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心病

心病

时间 : 2019-11-08 10:54:0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裴善荣    点击:Tags标签: 心病
(原标题:心病)

   最近,我病了。
   这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谁都希望自己无病无殃,健健康康地活着。可是,人吃五谷杂粮,岂有不病的道理?无论从身体反馈的信息还是从心里,都是病态的。尤其是从心里上,感觉病得不轻。
   这种病原体要追溯到几年前。我们徐州市鼓楼区太极队每天晚上在德客乐广场上练太极。令关节吃力的动作一般是在太极剑上。像虚步点剑、盖步按剑等几乎是双手合抱,最起码由另一只手双指辅助,右肩用力还不算大,而做叉步反撩、弓步平绷的动作时,就是孤臂作战。也可能与我多年从事的职业,缺乏体力劳动有直接的关系。渐渐的,右肩膀开始隐隐作痛。再后来,酸痛感加重,吃禁不起。于是,再做这样的动作时,跨度就小了,适可而止。经过一段时间的合理作息,也没有好转,而且还呈现越来越重的迹象。尤其是近些天来,胳膊不能做后仰的某一个关键动作,不然,酸痛麻木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忍受。
verywen.com

   我家有四十大几的地亩,如果是赶上十年浩劫,用一带人王地主这个大帽子扣在头上,一点都不为过。这些年,种小麦,收入薄,除房钱,无火钱,种普通庄稼不是明智之选。这儿又是大蒜、洋葱等经济作物的基地。因此,我家的这些地,除了河滩、树林畔的小块地,几乎没有种过小麦。
   今年,国庆节回家,刚好赶上种大蒜的农忙季节。我家的大蒜共种了接近二十亩,剩下的全是洋葱。即使顾了好多劳务工,要给他们供种子,划垄,操办伙食,提茶送水,遇上那些大马虎,还要跟在他们后面拾掇用剩了撒得到处都是的种子等,没少干一些擦屁股的事。诸多事务,足以忙活得晕头转向。活干得差不多了,竟忙到了腿抽筋。不是开玩笑,的的确确,右腿膝盖处几乎拧成了疙瘩,痛得我咧牙切齿。
   腿疼,之前也曾经有过。因为我有轻度静脉曲张。说到这件事情就后悔。许多年前,当在小腿处发现第一个小疙瘩时,就知道是静脉曲张的前兆了,一是怕痛,没有就医动手术,一是压根儿也没有把它当回事,任其发展。到现在已经长出好些隐约的小疙瘩。这些凝结点制约着血管,致使血流不畅,故而疼痛在所难免。有时候轻,有时候重。
verywen.com

   重要的农活干完了,我回到城里继续为生计而忙碌着。可是这一次却没有那么幸运。过了很长时间,没有一点好的迹象,而且愈发严重。痛点就在膝关节处。那种疼痛是游动性的,就像是钻进死胡同里一只耗子,作垂死挣扎,四爪子拼命倒腾一样。
   有一天半夜醒来,腿部隐隐作痛,就没有了睡意。好奇心的驱使让我想起了有问题找度娘。于是我拿起床头上的手机开始翻阅。打开网页,关于腿疼的问题琳琅满目。一些非常专业的医生给出各种详尽的解答。其中有一条信息让我的小心脏差点儿跳出来。那是一个自称医师的回答。他给出的答案事无巨细,其中有一条诱因是:不排除腹部有肿瘤压迫腿部神经。
   这简直是一枚重磅炸弹,仅爆炸之余的冲击波已经是溏土浪飞。我不得不面对也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因为就在几年前,有过这样的先例。他与我在同一个村里,年龄也不大,与我家是地邻,关系很好,很多事情上也都互相帮忙。起先,他也是腿疼,医生就按头痛医头,腿疼医腿的原则,给他包扎、拔罐、打封闭,浑身解数使尽,痛感一点都没缓解。
verywen.com

   我知道他转院的时候已经是猴年马月。友人告诉了我他住院的详细地址。既然来到自己足下的城里,那就尽地主之谊。
   人说经济披靡,企事业单位萧条是大环境,大趋势,在我看来,都是瞎话,一点儿也经不住推敲。最起码那医院里人气爆棚,熙熙攘攘的人流一如河水泛滥。各个停车场都没有一个空位,连医院外面的景观树林里也都见缝插针。我实在找不到停车处,就停靠在离主道很远,林间小道,不耽误任何行人往来的一侧。怕万一有交警贴单,就打电话,把他弟弟约下来,我们坐在车里,听他诉说他哥哥的病情。他说,来到这儿一拍胸片,发现是肺癌,已经发展到中晚期。我们呆了好长时间,他信誓旦旦地打包票,这儿不归交警管辖,没必要担心。我就随着他上了住院部大楼。
   我以为他应该是一幅病恹恹的样子。然而,站在我面前,一点儿也看不出是病入膏肓之人。他心情也不紧张,笑着对我说,这一次可能要挂了,并幽默地说后会无期。我安慰他说现在的医学日新月异,哪有看不好的病?宽慰话诌得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但也必须煞有介事。显然,他最清楚自己的处境,别人说什么都是浮云,仅附和着点头称是。 www.verywen.com
   我有心事,赶紧下楼去瞧。当时就傻眼了,仅一颗烟的时间,雨刷下的违停罚单像树叶一样随风摆动。
   没几个月,他人就挂了。出于事务繁忙,我没有回去。他弟弟给我打电话,说在打墓穴时破坏了一些我家的蒜苗,问要什么补偿。都是老邻旧友的,什么补偿也不要。想想他家里的情况都禁不住潸然泪下。他的孩子还很幼小。据说,出殡那一天,小儿子还不知道什么叫难过,穿着白色的孝服,手里拿着冰糖葫芦满院子跑,看哭了在场所有的人。
   前车可鉴,我必须要认认真真地活着。这就意味着认真待之。我首先要知道关于肺癌的所有外部症状。于是,又仔细搜索。里面一一罗列什么长期咳嗽,痰中带血;什么胸闷、气短、食欲不振等。我仔细排除,一一对应,发现这些不对称的症状是至少我不咳嗽,更没有痰中带血,于是稍稍安慰了些。可是这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是因为不干体力活消化不良还是怎么着,的确食欲不振,也曾经有过胸闷、气短,难不成有那方面的……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二
   我不敢想下去,那是一个深渊。意识一旦塌陷,就无法自拔。既然了解这些,就是竭尽全力也无法回避的事情。固执的意识像附体的恶魔,挥之不去。我喘气开始粗暴起来,浑身像沾满芒刺,局促不安,甚至有冷汗从额头上冒出来。此刻,我想到了农忙没有回来的媳妇。
   她比我大两岁,有着伟岸的胸襟,凡事让着我,遇到险阻,能出谋划策。无论我有什么样的困难,有什么解不开的症结,只要她在身边,就会给我倾注一股无形的力量。她就是我的定海神针。上一次,我的手指受到极大伤害,以至于换药也没有了勇气。媳妇拉着我到医院,硬把我按在换药的椅子上。我惊悚极了,趴到她的肩膀上不敢动弹,也不敢正眼去看。任由护士摆布,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痛,与上几次换药有天壤之别。事后,我说是媳妇有魔力。换药的护士是两个女的,很恬静,说话声音也好听。她噗嗤一声就笑,说她们换药非常专业,就是不会痛。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唉,人呀人!就算是这样吧,一点儿情调也不懂,何况我对她们的话总是怀疑着。
   我想打电话告知她关于我的疑惑,想到农忙还没有完全过去,她这时候一定很困乏,实在不忍心打扰。
   怎么办?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觉是睡不成了。再翻阅。说有无缘无故消瘦的症状。我赶忙穿上衣服,跑到电子计量秤上去称,足足比半年前增重了六斤。操这么大的心怎么还能增重?我纳闷着,难道显示屏刚才没有恢复到零?难道是穿的衣服太多了?我从称盘上退下来,一番操作,把浑身的衣服、鞋子都脱掉,仅穿一件单薄的三角裤头,扔掉手机,显示结果还是比之前重了四斤。看来这一项不符合。心情蘸着外面清凉的风,酥爽至极。
   肺部的问题也没有说每一样症状都会呈现呀!脑子里忽然飘出这样的想法。可怕的念头一旦泛出,就像刚想入睡的人下意识翻动枕头,忽然发现下面盘着一条赤链蛇一样惊恐,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翻腾开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越是这样,越想查阅。另一条解释更是详细,右肩膀痛,右腿疼,低烧不退,反反复复,肺部有压痛感……我下意识用手指使劲按了一下肋骨,天哪,还真地痛!我害怕到极点,仿佛世界末日就要到了。我还年轻,许多事情还没有完成,我顿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看看时间,才半夜三点。我无法想象,用什么样的意志力可以支撑到天明。
   我像一只被猎人追捕到穷途末路的苍狼,四处躲闪。无论藏到哪儿总是暴露着自己。一会儿站着,一会儿坐着。那手机有毒,诱惑着我又一次翻开网页。释之,还有一种状况,手指会呈“杵”状,并画了一个象形的示意图。我对比了一下,果然有一个指头非常得像。其他有几个,虽然不像,前端也很饱满。我绞尽脑汁地回忆,之前手指是否也呈这种形状,慌乱中却怎么都回忆不起来。转念一想,既然身体增重了,手指变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自我安慰了一会儿,心里就有了缓冲的余地。 verywen.com
   晦气的感知总像点燃的导火索,掐都掐不灭。突然蹿出来一个疑问:为什么单单肥胖手指尖?不匀称的发育也不合乎情理呀!
   我的脑袋简直要爆炸了,意识已经支离破碎。真得佩服自己的定力,竟然活蹦乱跳地坚持到天亮,坚持到大街上人流汇成了河。可是,恐惧充满了我的头脑,早饭没有一点食欲。更令我恐惧的是,头天晚上也没有吃多少东西。我揉搓着头皮,忧愤到极点,老天,这不是食欲不振又是什么?我到底怎么了?
   电话里,媳妇的声音异常高亢,她显然已经见惯了我疑神疑鬼的怪癖性格,一点儿也不感到惊慌。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就是一顿责备。她说我太像伯父了。
   三
   我的伯父,已近八十的人,身子骨特硬朗,精神矍铄,是退休老教师。他喜欢看我回家小住时练太极,说动作很好看。我让他跟着学,告诉他这是一种养生的最好途径。他不肯,说是花拳绣腿。他说他每天早上都坚持锻炼,围着小公园溜一圈。可是,我所见到的都是在公园里,他骑着休闲电动车的情形。这样溜得再远跟锻炼身体影子都不沾。
verywen.com

   就在一个月前,我回家一次,他正在吃午饭,主菜是南瓜鸡。他啃着鸡骨头,心情很糟糕地告诉我他的饭量减了,一顿饭勉强吃下这一个馍。说着,他举了举攥着馒头的手。他的话简直能把我笑哭,农村商店里卖的馒头不像城市里的,城里卖的个头小,用手一捏,气球一样松软下去。而这种馒头实实在在,个头又大,凭我的饭量,都不敢打包票一顿能消化掉这么个大块头。我告诉他真实情况,他得到宽慰,心情也放松了。
   还有一次,他颈椎增生犯了,总怀疑得了不治之症,神情萎靡,走路柱着拐杖,一步三晃,上厕所要孙子架着,眼看着有下世的光景。堂哥干脆把他用车载到医院,做了一个通身体检。就在那天傍晚,他拿着木棒嗷哧嗷哧走出门来赶鸭子,唱机音量调得特大,把它放置在大门外面,一直唱到深夜。
   媳妇的话太轻率,她不知道我这次是绝对认真,仍然责备我夸大其词。在她的旁边好像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开玩笑说:“多少天不见,刚想撒个娇,让你一盆水浇灭了!”那人说完就笑。我告诉她我可以打包票,有些症状太像了。她突然警觉起来,问我现在干什么。我说鼓动了一夜,想困。她勒令说,不要困,赶忙去医院挂外科专家号检查,她一会儿就到。
copyright verywen.com

   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现在的人也不知道咋了,需要救死扶伤的那么多。那一天外科专家号老早就挂完了。我排在神龙摆尾一样的队伍里,大半天仅能挂一个普外科。那医生很年轻,戴着一幅眼睛。在我的意识里,年龄不是问题,尤其是医生,只要有眼睛挂着,就认为资质老硬,有信赖感。他根据我详详细细的描述,给出的结论是轻度肩周炎和下肢血液回流不畅。
   怎么会这样呢,他是不是下的结论太草率了?尝试着问:“您考虑过肺的问题没有?”
   “不考虑。”他态度坚决。
   “你看我的手指!”我故意向那方面索引,伸出手掌,五指岔开让他看。他仅瞄了一眼,说:“你的想象力真够丰富的,这些知识在哪儿学来的?”
   “在百度上。”
   他掰着手指看了一下说:“这个手指之前受过伤,长得有点儿畸形。”
   为了彻底打消疑虑,让他给我开一张做胸部CT的字条。他迟疑了好长时间,才拿起笔,又不知道用何种理由,思索了大半天,慢吞吞地写着看不懂的天书。他一边写,一边责怪着:“如果不让你检查,怕是你晚上觉也睡不好。知道得太多反而是缘木求鱼。放心,啥事儿没有!”
verywen.com

   有了医生初步判断(最起码我是这样认为),心情平静了些。把单子递交到做仪器的窗口,接下来就是排队等候。大楼不多远,有一公共厕所。一条防腐木搭成的葡萄长廊弯弯曲曲,又从厕所处通往远方。葡萄藤上的叶子早已经不起风霜,投世寻找下一个春天。我选了个僻静处的石板坐了下来。一辆白色的电动车走到我跟前戛然而止,下来一个身材矮胖,脸堂黢黑,眼睛眯成一条缝的中年人。他大中午还穿着一件厚厚的蓝色棉衣,脖子上挂着一条长长的链子,手机在链子上耷耷拉拉,让人看着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当他转身时,看到后背上印着“饿了吗”几个醒目的大字。原来是送外卖的。看来他的确是饿了,忙不迭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来一个塑料大海碗,里面有焖子,有卷尖,有肉丸,有排骨,还有短节的甜玉米。他的食欲让我羡慕,这份午餐分量大得惊人,足够我吃上两大顿。只见他歪着脖子瞪着眼,大口大口地海吃,猛吃,一会儿工夫就消灭得残渣不剩。见我一直在看他,就讪讪地笑,说到了下班时间,实在是饿得走不动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大概是他的饕餮感化了我,肚子也跟着咕噜咕噜地叫。可是,CT没有做,心里的石头没有放下,还是没胃口。媳妇来了,看到她,总想黏着,一刻也不想撒手。她拉着我坐到饭店里重复着大夫说过的话,安慰着我,午餐勉强凑合吃了一些。
   下午,CT做过,取片子是微机扫码,自动打印。医生看了看片子,怕有漏洞,又在他的电脑上输入我的名字,搜索一遍,仔细查看,而后哈哈大笑,说纯粹是自我恫吓,包括心脏、肝脏都洁净完好得如幼儿一般。说着又话锋一转:“做个体检也不错,我们医务人员每年都做一次。”
   至此,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有点儿重生的飘逸,看什么事情都特别亲切,特别新鲜,好像接下来的生命就是上苍的恩赐。虽然进进出出的都是陌生人,却充满无限新奇,见人就想搭话。走出医院大楼,在一个造型别致的膜结构下面,两个如花儿一样的女孩子并排坐着,一个五六十岁的妇女穿着朴素。她掰着其中一个黑瀑布似的,长发齐腰的女孩子的手指头,在给她算命。奉承话说得肯定插上翅膀飞上了天,不然,她怎么那么高兴?那妇女又向人群集中处正了正吃饭的招牌,继续一边审视爱情线,一边嘴里念念有词,说她是金贵之命,将来会遇上心仪的富二代,出入豪门贵族,座驾是劳斯莱斯相伴。说得她一个劲捂着嘴地笑。 非常美文
   这种笑给我没有关系。但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有一定的关系,最起码,结果出来,让我吃了定心丸,可以传递并感染她的那种愉悦的心情。倘使我还以为自己是一个沉疴缠身的人,怕是这种笑容,这种情景与我是咫尺天涯。身体状况没有变,却是因为心情左右了所有的神志,实在是太悲催了!
   走出医院大门,来到一条美食街,诱人的菜香直入鼻孔。肚子开始咕咕叫。看来我也快要饿得走不动了。大步迈进一间牛肉馆,那一顿牛肉汤泡馍,我足足吃了两大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深秋,想约你一起下江南

下一篇:宅人废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