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眺望故乡

眺望故乡

时间 : 2019-10-10 19:25:2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瘦马    点击:Tags标签: 眺望故乡
(原标题:眺望故乡)

   天气睛好的日子,若是闲着无事,我喜欢站在老家屋边的渠道上四处眺望。向西望去,横亘在眼前是那道特别醒目的防洪大坝,防洪大坝高约十来米,坝顶宽约三米,至于多长就不得而知了,想必溪有多长,陪伴它的大坝就有多长。渠道和防洪大坝间是溪田和溪流,江南雨水丰沛,隔几年就会发一次洪水,一发洪水,溪田便颗粒无收,但溪田从未摞荒过,收获不了粮食,荒的是一季,若人的精神摞荒了,荒的岂是几百几千斤粮食可以估算的。因为溪田常常让村民的辛劳付于流水,宽容的村民把这片土地起个“溪田”的名字,其它土地则没这份“殊荣”,这殊荣里多多少少有点村民的怨恨。江南的富足除了得天独厚的区域优势,跟这里人的勤劳也是密不可分的。溪边的柳树悠闲地把树梢呈现在我眼前,悠如随江飘舞的一缕轻烟,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大坝西北面密密麻麻的村庄挡住了我的视线,水乡江南的村庄大同小异,村庄已留不住我太久的目光。目光向大坝西南游走,那是一片空旷的水稻田。现在农民种田远不像生产队时那样精细,村民除草全用除草剂,“城池失火,殃及鱼池”,原先一开春便长满田塍的马兰头也成了稀罕物。田野里再也看不到用田箍耘田的农民,收种全是机器,即便是抢收抢种大忙季节,稻田里也人丁寥寥。年轻人大多进城打工,稍有点钱的人都在城里置办了房子,只是到了过年过节,村庄才难得一见的热闹。 copyright verywen.com
   视线再往西南,地势渐渐隆起,土色渐渐变黄,越往丘陵深处土色就越发深,有的地方竟血色,不遇大雨沟里一片通红,这便是老家著名的黄土丘陵。这丘陵到底有多深远,我也不清楚,我曾往丘陵里骑了十几里,依然看不到丘陵的尽头。丘陵适合种茶种树和旱地作物,丘陵土质还是烧砖制窑的上好材质,这丘陵里的村庄名字很多带窑字。丘陵起始处便有一家制砖厂,当时是个集体单位,招的多半是优秀的退伍军人,进去若表现好,三五年户口就转了,户口一转,人生的路也就宽了。这个砖厂有一个很好听名字——蓝窑。蓝窑那高耸入云的烟囱曾经是多少农村后生的向往。村里有个叫章进的小伙,在部队立过三等功,复员后进了砖厂,表现异常特出,三年后,不但转了户口,而且还提了干。他仕途顺风顺水,后来竟然当了市某大局长的局长,可他忘却初心,在金钱的诱惑中迷失了自我,正当他年富力强时,却进了监狱,每每提及此人,村民们唏嘘不已。 非常美文
   视线顺南而走,丘陵植被异常丰茂,郁郁葱葱的树木把丘陵的本色掩盖严严实实。树林处突兀的楼房,便是我就读的高中所在地。我对我的高中不想赘言,除了总也做不完的作业,考不完的试,没有任何为课外活动,不管路远路近,一律住校,难得请回假,班主任阴沉的脸上写满了不悦。毕业那天,我消瘦的身躯(我身高一米七,体重102斤)拖着杂七杂八的学习生活用品,走出杂树蔽日,略显阴森的校院。校外浓浓烈烈的阳光洒在我苍白的脸上,我抬起头,对着毒辣辣的日头,艰难地睁开一条缝,莫名其妙地念道一句:“终于熬出头了。”打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跨进这校门一步,老师对学生的殷殷期待是可以理解的,对我高中,我谈不上怨恨,也谈不上留恋,回想高中时生活和学习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人的记忆像把筛子,自觉不自觉地会滤除一些自己不愿触及的东西。听说,前几年高中搬到市区,学校改成乡初中。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高考结束那天,我和十几个同学,一起往丘陵深处走去。刚走四五里,一个一眼望不到边的水库展现在我们眼前,清清冽冽的水,喝一口,清凉凉、甜丝丝直往心里钻。考试结束了,所有的紧箍咒都打碎了,十几个同学喊着、唱着,在水里尽情地发泄着,尽管不知道将以后的路咋走,但只有把心头的压抑吐完了,方有豁达的心胸去装下未来的梦想。那时我还不会写诗,但沉浸在水库碧水蓝天里,我喊出一句至今最为震我心魄的诗句:“啊!水库,你咋全是水!我要把我的青春永远漂在湛蓝的水面。”那天,我和同学在水里从下午一直耍到星光斑斓。
   这座水库烟波浩渺,水质奇好,还有一个让现代人听了蛮有趣的名字,水库在高潮公社境内,就起名为高潮水库,名字起了几十年,也没有人觉得不妥的,时光有时会让一个词汇产生别样的意思。这个水库承担着半个县人民的生产和生活用水,我家屋边春夏时节终日不断的水就由水库提供的。改革开放后,不少人觉得偌大的水库除了装水啥作用也发挥不了,太可惜了。后来,水库改成了珍珠养殖基地,珍珠蚌的主要饲料是鸭粪,没多长时间,一库碧水便成臭水,水到之处蚊蝇肆虐,人们用水掬水喝的场景,似乎成了遥远的记忆。近年,高潮水库水被污染,引起了相关部门高度重视,一切污染水库企业被关停。高潮水库被再度保护性开发,政府和相关企业投入巨资,把它打造成了百里闻名的湿地公园,并取了一个优雅的名字——兰湖湿地公园,公园占地二十多平方公里,成了老百姓休闲度假的好去处,家边渠道清凌凌的水又流回来了。

非常美文


   丘陵由南往东,就像一个任性的娃,平缓走了那么多路厌转了,调皮地来了个急转弯,丘陵向南延伸,把东边一大片的空旷大大方方地展现在我的视野里。星罗棋布的村庄,一眼望不到尽的农田,田野里的水牛,水牛背上的白鹭,偶尔天空间不知名小鸟发出清脆的叫声……江南我美丽的故乡,不经意间,你总流露着自己从容的美丽。
   我的视线在东边刚舒展一会,视角刚触到北方,我的绵长就被卷了起来。只见北方,横向山连山,纵向这山更比哪山高,山靠着天,天依着山,站在村口眺望北方,我莫名地想起《红楼梦》中那句“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的行酒令,真的,想起它只是一种心境,没有任何的指代。那些山离村有多远,我没有一个清晰的距离概念,毕竟小时候的距离是用脚丈量出来的,几十里便是心中遥不可及的遥远。那时候,大人把北方那些山笼统地叫着山里,把山的深处叫着北山。那时农村里盖房子,四堵墙是用石子、沙子、泥土、石灰夯的,而中间全是用木头。北山的木头价格不到镇上的二分之一,农村精壮小伙力气如泉水,用了就来,进山买树盖房吃苦倒不怕,因为买木头是为了盖房,即便在严抓投机倒把时,只要木头出山就没有查扣,怕就怕山里公社的护林队查到,一旦被查,多半是羊入狼口。每个男人进山买木头前都准备一大堆辛酸的故事,以博得山里人的同情,往返一趟山里得十来时间。快到归期,家里大人一有空,就站在渠道上向北眺望,祈福着男人平安归来,若满载而归,全村人都跟着欢喜,若买的树被扣了,也全是个人造化,怨不了别人,大不了再在原处买一回,山里人心善,绝不会对同一人连扣两次,最多让你一分钱不赚,白忙二十来天。若非如此,北山的丛林也不会那样的茂密。一小伙子进山买树被扣,其言辞感动了一位美丽俊俏的山里姑娘,树没被没收,还白捡回了一个漂亮的媳妇。北山那隐隐的青山给那代人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
www.verywen.com

   离故乡远了,久了,父母也相断故去了,牵引我回乡两根最结实的绳索断了。现在回故乡起个意,腿上都有一种灌铅般的沉重。可我梦里梦外还常会想起我的故乡,臆想着自己站在村口环顾家乡的景象,无论是看到的,还是看不到,只要与故乡有关的,都落入了我的心中,点点滴滴都被岁月打磨得格外精致,它们装扮着我的梦境,在他乡异地温暖着我那颗孤寂的游子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我的十家大院

下一篇:水田里的母亲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