的敌意,虽然,不可否认,它们也以另一种明确的方式,让我误以为达到某种平衡和宁静。在我意识的深处,有什么东西正缩成一团。
   但是,我的犟脾气上来了,于是决定偏要多逗留一会。我开始锻炼,像小时候独自去山沟里挑水时所做的那样,压腿,踢腿,下蹲,甚至还做了几十个俯卧撑,仿佛通过锻炼,我就能使四肢的力量传导至内心一样。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很诧异刚才那种对于外在世界的陌生感,不过,这绝不是由于身处异乡的缘故。即便我此时坐在老家的炕头,这种陌生感也绝不会减多少。事实上,几年来,总是在某些莫名其妙的瞬间,这种感觉就悄然袭来,像刺骨的寒风扫过。它似乎在不厌其烦地向我确认:你是一个多余者,这一切都是荒唐的安排。通常,我的应对方式是靠转移注意力来躲避它,不过这一次,它来得如此凶猛而持久。这的确让人瘆得慌。
   返回的路上,我静静地走着,想起西绪弗斯。在严酷的劳作之余,思考是西绪弗斯唯一的、最高的幸福。思考开启精神之光,能够照亮部分黑暗。永无休止的劳作,的确需要用思考来支撑和升华,或者不如说,需要在看似毫无意义的贫瘠之处刨出非凡的意义来。
   但是,不久,我就对思索这类问题厌倦了。我又跑了起来。在寂静之夜,在毫无声息的风中,就这样跑下去吧。跑不动了,就走下去。 copyright verywen.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风掌握生长秘密

下一篇:我与音乐的情缘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