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抒情散文 > 所谓过年,不过是岁月的一次回望和怀旧

所谓过年,不过是岁月的一次回望和怀旧

时间 : 2019-02-06 12:18:4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于晓威    点击:Tags标签: 岁月 过年 怀旧 回望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除了隐约澎湃的一点氛围,越来越感觉所谓过年,不过是岁月的一次回望和怀旧。今年过年,我回到生我养我的故乡——辽宁宽甸县红领巾胡同,立刻看到胡同入口拐角处的高墙。

30多年前,这里是县茧站的大院。当年我读初中,两米多高的大墙,我双脚借着冲刺奔跑的惯性力量,就可以在墙体窜蹬几步,双手攀住墙的顶部并站在上面玩耍。如今这里是当年县城公有制单位所剩无几的大墙了。

所谓过年,不过是岁月的一次回望和怀旧

沿着在胡同周围,我盘桓良久。

当初,这里是县城方圆三四里的胡同区,住着几千口人,几乎有多少条胡同和窗户,就有多少条故事。我来到当初我和父母共住的老宅看了一看。房屋虽然早已再三易主,物换人非,但是门还在,院落还在。盯着那紧闭大门的院落,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每到大年三十夜晚放鞭炮和烟花的情景。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记得是小学快要毕业的一个除夕,家人都在屋里包饺子,我一个人在院子放鞭炮。我新穿了一套新“的卡”中山装,上衣四个兜。这套衣服是我利用寒假时,帮县里的新华书店站在街头卖年画,风雪无阻一个月,好不容易挣来十几块元钱,母亲用它给我买来布料做成的。之前都是穿哥哥姐姐剩下来的衣服。

那年北风紧,我的一只上衣兜里揣满了鞭炮。黑夜里,我把点燃的鞭炮一只只抛向空中,没想到,一阵风吹来,其中一只在空中炸散的鞭炮火星落入我的衣兜,立时引燃了里面的伙伴,瞬间砰啪炸响,连绵不断。我不顾一切地用双手捂住衣兜,试图把它们捂灭,结果,几十只鞭炮全部在我手里炸响,衣服兜炸破了不说,我的手也被炸得又黑又肿。


印象还比较深的是有那么一年,临近子夜,窗外悄不觉就四面八方,烟花齐放,鞭炮轰响。长到那个年龄,我从没看到放鞭炮放到如此大的规模和阵仗。我嫌在院子里视线狭小,就独自急促地跑到县城郊外的半山坡去,眼见县城四围,火舞龙蛇,艳溢夜空,满城的烟花和鞭炮,放疯了一般,看了两个多小时,让我心有余悸。多少年后回忆,我猛然醒悟,那一年应该是1979年农历羊年春节,是国家关于拨乱反正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召开完毕。也是从那一年起,我开始懵懂地觉察到,所谓“年”的翘盼和隐约的快乐,以及释放,是跟民生和世情紧密相连的。 www.verywen.com

时光不知怎么就来到了青年。那一年是结婚的第一年,妻子让我到她外地的娘家过年,而我还不太习惯,觉得还是过了年再去的好。哪知妻子知道我的癖好,就对我说,她哥哥知道我喜欢放鞭炮,为此买了许多许多的烟花,静候我去放。于是我竟快乐告别父母,专程去了。今年过年,我回到家乡的前两天,一位朋友了解我儿时的兴癖,还专门给我送来了一些鞭炮让我放。

二十年前,我和父母分开,搬家,上楼,除夕放烟火,竟有了一种索寞之感。便是我们自己一家三口,妻子惦着看春节电视晚会(如今也早已不看了),不忍下楼;而女儿胆小,也宁愿避开。只剩了我。我记得有一年除夕就是我独自在户外放烟花,那是一种别样的心情。随着烟花与鞭炮的炸响和消遁,我在默默地检历和总结过去的一年。毕竟跟年纪有关了,我既已告别苏东坡笔下的除夕“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的环境,也告别宋代席振起《守岁》中的“三十六旬都浪过,偏从此夜惜年华”的情状,唯是,内心更服从于明朝文征明《除夕》里的“人家除夕正忙时,我自挑灯拣旧诗”的愚守。 非常美文

上海女作家赵波在朋友圈里讲过一句:“自从父母不在了,就再也不喜欢过年了。”我与有戚戚。而作家赵卡更是在另外时间直接发了一句:“我讨厌过年!”

我也问自己,为什么如今不爱过年?起码是不再盼着过年?我也不知道。


站得久了,我临离开老宅,猛然发现大门处,那在风雨里飘零了30多年的门牌竟然还钉在那里,它早已作废和被人遗忘。我伸开双臂,小心翼翼把它扯下来作为纪念。

上一篇:落雪的冬夜

下一篇:颤动心灵的琴音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