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风景依旧笑秋风

风景依旧笑秋风

时间 : 2019-10-10 19:46:4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杨忠文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风景依旧笑秋风)

   我已经几十年没有到我们村脚的坝子里了,心里总是惦记着那些曾经留下儿时记忆的景物。在一个晴朗的秋天,我一个人故路重走,旧梦重温,去享受了一番往事和实景交融在一起的情趣。
   这一天,太阳像发疯一样,把灼热的光喷向大地,地上一切都是热的,热得烫人。在这多数人坐在电风扇下淌汗的时候,我难忘那些久违的,在梦里常常闪现的景色,于是在中午,我一人顶着烈日,顺着田边,向田野走去。我要去的地方,过去有大路,现在路已被毁,没路了。只能走田埂,过沟下坎,很难走。养牛的人极少,没有人割草,草长得茂密,草深天热,正是蛇活跃的时候。我怕遇到蛇,先用棍子(棍子是从家里特意准备去的)在前面敲击,边敲边走。走了约一公里,来到一个大石头边,这个大石头像一条头朝上的大鱼趴在田边。这个地方人们把它叫做大石头田,这个地名,就是因此石而得名的。走到这儿,我已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了。我爬上石头,坐在石头上,看着抽穗含浆的稻谷,微风吹着我的脸,稻香滋润着我的脾肺。一种久别重逢的亲切感油然涌上心头。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小时候,我们常常在这个石头上玩耍。稻谷收了以后,田里不种庄稼。我们放牛放猪就赶到这里來放。把猪牛赶进田坝后,我们10来个伙伴就以这个石头为中心进行活动。站在石头上眺望,整个坝子尽收眼里,我们看着远山呼喊,我们向着天空放歌。那时不重视读书,假期没有什么作业,也没有课外书读。我们坐在石头上晒太阳,讲故事,玩扑克。有时,我们在石脚边的路上抓石子玩。玩石子时,为了战胜对方,一个个不敢掉以轻心,玩得专注,抓起的灰尘弄得伙伴们一个个灰头土脑的。玩石子结束时,玩赢了的开心,输了的愁眉苦脸。每个人都用手拍拍身子,用手背揩揩脸。然后就去找猪赶牛,各做个的事。下雨时,我们一干人披着蓑衣,戴着斗笠,挤在石头旁避雨,大家的脚手闲不住,你碰我一下,你掐我一把,笑声骂声交织在一起,把一个冰冷的石头吵嚷得暖暖的。那时的农田里不打农药,不使用除草剂,化肥也施得少,有水的洼子田里泥鳅黄鳝多。我们抓得泥鳅黄鳝,就找来被遗弃的稻草,在石头边燃起火,烧泥鳅黄鳝吃。浓烟把我们熏得一个个眼睛淌泪,鼻流清涕。大家眼睛盯着在草火中拼命挣扎着,被烧得“嗞嗞”痛苦呻吟的泥鳅黄鳝。泥鳅黄鳝的肉香搅得我们肚子里的馋虫乱翻,未等肉熟火小,还在微微扭动的泥鳅黄鳝,早已被一只只小手抓起,迅速消失在一张张缺油少肉的嘴里。转眼间,留在石头旁的只是一堆草灰和相互抱怨指责声。可惜的是,当时没有书读,如果有一本《石头记》的话,在温暖的阳光下,坐在石头上,迎着微风读《红楼梦》,那该多么惬意呀!这只是一种假设罢了。这是我人生中的残缺,“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人生不可能完美无缺,这种残缺早已成了遗憾,今日之所感,只不过触景伤情而已。 verywen.com
   这个石头曾经是我们的乐园,留下过我的许许多多欢乐。时光流逝,石头依故,田野依然,沧桑巨变,山河依旧笑秋风,天似穹庐景色新。我站在石头上,眺望远山,树木郁郁葱葱,碧色连天,已找不到当年那光秃秃的,被暴雨洗刷得狼藉斑斑的痕迹。看村庄,艳阳下,绿树陪护着一栋栋白色楼房,楼房反射着刺眼的光,村子的上空飘着形状不同的白云,有的像山峰,有的像河流,有的像飞鸟,也有的似人头。村脚的那一片片吃饱化肥,喝够农药的玉米在风中高兴地摆着身子,把绿波朝坝心的稻田上传送来。稻香和玉米花香混合在一起,把风染得甜香醉人。偶尔传来狗叫、鸡鸣声,最刺耳的是摩托的吼叫和车子的轰鸣声,这声音似乎与这境界不协调,它打破了这幅水彩画的格局。在我用手机拍摄视频时,脑海里模模糊糊地闪现出了过去的村庄的模样:村头到村脚,稀稀疏疏的茅草房,杂乱无章的,像一条条生病的牛,在阳光下,无精打采地卧在地上,唯有鸡鸣狗吠屋上的袅袅炊烟才能给村庄添上一丝活气,村子也才生发出一些活力。我现在拍摄到的村庄是新的,动的,热闹的,她充满希望。村里的那些草房早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粉身碎骨,心甘情愿地走进了历史的记忆,把生存发展的空间留了有希望有前途的现代化洋房,村庄已经脱胎换骨,旧貌变新颜,成了新农村。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从大石头田往上走,到了沙子田。沙子田边有一个水井,这个水井很小,只能盛得下一桶水。水汩汩冒出,清冽。井在路边,过去人们不讲究。口渴了,不用工具打水喝,扑在井边,把头伸到井上,嘴碰到水面,咕噜咕噜的喝一个够。喝水后,起身,用手背抹抹嘴,心满意足地继续赶路。水出在路边坎脚,水井在正路边,水牛过路走到这里,看到井里的水,不管口渴不口渴,它都要把头伸向水井,“呼呼”地吹吹鼻子,然后把嘴伸到井中,“咕噜、咕噜”的喝水。它每喝几口后,抬起头,吹吹鼻子,再继续喝。这样几次后,它的肚子胀起来了,变得圆鼓鼓的,喝不进去水了。这牛才扬起头,挪动前脚,甩着尾巴,慢腾腾地继续上路。在夏天农忙时节,天气热,田里的水浑浊,牛一般不喝。牛口渴要喝水,人嗓子冒烟,也要喝水,这个水井小只能是人喝了牛喝,或者是牛喝够了人再喝。这井水就成了人牛共享的水源。好在出水不小,水源源不断的出来,是吃不尽喝不完的,能满足需求。干旱的时候,村里缺水,许多人都来这里取水。我曾经来这里挑过水。来时空身下坡,1公里多的路,不几分钟就到了。返回时一路上坡,挑着两桶水,摇摇晃晃的,一步一挪,需要半个小时才可到家。这水可以说卫生不达标,那时的农村人也讲究不完那么多了,这样的水比起浑浊的水要干净一些,只要喝了能解渴,满足身体需求,就不去顾及其他了。不过,也没有听说过谁喝了这井水得病的。当然,也许会是会有的,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病因是因为喝了这井水的缘故,其他人也想不到这点吧?这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年久月深,也不值得去考究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现在村里养牲畜的人家寥寥无几,这条路几乎不过猪牛羊了。田坝中间修了公路,种田的人骑摩托去干活,走路去田坝的人不多,过井边的人极少,喝这井水的人更少。如今喝这井水的人除了那些上年纪,对这井水独有情钟的个别人外,其他人对这井水可以说是不屑一顾的,年轻人喜欢喝外来的瓶装纯净水,年长一些的讲究卫生喝开水。他们到田地里干活从家里带热水茶水去饮用。没人喝这井水,井破了也就没人修理,井成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水坑了。这曾经吸引牲口让人喜欢的井水已无人问津,最终就这样默默流淌,融入路边的小河水。看着源源不断的泉水,我想:这口井走到今天这种命运,这对它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水井是人挖的,水是永恒的。吃水不忘挖井人,没有人吃水了,井也就失去了意义,谁还会去感激挖井人呢?世事难料啊,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呀!
www.verywen.com

   井上玉米茂密,正开花吐苞,玉米花香沁人心脾。一阵风吹来,地里哗哗作响,那些密密的玉米树点头摆叶,仿佛在向我点头致意。我用双手从井里捧了一捧水,喝了几口。水清凉,甘甜,味不比世上销售的纯净水差,当然卫生是不可能与矿泉水相比的,这水中是滋生着大量的细菌的。可是我不怕,我的身体是抵抗得了这些细菌的。我用水洗了几把脸,于是精神振奋地顶着骄阳,离开老井顺路向村口走去。
   熟悉的老榕树,还是那么的茂盛,引人注目,一丛丛高大的龙竹,向我低头微笑,仿佛在欢迎我的归来。
   回味着往事,享受着秋景,我感慨万分:物是人非,秋色依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往事

下一篇:清秋抒情散文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