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怀念母亲 ————谨以此文送给痛失过母亲的兄弟们

怀念母亲 ————谨以此文送给痛失过母亲的兄弟们

时间 : 2019-11-07 16:55:2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孙建科    点击:Tags标签: 怀念母亲
(原标题:怀念母亲 ————谨以此文送给痛失过母亲的兄弟们)
母亲走了,确确实实离我而去了,这不再是一个噩梦,我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母亲的一生,因家庭条件拮据,都是在贫苦中度过的,为此,我难过不已,这是我的悲哀,更是母亲的悲哀。
   当我接到电报,和二哥一道乘火车赶回家时,母亲已静静地躺在木棺里了。本来,我还以为母亲病危,因为母亲生病已好几年了,无论如何不会有这么突然,所以,我在心里侥存着一丝希望之火,可是,我彻底失望了。多少日子里,我在想念母亲,牵挂着母亲,一心盼着用自己的工作所得去改变母亲清苦的处境。为此,暑假里,我不回家,留校打工,出卖自己的廉价劳动力,还得瞅着人家的脸色过日子,稍有懈怠,出卖的血汗便付之东流。几多次,因过度疲劳,加上天气酷热,缺乏睡眠,晕倒在地上。苏醒后,擦干泪没有问为什么。上学几年来,暑假基本上没有在悠闲中度过,为的什么?为的就是以自己实际行动去减轻母亲的负担,然而,苦命的母亲终究没有摆脱不幸的枷锁。
www.verywen.com

   一樽棺材蹲在堂屋里,里面安放着母亲的遗体,目睹着比梦还难以置信的情景,心就像突然被锥子扎穿了一样,所有的悲痛都积聚在喉咙里,拼命地呼喊,撕心力竭的哭声,已不能再唤醒母亲沉睡的梦。
   “老天呀,老天,你为什么这么残酷,非要夺走苦命人的生命?”问苍天,苍天无语,问荒野,荒野茫茫。一切都是默默无语,只有冷飕飕的风在吹,在吹。
   就是这樽木棺,隔着生与死,隔着母亲的苦命和儿女们遗憾的心愿。哪怕让母亲享上一天福,也算尝到了生命的甜蜜,然而,连这一些都没能满足母亲。母亲的一生没有任何奢求,但却在心底怀着不少愿望,可如今,这一切都将随母亲一同埋于地下。
   母亲现如今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了。今年正月间,因上学期的成绩有几门不及格,没法,我只得提前开学几天离家了,临走时,母亲泪眼汪汪,不停地叮咛着我,像是永别。当时,我只是意识到若干可怕,但我没太多在乎于心里,母亲因多日里吃不进饭,已消瘦多了,驻目凝望,老人家的鬓发白了许多,脖子上一个大脓包,蜡黄的脸庞已无甚血色,眼窝也深陷了。
www.verywen.com

   母亲气息很是虚弱,不时还咳嗽一顿,“孩子,你就不能再和妈待几天?去学校没人,上那吃饭去?”母亲在乞求我。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欲张口解释些什么,但当母亲看到我意欲已决,便制止了我再说话。看样子,老人家伤心透了,腥红的眼角窝再一次涌满了泪水,言语也不成声,“孩子,下次回来,可能再也见不到妈了,不过,你也长大了,妈死、死也息心、息心啦。”说着,又是一顿猛烈的咳嗽,“以后出去好好念书,甭和人家瞎混……能节省,就节省点儿,但也不要……饿着,等以后,你自个儿挣上了,愿怎么花,就怎么花,还、还有,你自个儿要争口气,和同学好好相处,至于妈,反正病也看不好了,只是,妈,不息心,你还……没成家……”
   “妈,你别说了,”我痛苦地抽泣着,一颗颗大大的泪珠滴在了母亲的身边,“妈,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再过一年,我就毕业了,您一定要坚持住,等我,妈……”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唉,”母亲长叹了一声,闭上了眼。
   提前到校后,我根本就没复习,而是去了矿区的一个同学家,和人家过年去了,想来都恨自己。开学后,紧张地复习了一周,功夫不负有心人,三门课补考全部通过。与此同时,我一直惦念着母亲的身体,临走时,想给母亲输点儿液,但都被拒绝了。母亲知道我念书用钱,在外面没钱了,一天都不行,可母亲那里知道,不争气的我,在外面尽干了些什么,抽烟,喝酒,玩乐,挥霍,无所不干。母亲已没有能力严教我,她只想尽力让我过的舒适一些。
   我及时回信,捎去我的不能算作好的消息,也询问母亲的病况。说真的,我深深地爱思着母亲。从懂事的那一天起,我明白了自己的身世和处境,也了解了母亲的一曲曲苦衷和磨难,从心里疼母亲。但家信直到母亲病故后才获悉,但那已是我从家返校后的几天的事了。信中,二嫂还是模糊其词,没能明确地告诉我母亲的真实近况,还不让我告诉二哥这一些,只是,我了解到母亲在得知我补考都通过的消息,高兴地哭了。但母亲对我信中诸多“孝子般”许诺已怀疑、失望。就是那时,母亲还没有让我回去的意思,担心误了我的学习。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对子女们鞠躬尽瘁的母亲。 www.verywen.com
   过年时,母亲渴望在东北的大哥能回来看看,顺便见见她那刚满一周岁的小孙子,我的侄子。但大哥因为科里太忙,没能回来。这令母亲失望。在姐弟四个中,最数大哥孝敬母亲。曾记得,以前大哥是最让母亲生气的一个。大哥每次出差,都要回去探望母亲。
   就是在母亲病故的三天前,大哥一家从东北赶了回来,母亲见了小孙子鹏飞,看到了他聪明伶俐、活泼喜人的样子,激动万分,她明白,拜卧在身旁的孙子是更有希望的一代。
   母亲走了,临终时年仅58虚岁。虽说膝下有两个念成书的儿子,但这并没能挽救她老人家于水火之中。母亲已告别了她这短暂而痛苦的、磨难的一生。
   母亲出生于解放前,赶上过战乱年代,也躲过土匪,伪军。从小在一个勉强算是半书香的门第,姥爷能识文断字、谈理论经,海天阔地,无所不晓。但年轻时,连个秀才也没捞着。姥姥一共生了二儿四女,母亲是继大舅下的长女,但是裹了小脚的姥姥却懒得要命,又尊男轻女,这便决定了母亲年轻时的命运。母亲从十一岁起就开始没明没夜地给舅舅、姨姨们纳底做鞋。十四岁起就整天和姥爷、大舅在地里干活,到秋天,母亲用槤枷一天就得打下一打谷场的莜麦。而姥爷却没能让母亲吃饱饭,阴雨天也不闲。母亲十五岁了,还没有一身完整的衣服,还没出过一次远门。有一次,临村演戏,左邻右舍的小伙子、闺女们都去了,回来后在母亲面前嘘嘘不止,这强烈的诱惑不亚于魔术家背后的秘密,但姥姥死板着脸,把母亲圈在家里,让她给弟妹们做鞋。终于,敢于反抗的母亲冲出家门,饱了一次眼福,虽说,挨饿了半天,但这也算使她呼吸到了外面的空气。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母亲做的鞋是不计其数了,直到四姨家的闺女做了孩子的妈妈后,母亲给她做的鞋还没有穿完。
   十七岁,母亲经人介绍,认识了父亲。但父亲几个月大时,祖父就故去了。祖母没法维持生计,撇下父亲和姑姑外嫁了。据说,祖父活的时候,也算大户人家了,留下的细软还是有一些,但都被祖母卷走了,具体是否属实,已无法考证了。所以,祖母改嫁后,伯祖母为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凭什么,你把好东西都拿走了,却把两个没成年的孩子给我们留下?”无法,父亲只得寄身于伯祖父的篱下。从七八岁起,就开始扫槽刮圈、扶犁种地、饮马喂骡,可当这些活儿干完后,衣服就被剥掉了,连街都不能出。庆幸的是,在伯祖父的关照下,勉强还能糊口度日。日转月梭,渐渐地,伯祖父家的亲生子女皆去上学,可怜父亲没人支持,眼睁睁地瞅着人家孩子上学放学,玩乐嬉戏。终于,在十五岁那年,父亲应队里的招邀,当了一名赶车工,奔走至外。 非常美文
   那么,母亲嫁给父亲时,境况究竟惨到什么程度?听姐姐说,一次,大舅妈去家里做客,连吃饭的筷子都没有,用啥挑饭啊?是父亲用树枝削的。大舅妈当时就表现出鄙夷的神色,连饭也没吃就走了。走后,逢人就说,“那人家穷的,都吓的慌。”
   就是这样,母亲和父亲不离不弃,共同担负着生活的艰难。
   母亲生下大姐后,父亲只回了家一天就走了。这样,一切的活计又都留给了母亲。月子还没满,母亲就开始下地干活了。为能多挣一份工分,她中午都不回家。迫于生活的艰难,父亲不得不带着母亲、大姐,迁身去投奔已改嫁的祖母。但祖母已为另一家生儿育女,对母亲既要在外干活,又得照料几个月大的孩子的艰难处置若罔闻。然而,母亲是极刚强的,见此情景,并没有屈服,就把大姐放在捆在背上的篮子里。这样,基本不碍干活儿。接着,母亲顺着一家好心人的房檐头住了下来,也算是有了一个临时的居所。期间,生活的贫苦是可想而知的,而父亲在外又输耍不成仁,挣得钱都送进了民间赌场,自感惭愧,无颜回家。这样,母亲既忙里,又忙外,风里来,雨里去。 verywen.com
   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
   母亲干农活,样样是能手。在大集体时期,大家去地里割莜麦,走在最前面的总是母亲。一般的大男人都追不上,但见那把镰刀上砍下割、亮光闪闪,而母亲更似开路前锋,独拉辕道,一路遥遥领先,令众人叹为观止。特别的是,母亲是个好扬场家,扬场可是个技术活,一般人扬场需要风,借风势才能扬净粮食中的砂土等杂物,而母亲即使没风也能扬净。
   母亲为人处世是极顺人心的,和人们相处的很和睦。这是我在十几年后回到生我的故乡时,上年纪的一些人提起,还是无人不夸。母亲和人们共事,从不斤斤计较,凡事都从大处着眼,想他人之所想,急他人之所急,深得人们好评。据说,祖母和她改嫁的丈夫,在晚年时都病倒了,没人肯养活,甚至他们孙子辈的都不愿给舀口水。母亲听到这个消息,承担了这一重担。每日三餐,母亲都托付哥、姐们给送去,或亲自送去。那时,母亲只养了三只母鸡,下的蛋很少,大哥贪嘴都吃不上。母亲却煮着给两位老人吃。出奇地,两位已似棺材瓤子的老人病却好了,于是逢人便夸,“唉,算我前半辈子造孽,对孩子(指母亲)不好,可孩子心肠却很好,比我亲生的还好,每天一口汤、一口饭地喂,唉、好善良的孩子呀!”不仅如此,母亲见左邻右舍哪家有困难,或米面接不上,只要自家有,一定要亲自送去。母亲在那村里的威望是极高的,哪家夫妻两口子闹不和,都找母亲调节,直至和归于好。 非常美文
   这个不能算作家的家,经母亲几年的苦心经营,总算像个样子了,而父亲也为母亲的精神所打动,开始回心转意,就在母亲生我的那年,父亲从矿井下被调到了矿井上,转为一名正式工。日子过的红火了,就这,母亲还是没有忘记靠勤俭去持家,后来母亲经常教育我们,不要像其他人家过日子那样,“有了一顿,没了不问”,而应细水长流,有长远的打算。
   然而,好景不长,在我不满一周岁时,二姐得了急性脑膜炎,遭村中赤脚医生醉酒后的误诊,致使二姐在如花般的年龄夭折了。过了年,二姐就该13岁了。这对母亲来说,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打击太大了。每一个儿子或女儿都是母亲心头的骨肉,是深爱的依所。母亲整天不停地哭,哭哑了嗓子,哭干了眼泪,就连周围的川野禁不住黯然伤神,脚下的小河汩汩地淌着悲伤的泪流。不久,母亲因劳累过度,积悲成疾,患上了慢性气管炎,整天咳嗽不止,但还是没有停止劳作。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更令母亲没料到的是,更大的一场灾难不日即至。也就是在二姐夭折的第二年,父亲因患肝硬化医治无效溘然长逝了。这下,天可塌下来了。母亲明白,自己丈夫的去世,对这个家庭来说,将意味着什么。而且,在父亲去世没几天,心性本不善的世人便一改昨日的感激嘴脸,趁火打劫,把家里挑水的铁桶,扁担,窖里的土豆都偷了去。家里养的猪,被房后住的知青活活打死。而村里的光棍、无赖,也虎视眈眈,企图瞅便宜。
   母亲实在受不了里外的打击,病也加重了,整天咳嗽不止,喘半口气。虽然,以前父亲也是一年四季不在家,但那毕竟活着,在世人眼里,我们有父亲在。因此,他们不敢,可这下,一个妇道人家能有多大能耐来维持这一家子啊?母亲想到了死,说实在的,母亲对生活绝望,几次,母亲要挽绳子悬吊自尽,但当她一看我们弟兄们一张张可怜凄苦,还未成人的样子,便下不了决心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不善言语的大哥扯着母亲的衣襟底哭道:“妈呀,你不能死,我没了大(父亲),但不能再没有妈呀,妈妈,你若死了,我和二弟,三弟,该怎么活呀?”大哥哭着哭着,便“扑通”一声给母亲跪下了。母亲叹了口气,扶起大哥,接着,母子俩相搀扶着痛哭起来。不一会儿,大姐也从地里干活回来了,见此情景,急问情由。当得知母亲要自寻短见时,忍不住坐在院子里,嚎啕大哭起来,二哥也跟着哭起来。整个家,从里至外,充满着悲怆的哭声,其境状,惨不忍睹,谁看了谁都会淆然泪下。村里不少好心人都在为我们这个几乎已破碎的家担忧:“这孤儿寡母的,日后该怎么过呀?唉!”
   父亲病故后,他生前工作的煤矿只给了少许抚恤金,也算聊以抚慰。大姐、大哥提出要接班,结果遭到种种非难,说大姐是女子,而大哥又年幼体弱,不能胜任。总之,接班是没门了。就在这祸不单行的时候,叔叔,父亲的隔山兄弟,也反目不认。要知道,父亲活着的时候,他可是隔不了两天就上门。可现在,不但不认这孤子寡母,还见人就撇嘴:“赵兵(父亲的大名)那几个东西,我料定他们也成不了大器!一个个都是些楞货(傻子)!”这是发自一位昔日极无间的亲戚口中。原本父亲活着时,在煤矿上班,他有利可图,可如今,这个家已快破亡了,是无甚油水了,遂反目成仇。 非常美文
   但也有不赞成叔叔这种看法的:“那可不一定。俗话说就了,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最美秋天

下一篇:游泸沽湖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