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咀嚼

咀嚼

时间 : 2019-11-08 09:58:5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只留阳光    点击:Tags标签: 咀嚼
(原标题:咀嚼)
有人说,某某人真的好养活,什么都不挑,有什么吃什么,吃得还很香。
   我原来就是这种人。
   比如说吃瓜,那时候吃什么瓜呢?菜瓜黄瓜居多。为什么?因为菜瓜黄瓜除了是瓜之外,还是可以加点作料凉拌的蔬菜。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地里疯长的菜瓜和架上攀爬的黄瓜特别受欢迎。那时候人们去种这些东西,也没有什么精致的讲究,就拎着铲子在垄上挖上一个个浅坑,捏三五粒种子出来,然后用脚蹴着土埋了,有水的话再浇上一瓢水,没有水的话就听天由命,看老天爷肯不肯赏一口了。不管老天爷肯不肯赏一口水,那倔强的菜瓜籽和黄瓜籽总是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从地皮里面钻出来,然后瓜蔓舒展,旁逸斜飞,纵情恣意。在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一个小菜瓜和小黄瓜,就披着露珠长大了。
   这两种瓜,嫩的时候和老的时候吃起来都很好。 www.verywen.com
   嫩的时候,一口咬下去,脆生生的,满口清凉。尤其是顶花带刺的小黄瓜,吃到嘴里,和现在那些大棚里种出来的黄瓜可是太不一样了。怎么形容呢?是带着自然的气息吧,干净纯澈,清冽鲜嫩。那时候黄瓜的架子,也不是像现在这样精致,农人就在路边顺手捡几根树枝,往泥土里一插,把黄瓜的蔓须稍微往上一搭,就不需要再管,黄瓜秧子就会自动自觉地缠绕上去,然后结出让孩子们嘴馋的小黄瓜来。放学以后,跟着大人来到田地,顺着田垄寻找,一个欢呼,伸手摘下一个,略微擦拭,就放在嘴里咀嚼起来,从牙齿到腮帮子,怎一个爽字了得。
   而黄瓜和菜瓜老的时候,也别有一番风味。尤其是菜瓜。长到一定程度,菜瓜的瓜瓤就有了酸味,吃起来像酥瓜,略甜略酸,给那时候基本没有什么滋味的舌头味蕾一点点不同的刺激。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酥瓜甜瓜西瓜之类的,不是地里随便一长就能丰收的,可不像菜瓜黄瓜那样傻傻的、憨憨的,不过,吃老菜瓜的时候最好把瓜皮削了,因为长到老时,菜瓜的皮便略略发硬了,会影响口感。 www.verywen.com
   而那些长得恰恰好的菜瓜,多数变成了蔬菜,切了片,捣上一头蒜,加了醋和香油凉拌,就着能够吃下一两个馒头。有的家里会调上一大盆来,老老少少伸了筷子去,你争我抢的,热闹快活中盆就见了底。我那时候也操过刀,因为年纪小,切得薄厚不匀,捣的蒜也很粗糙,搅拌到一起,看起来有点惨不忍睹,然而,等爸爸妈妈干了农活回家,我把一大盆调菜瓜端上桌,一家人还是吃得十分欢畅。
   可惜的是,不知为何,菜瓜基本在市场上找不到了,黄瓜也多是大棚里长的,带上了一种矫情的味道,我也很少再拿着一根菜瓜或者黄瓜生吃了。
   我单单去谈这两种瓜,是因为它们的味道最普通,它们的生长最顽强,也是因为,它们在我幼年时期最普通而又美好的记忆里,占了很大的比重,也是我不挑不捡好养活的最好证明。让我时时想起,我是一个农家小院出来的农家女,尽管现在早已脱离了农田,然而有些东西是深深植在了血液里。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再比如吃饭,我最爱吃面条,直到现在,几天不吃,就觉得心里不踏实。自然,过去吃面条和现在是不一样的。最开始,吃的是家里的手擀面,还是白面掺杂了高粱面的,切成面片或者面条。用一把高帮菜或是一把豆角,洗净腌制,然后在水滚时丢在锅里,下入面条,出锅时点一些自家酿的醋,就能捧着大碗呼噜呼噜喝上两三碗来。到后来,有了面条机,菜也开始下锅炒,面条锅里常见油星。我最爱吃的是醋溜白菜面条,先炒了醋溜白菜盛出来,然后下面条,等面条熟了,再把炒好的菜倒进去,觉得醋不够的话会再倒些进去。面条汤酸溜溜的,十分开胃。后来长大,知道了谈恋爱中有个词叫吃醋,我心想,或许是我小时候吃醋吃得多了呢,以至于也长成了一个矫情的女子。再往后,面条多了许多花样,蒸面条,炒面条等,配的菜也丰富起来,我都爱吃。但是我最爱的,还是汤面条,主要用西红柿,配上香菇、青菜、鸡蛋,做好后点上一些香油,即便现在胃口不如从前,也能吃上一大碗。 非常美文
   你看,我是多么好养活的女人呀。家常便饭,吃得不亦乐乎。
   可是,开头我就说了,我原来,是这种人,现在呢,似乎不是那么回事了。
   除了家常便饭,我还有一些特别爱吃的东西,似乎与众不同。
   食中百味,唯苦,爱者甚少。我却甚是爱之。
   乡野之中有苦味。每到春末夏初,就是渠渠菜疯长的时节了。于是拎着塑料袋到麦田里,在麦垄中,在河坡上,在一些树林里,寻找渠渠菜的踪影,挖一袋子,拎回家去,去了根,清洗。我不爱吃蒸好的渠渠菜,最爱吃生调的。清洗过后,也不切,就那样原样放进大盆里,浇上熟油,放上醋,有时捣上一头蒜拌一拌。就那样夹上一大筷子,放进嘴里咀嚼,苦味在口腔内蔓延,渠渠菜原始的粗糙感刺激着两侧的软肉,让你觉得这就是生活最原始的意思。

www.verywen.com


   后来,麦田里都开始打药了,河坡和树林也无可避免,即便有渠渠菜也不敢吃了。现在的市场上,有人专门种了渠渠菜卖,我却很少买,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原来在田里拔的,苦味足,口感好,现在种出来的似乎沾染了城市的细腻,失却了原本的味道。
   后来,苦瓜替代了渠渠菜。苦瓜最开始传到这里,我就一下子爱上了。那时候苦瓜相比于其他蔬菜,价格算是高很多。我每月工资两百块钱的时候,总是要拿出来一部分买苦瓜吃。可以苦瓜炒鸡蛋,可以凉拌,可以焯了水,做了汁,弄出鱼香苦瓜。同事感叹说,人生吃苦不尽,你还专找苦吃。可不是么,怎么就爱上了那在口腔中盘旋的苦味呢?与甜不同,与酸不同,与辣不同,然而缺了它又觉得少了些什么。
   还有芒果,记得第一次接触芒果,是妹妹到广东去,捎回了几个,又小又绿,其他人都不爱吃,说是有坏红薯味,我却喜欢上了。搬到城里后,在超市里可以买到,一斤九块多,也算是很贵了,我耐不住嘴馋,常买来吃,尤其是大芒果,甜而细腻。我吃芒果,也不讲究形象,把皮剥了,就下嘴。我不喜欢切成小块吃,觉得那样是坏了食材原本的味道,什么味道呢,大约是粗犷和原始吧。用土话说,吃要过瘾。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还有一种东西,很多人见了它捏着鼻子走,我却十分喜爱。想来大家已经猜到,那就是榴莲了。别人都说榴莲很臭,我却从不觉得,闻着榴莲的味道,只是觉得很特别而已。榴莲的果肉,滑嫩清香。我喜欢用勺子挖着,一口一口呡着吃。但是榴莲实在是太贵了,我现在还不具备常吃的实力,偶尔解一解馋罢了。记得有一次想吃,给老公打了电话,他马上去买了一个,回家一问,一百多块,我又埋怨他太奢侈了。他是怎么说的呢,幸亏咱家只有你一个爱吃榴莲,要不然咱家不得破产啊。你看,我又成了不好养活的女人了。
   从乡野渠渠菜,到超市的苦瓜和芒果,再到那死臭而又死贵的榴莲,我似乎又成了讲究和挑嘴的人,由最初的大自然馈赠,到现在的一百元解一回馋,有很多东西变了,又似乎有什么没有改变。
   一晃间,我已经从那疯跑的孩童成长为稳重成熟的妇人。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生活的河流推着我不断前进,求学,工作,调动,买房,买车。这中间,曾卑微地求过人,忘不了那种自尊心被蹂躏的滋味;曾夫妻相对发愁,经历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难堪。
   一步步走来,有欢笑也有痛苦,慢慢咀嚼,可不就像是这人间各种食材么,酸甜苦辣皆有,才是真正的人生况味。
   人生,是由时代推着的;滋味,是由自己掌握着。想吃,那就吃吧,想爱,那就爱吧。
   喜欢咀嚼,那就咀嚼吧。
   (编者注:原创首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人生如梦

下一篇:叶落清秋 伊人何时归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