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水田里的母亲

水田里的母亲

时间 : 2019-10-10 15:54:0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李湘莉    点击:Tags标签: 水田里的母亲
(原标题:水田里的母亲)
这些年,我一直与笔纸相依为伴,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提起笔来,却始终不敢写下“母亲”这两个字,我怕,我怕我无论怎样写,都不够深刻、全面、透彻。母亲,穿过苦痛和风雨,把我们姐弟几个带到风平浪静的港湾,想儿女心中,母亲的伟大,惊天动地,也非常平凡,我找不到合适的切入点,精准地写出母亲的形象。岁月,就像一把无情的刀,一刀一刀,在母亲的脸上刻上了深深的皱痕,我想用文字来填平母亲生命里的沟壑,给她馨香与温暖。母亲老了,依然一天一天地继续衰老,母亲的青丝已被我们的脚步牵绊成白发,白纸上为何总是密匝的黑字,而母亲头上却是霜白漂染。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一
   自从我自己有了孩子,我更深刻地懂得作为一位母亲是多么不容易。一个孩子那叫累,一群孩子呢?母亲在艰难岁月里生育抚养了我们这些孩子,经历了怎样难以言表的艰辛啊! copyright verywen.com
   外婆曾经跟我聊过的一段往事,我至今记忆犹新,不曾忘记,是呀,谁能忘记属于自己的那串珍珠般的记忆?
   母亲生我那天,是割晚稻时节,生产队里要出工,母亲拿着镰刀走到半道,肚子疼痛难忍,母亲心里明白,是十月怀胎,是一个小生命已成长,在悦动,要离开母亲温暖的子宫,来到世界,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母亲实在走不动了,就着山坡上的草地坐了一会儿,感觉好点,继续前行,再痛时,母亲再坐一会儿,就这样,咬牙坚持来到了水田,收割着稻子。
   在那穷苦的岁月,大家的目的是多挣一点工分,母亲挺着大肚子,也不例外,因为母亲焦虑着到时添家添口,开销更大,如果不抓紧……想到这儿,母亲皱着眉,咬紧牙关,弯下了腰,用力地挥动着手中的镰刀。已经临到产期,小生命在肚子里翻来覆去地闹腾,迫不及待地要出来看看这个世界。母亲再也坚持不住了,只好跟队长请假回家。路过猪圈,看见两头猪伸着两腿趴在猪栏上嗷嗷叫着。母亲心想:到时我生了孩子,万一动不了,猪吃什么呢?于是,母亲挑着两个竹筐去野地里拔了一担猪草回来,忍着要临盆前撕裂的剧痛,硬着头皮剁完所有猪草,并且生起火煮完一锅,盛起,再煮一锅……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外婆跟我讲这段往事时,几次,眼里噙着泪花,我听着听着,眼睛时不时地有一股温湿浸润着。母亲无私的爱与付出将永远罩临着我,伴随一生。这个故事,我是主角还是配角,都是为了我,母亲历尽艰辛,想想自己的出生就是一个传奇啊。
   一个人活在世上,总会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情,生活的困难,工作的不如意,身体上的不适等等,是母亲坚韧不拔的性格,吃苦耐劳的精神,教会了我如何面对困难、痛苦与不幸。
  
   二
   八十年代初,开始分田单干了,家里分了二十来亩地,母亲憋足了劲,要大干一场。土地是母亲的命根子,分到手,这是怎样的惊喜。
   农村,在诗人的笔下,是一首恬静幽远的诗,但我知道,那是生存的肉搏战场,既细致又精暴,既轻盈又厚重,既明亮又阴暗,生存的唯一法则,只有勤劳勇敢和大地自然共生。母亲的土地也是她的诗,但诗行里充满了辛劳与苦痛,所以那些土地的诗句就沉甸甸。
非常美文

   春插时节,天气乍暖还寒,每天天还没亮,母亲便起床,高高地挽起裤管挑起竹筐,摸进水田里拔秧。那时母亲经常说一句话:今天秧插得多不多,主要取决于秧苗拔得多不多。其实,母亲想表达的是——一日之计在于晨,早晨起早了,秧苗自然拔得多,秧苗拔得多,自然就多插几分地。如果不是每亩土地要有规定的秧棵数,母亲是要插满土地的。每天,母亲必须拔三担秧苗天才会亮,等人家起床拔秧时,母亲已经挑着秧苗去水田里栽插了。那时,我总是自嘲地说:母亲,最大的优点是——会偷时间,她总有办法把睡觉的时间,人家闲聊的时间偷过来,完成一天不可能完成的农事。我的智商没有测量过,但勤奋,这是从母亲那继承来的,一点不错。
   遇到雨天,母亲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手把秧苗低首弓背面向水田背朝天,匆匆地在水田里移动,由一个绿点,逐渐成一条绿线,再变为绿面,累积成稻田,一垄田野,最终天地披上一片浓绿。当母亲插完手头上最后一棵秧苗,站在田埂上,回头眺望,看那一片浑黄的水田里,无数苍翠欲滴的秧苗,整整齐齐地站着,想着那辛苦的汗水,为大地着了色,身上的倦意顿时消了几分。母亲仿佛看见了金黄的稻谷在微风中,在阳光下,沉甸甸地翻起稻浪,闻到了稻果飘着浓郁的香味。是呀,那是农人的希翼,是最美的回报!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在干旱的季节,瘦瘦小小的母亲,荷着一把锄头,在黑漆漆夜晚,走很远很远的田埂路,来到上游,打开水路,让水随着沟谷,流进田间地里。母亲整夜巡视着水沟,看守水田,让水田能够灌溉饱满。其实,那时,我已开始懂事了,经常担心会不会有毒蛇蹿出咬伤母亲,在当地,确实有不少人被毒蛇咬伤,有的甚至送了命。母亲,为了灌溉田水,为了让稻子可以生长,整夜地在外面,她什么都不怕了。
   坚守,我从来没有看作是一种品质,但母亲的镜头出现在眼前,坚守两个字又有了分量。
  
   三
   父亲也有一双巧手,一个灵活的脑袋以及一颗不安分的心,她一个单纯的农民,一边种田,一边兼赚外快。
   父亲不知以哪儿弄来一大批茭白种苗,母亲日夜不停将土地深翻施肥,进行移植种插。茭白生长期需要深水层,母亲荷着锄头把田埂加固加高。茭白的生长过程中要求肥量大,家里肥料早已洗劫一空,母亲便在山坡上锄出一大片草皮,拢成一堆,点起一把火,把这堆草皮变成一堆最理想的肥料。施肥、除草、防虫、防病,风里雨里总有母亲在水田里忙碌的身影。茭白收采的时候,正是水稻收割的季节,母亲既要收割稻子,还要采收茭白,一担担茭白,全靠着母亲瘦弱的肩膀挑到离家几十里路外的集市上去售卖。母亲虽然苦,虽然累,但毫无怨言。“翠叶森森剑有棱,柔条忪甚比轻冰”。母亲放眼水田里翠绿的茭白在风中翩翩起舞,那丰收的喜悦早已冲淡了母亲的苦累。也许母亲心中在盘算着,再过两年,就可盖一栋属于自己家的青砖瓦房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生活是难的,但总有期盼。母亲期盼着好收成,期盼着意外所得,期盼着她的儿女快快长大,所以,她任劳任怨,甚至把操劳视为幸福。
  
   四
   一个农民,如果不想终生靠着土地,天天挥汗如雨地过活,唯有走出去。
   父亲,就是想走出去的那个人。想走出去,就必须“折腾”,一“折腾”,母亲就跟着受罪了。
   席草,又名茳芏蒲草。父亲不知从哪儿听来种植席草,加工成席赚钱。于是,热火朝天种席草。从此,水田里便多了一个日夜劳作的种席草的女人。
   席草,可是一个稀罕物,当地农人谁都没见过,引来许多观赏的。席草草茎圆滑细长,粗细均匀,苍翠欲滴、芬芳郁香地相聚成片地挺直在水田里,开着细微的小花,引来蜜蜂蝴蝶翩翩起舞。极目远眺,一大片绿色的“草原”,大地送来阵阵微风,让“草原”泛起了层层碧浪。从观赏角度来讲,席草确实优美,但从收割角度来讲,确实累人。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席草色泽的好坏,主要取决于收割时气候,天气好,日照强,气温高,晒于速度快,颜色就好。晒的过程中还要摊得薄,晒得匀,翻得勤。这些都不是问题,因为母亲有双勤劳的手,似乎什么事情都为难不到母亲,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如果遇到雨淋,色泽就变黄,或草梢发黑。这个就为难到了母亲,席草一般是五月份收割,而五月份恰是雨季,老天说翻脸就翻脸,刚才还是晴空万里,一个响雷,哗啦啦,便是倾盆大雨……这席草可是母亲一把一把从水田收割,然后一把一把放回干净的田埂,一担一担的挑回,摊开,晾晒,连水田面都舍不得让席草沾一下,生怕污泥污水玷污了色泽。每次遇到这种天气,母亲手忙脚乱,有时还是逃不过被雨淋的命运,看着被雨点打湿弄污的席草,母亲总是愁苦着脸念叨两句:一个种田人,本来只知道播种割稻子的农民,却要来种什么席草,织什么席子?

非常美文


   想想父亲,那年月,因“阶级成分”不光彩,在文革中失了学。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沧桑,才能成为一个男子汉?母亲无悔地陪着父亲,用温暖泅渡生命。父亲、母亲,活在那时代,还有多少机会?织席子,要有烘干机、染色机、编织机和喷色机,那是基本设备,农村,连电线都没架,谈什么机?父亲,一直往前冲,这次的成功只是一个梦!父亲、母亲,一双眼睛,要看过多少云卷云舒,才能望见天堂?
   虽然这次成功是一个梦,但是我想,他们一定是想用梦想筑出快乐,度过那些艰苦的岁月,他们才配拥有人生的财富和光荣。
   别人文章里的母亲形象,常常是弯腰在灶头做饭的样子,是坐在炕头飞针走线的形象,而我的母亲,是水田里的女人,是开在庄稼地里的一枝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眺望故乡

下一篇:霓虹灯下的冷漠 ——《父亲、母亲和娘》之十二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