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抒情散文 > 父亲的玉米地

父亲的玉米地

时间 : 2018-06-26 09:57:3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巴山异人   点击:Tags标签: 散文 父亲的玉米地
       端午时节,我为了怀念去世25年的父亲,独自一人跑到乡下一块茂盛的玉米地,徜徉玉米林散发的阵阵清香。一排排绿油油的玉米林,就像一个个端枪而威严的守城卫士,它们有节奏的拔节声,就像卫士们雄浑而激越的呐喊,回荡在辽阔的田野,震撼着整个山谷。这些玉米林,不仅点绿了田野山岗,唤醒了河水丘壑,也让乡间农民的美梦如苞米一样籽粒饱满。
父亲的玉米地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从乡下走进城市的农民,我的骨子里流淌着父亲殷红的农民血液,我的脾气也沾染了父亲倔强的农民性格,我成长在祖辈给予我的姓氏和血统里,就像一株笔直挺拔的玉米享受着阳光和雨露的恩赐。


  今年的父亲节快到了,我该为父亲写一点纪念性的文字。父亲的人生很短,只在人世间走过五十六岁的苦难生涯。在父亲眼里,他的五个儿女就是他那一块块玉米地里的一棵棵茁壮成长的玉米。父亲养育儿女,虽没有锦衣玉食,但像种植玉米一样潜心;父亲对待玉米,虽没有娇惯溺爱,但像疼爱儿女一样怜惜。就连他给自己几个孙女起名也是“冬香”、“银春”、“春红”之类,饱含着他对四季无限的感恩,蕴含着他对自然无限的敬意。

非常美文




  我清楚地记得,每逢春风吹醒冻裂的泥土,父亲就会起早贪黑地牵着耕牛、扶着犁铧、挥着响鞭,在或平坦或陡峭的田野山岗上对他的希望深耕细作。那时的父亲虽年岁不大,但父亲常佝偻着身影,常伴着咳嗽和喘息,黑黝黝的泥土带着新鲜的气息,在他穿着草鞋的脚趾间穿梭而过,两鬓斑白的发丝在阳光里泛着银光,一粒粒汗珠摔成八瓣儿就像希望的种子撒进厚重的泥土,等伴着玉米种子一起发芽。夏天火辣辣的日光,将父亲艰辛劳作的身影烤进了浑厚的泥土地,镶嵌在每棵玉米株深深的记忆里。这时的父亲,也会从他胡子拉碴的嘴里吼出一串古老而带着下里巴人气息的歌谣,伴着清脆的响鞭,将生活的苦难和艰辛远远地抛在身后。父亲高亢激昂的乡间小调,把对未来生活的希冀和向往演绎得淋漓尽致。只有此时,父亲饱经风霜的脸上才会露出甜美的笑容。

copyright verywen.com




  父亲在玉米地里拿锄头的姿势很美,很优雅,也很豪迈,父亲劳作的形象与玉米的和谐泼染成一幅生动而有趣的田园图画。父亲古铜色的肩上常披着一件打了无数补丁的褂子,父亲一锄一锄弯腰深挖下去,一望无际的青苗在微风的吹拂下,都对父亲的坚韧与执着颔首致敬。父亲汗迹斑斑的褂子,像神笔马良搦管描绘的美图,也像镌刻在敦煌莫高窟上的壁画,让人肃然起敬、让人深受感动。我那时常想,如果神笔马良真能再现,我定会祈求马良给父亲画几件新衣,为父亲画几样能减轻重活的农具。在父亲简单而敦厚的字典里,在父亲简单而恢弘的情感里,父亲深深地懂得,家里五个儿女都张着嘴巴等着他收获一筐筐玉米为食,现实的窘迫和生活的重压,容不得他有一丝丝喘息和懈怠。


  父亲常说,庄稼七分靠管,三分靠天。如果上天不让人吃饱饭饿肚子,即使你怎么勤劳都是徒劳。记得我考取高中即将进入学校前夕,一场风暴将全家几亩地的玉米全部吹倒,像用石磙碾过一样。风停雨过,父亲站在田垄间痴痴地看了半个多钟头,没有说一句话,但脸上明显布满了愁绪。第二天,在火辣辣太阳的照射下,一些倔强的玉米株又弯腰慢慢站立起来,而被风吹断了的玉米株却渐渐枯萎。父亲领着我们,带着背篓背檫心疼地将枯萎的玉米株拾回家。那天由于过于炎热,我回家就一股脑儿灌下一大杯冷茶,顿时天旋地转一头栽在墙角的石头上,至今右额边还有一条长长的疤痕。父亲扶起满脸血糊糊的我,心疼地说:“孩子啊,你怎么也像这些玉米株不经事啊,经不起风吹雨打啊?”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秋天一到,玉米株上的玉米棒子一旦成熟,就是父亲最忙碌、最紧张的季节。每到这时,父亲总是睡不着觉,半夜起来在宽敞的院子里踱来踱去,来来回回看几遍天色,生怕突如其来的连雨天将一家的希望和期待发霉甚至烂掉在野外。每当这时,父亲会全家总动员,将全家人带进玉米林“抢收”,赶在雨天到来之前火速将几亩地的玉米全部收获回家。白天“抢收”,晚上也不休息,要将收获回家的玉米棒子上的壳叶剥离,将玉米粒全部剥下,等晒干后装进父亲亲自打造的粮仓里。即使我们的手都磨起了血泡,父亲也不会轻易让我们休息,他总是说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只有等到全部的玉米晒干收进粮仓,父亲愁容惨淡的脸上舒展的笑容才如秋菊般绽放。


  我是一个吃玉米饭、啃着玉米棒子、嚼着玉米花长大的男人,就连我的肌骨里也渗透着玉米的坚韧,我的血液里也流淌着玉米的刚直。在我孩童时代,能吃上一顿白米饭就是一种奢侈,能每天吃饱玉米饭也是一种奢望,即使在吃玉米饭时,也要伴着红薯、洋芋等粗粮下咽。虽然全家有几亩地的玉米,在玉米未成熟之前,父亲也舍不得将玉米棒子掰回家或烤或煮了吃,只有等到家里来客人了,父亲才将菜地里的玉米棒子掰几个回家或烤或煮让客人吃,我们几个儿女也才有机会享受一下玉米棒子的清香。在我住校读初中的时候,家里根本没有什么零钱、零食让我带进学校,母亲怕我饿着,就用裹过桐油的细沙将玉米粒炒爆,以便我在饥饿难耐的时候作为充饥的干粮。
非常美文



  父亲去世25年了,如果父亲还健在的话那已经是81岁的高龄了,属于耄耋憨厚老农了。每当父亲的生日、清明节、父亲节,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父亲,情不自禁地想起玉米林,我不知道父亲在另一个世界究竟过得怎样,他是否还在他坚守了一辈子的玉米地里耕种劳作,是否还在为儿女的生计而苦苦奔波?每次想起父亲,想起玉米地,我就仿佛看见历经沧桑的父亲披着那件打着很多补丁的短褂站在玉米地里,眯着双眼享受着玉米地给予全家人的恩泽。


  在劳作了一辈子的土地眼里,父亲是一棵可以行走的玉米,他和玉米朝夕相处在一起,就是玉米的伙伴,就是玉米的灵魂。在父亲眼里,土地是他人生的舞台,是给予玉米生命的脊梁,而玉米是他人生的寄托,是给予全家人生命的源泉。在我们儿女眼里,父亲是一棵昂首站立的高大玉米,一生看护着脚下的土地,是给予我们生命的脊梁。

上一篇:漫漫的路,慢慢地走

下一篇:《给你的散文诗》节选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