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花喜鹊的心思

花喜鹊的心思

时间 : 2019-11-07 16:35:3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小金子    点击:Tags标签: 花喜鹊的心思
(原标题:花喜鹊的心思)
我总是梦见喜鹊喳喳叫。提起这件事,说来话长。
   我老家西头的低洼处有一条公路,路里边有我家的池塘,路外边的山湾里有我家的梯田,大大小小有五六丘,最后的那一丘田转给了小叔。
   时值正月间,稻田里粉嫩嫩的黄油菜花花枝招展,格外惹人喜爱,清新的空气里弥漫着一丝丝湿润和芳香。天阴阴的,四野一片黛色。顶天的南山山岭云雾氤氲,使横崖上从西到东一片朦胧。有太长的时间没有欣赏到家乡这样的美景了,我走在公路上感慨着,享受着难得的氛围。
   大地出奇的安静,连鸡鸣犬吠都没有听到,也不见人影,我似乎成了这个星球上唯一的主宰。
   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喳喳”声,仿佛就在我的后方,我回头向高山上仰望,只听又传来几声清脆的“喳喳喳”声,是喜鹊!我心头一阵高兴,盯着那个方向仔细地听着,看着,声音似乎是从南山崖壁顶上的树丛里传出来的。那声音在我听来是那么亲切,就像碰到了久违的亲人。是呀,那种声音本来不应该那么遥远,而是应该就在我身边的。 www.verywen.com
   想到这里,我望着空荡荡的老屋西角后边,那里原来有一棵千年老梨树,几抱围粗,连树冠算上,大约有十来丈高,分杈枝条像千佛手,每一根枝杈都相当粗壮。浓密的茂叶呈蘑菇伞状层层叠叠,真正地遮天蔽日。在分杈的源头,喜鹊安了一个家,那鸟巢做得很大,像脸盆,只是颜色黑乎乎的,彰显着鸟巢“悠久”的历史,筑巢用的树枝条比较粗,我老远就看得见。
   从我能记事的时候起,大梨树上的喜鹊就存在,那种“喳喳喳”欢快的鸣叫声总是让我们高兴不已,父母常常会说,喜鹊叫,喜来到,肯定又有什么好事情。
   好事情到底有没有来,我淡忘了,只记得喜鹊每次飞回来的时候,总是先落在树南边的枝条上,大树半边招展的枝条被它硕大的身体总是压得一沉。它一边踉跄着站立,一边展着翅膀平衡身体,慢慢地从树梢叶子缝里钻进去,把树的分杈枝当成走廊一样溜达着,慢慢地回到家里,好一阵欢鸣,惹得奶奶有时候也向那里张望。 verywen.com
   不管什么时候,喜鹊的欢鸣似乎一直都在,成了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我不知道那鸟巢庇佑了喜鹊多少后代,只知道叔叔姑姑一个挨一个成家立业,像蜜蜂分巢一样,而喜鹊的老巢依旧是先模样,那喜悦的叫声似乎从来都没有少。
   时逢夏季,狂风将门窗拍得啪啪响,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我从睡梦中被惊醒。那炸雷惊天动地,令人惊悚,睡在二楼的我从被子里探出小脑袋,惊恐地望着西屋后头,借着闪电只见极其庞大的大梨树树冠频频闪现。虽然我看不见鸟巢,但总觉得那黑乎乎的影子也在闪现,同时仿佛看见了小喜鹊像我一样惊恐万状。我想着想着,竟然呜呜啼哭起来,担忧的父母纷纷跑上楼来安慰,做恶梦了吧?是被雷吓的吧?听到他们的问话,我啥也没有说,只是一个劲儿地流泪,因为我总不能说自己是担心喜鹊吧,那多尴尬啊。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父母和我这个“哑巴”聊了几句,见我没啥大问题,就帮我盖上厚实的棉被后,夫妻俩一边讨论着天气,一边下楼,不时扭头回望几眼,走了,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有雷电仍然在发怒,震得山谷里嗡嗡响。
   光阴似箭,到了金秋时分,树上的果实累累。每逢狂风袭来,圆溜溜沉甸甸的青皮梨,不停地随着树枝像以前的摆钟一样摇摆,支撑不住了,会时不时地“咚——咚——咚——”往下掉梨。尽管梨子很多时候落在草丛里,也会砸出重重的响声来,足见它们的个头有多大,虽然从来没有秤过,但是估计大约至少有八两左右吧。
   积累起来的经验告诉我,只要一刮大风,我就往屋西头跑,和几个小孩子到大梨树下去等天上掉“馅饼”,根本不考虑会被梨砸着。梨树也不会辜负我们,总是将果实落一些下来,那一阵阵“咚咚”响惹得我们像吃了欢喜豆,兴奋不已。 verywen.com
   当然,我并不馋那里的梨,因为我们家周围的梨树不少,足够我解馋。那棵大梨树下我没有少去,是因为很享受那种乐趣。那些掉落下来的梨总是像圆球一样“咚咚咚”,沿着陡坡山道使劲儿咕噜咕噜滚,惹得小孩儿们的眼睛瞪得溜圆,盯着它们“跑”的去向。那时候的鹊巢分外地安静,估计它们在树上盯着我们偷着乐吧。
   我把捡来的梨拿在小手里,一个梨就把我的手掌装满了,再有拿不下的,只好用衣服兜着,或者往裤袋里塞,却怎么也塞不下去。便捡一个,挑一个,选好的梨子拿回去,或削皮吃,非常脆甜;或蒸着吃,梨子热气腾腾,多香啊,一个梨就把我的肚皮几乎撑爆了。在艰苦的岁月里,我似乎帮家里省了一些粮食,自己是小功臣,这样想着,不禁美滋滋的。
   喜鹊无法分享我的美味,总是飞来飞去地忙碌着。有时候我在想,它们守着粮仓却还要外出奔波,如果它们也能把梨当作自己的粮食,无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比我们省心,想吃就吃,那该有多惬意! www.verywen.com
   然而,老天爷很会捉弄那个谁,鸟儿就是吃不了。我们要吃,那也得看老天爷的心情,因为树太大太高,很难爬上去,只有等梨子自个儿掉落下来。
   可以随意弄梨子吃,不要以为那棵老梨树是没有主人的,实际上,组上早就把那棵老梨树上的果子分了。
   大梨树南边有三大枝梨是二爷爷家的。梨子成熟的时候,二爷爷就在家里把两张长梯对接起来,用牛绳绑成云梯;并且砍来长长的条竹,找一个网兜,做一把摘梨子的工具。然后,他将云梯架在几抱围粗的梨树上,再回家挑着箩筐,拿着摘梨子的工具,喜滋滋地来到大树下,仰面望着果实累累的树冠向上爬梯子。这个时候,平时酷爱抽烟的二爷爷把烟暂时戒掉了,一心只想着梨子爬云梯。
   可是,云梯再高却还是没有够着合适的位置,到了梯子末端,人离树顶的距离还差一大截。幸亏二爷爷的个子高,眼睛瞅准几根牢固的树枝,双手向上一搭,手脚并用,便爬上了梨树顶端。他那时候的位置离鹊巢很近,转过身子挪几步就能将喜鹊的家瞅个清清楚楚。二爷爷毕竟不像我们小孩儿对啥都好奇,他并不理睬鹊巢,而是一胯骑在树杈上,双手紧紧握着长竹竿摘梨子,套着网兜的竹竿末梢绑着一个小树杈,用小树杈对准梨子蒂柄一扭,沉甸甸的梨子就落在了网兜里,在大树底下都听得到网兜里梨子相互碰撞的声音。 非常美文
   我总是稀罕地跟着二爷爷跑,他在树上忙碌,我就站在大树旁边的田间里望着。二爷爷摘梨子的时候很小心,几乎没有意外震落的梨子。也许平时该自然落下的,早就落得差不多了。二爷爷摘着摘着,不知何时,他就会往我站的田间里扔一个梨子。那田间里的红泥巴潮湿,被沉甸甸的梨子砸出了一个坑。我急忙将梨子捡起来,看着梨子上沾的红泥给自己小手上盖的红章,一脸的兴奋。二爷爷的身影被葱茏茂密的树叶遮得严严实实,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树上他所在的位置仍旧在哗啦啦响。像这样的情景延续了很多年。
   山上的果实基本收完了之后,天气渐渐变得寒冷起来。每逢大雪纷飞的时候,老家的火坑里就烧起了熊熊大火,一家人围着灶火取暖,七嘴八舌地聊着天。门旁留着一个烟火色小窗户,由于下雪时并不很冷,加上屋子里热气浓浓,很多时候,小小窗口并没有关,窗外纷纷扬扬的白雪就像下在了一个深不见底的老井里,我就想起了鹊巢,那里面不会有积雪吧?不知道它们的日子过得怎么样了?像我这样的小孩子自然是属猴的,屁股总是坐不住,何况还惦记着喜鹊。家里固然很温暖,外面的世界也很精彩,我和几个小朋友总是往外疯跑。每当我经过大梨树的时候,总是伸长了脖子想看看喜鹊到底怎么样了,它们那里很安静,也许它们都睡熟了吧,有梨树那把大伞给它们遮挡风寒呢。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光阴荏苒,直到我四处闯荡,才离开梨树和喜鹊。每年的开春,我回到家里时,总是看见喜鹊还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原来的那一对,叫声似乎和从前的没有什么两样。这个季节,万物的活跃度自然是最高的。各种花儿竞赛似地开着,清新的空气里散发着醉人的芬芳,喜鹊和其他鸟儿像我父母一样忙个不停,那一声声悦耳婉转的欢鸣此伏彼起,好不热闹啊!
   置身在春天的世界里,我自然是神清气爽。只是二爷爷“走”了,让我有些难过和遗憾。每次,我一走到那棵大树下总会想起他,仿佛他仍然在树上抖抖抖,偶尔扔给我一个梨子。当我从幻觉中回过神来,好像一切都是旧模样。不过现实明显不一样,还是会发现有不小的变化,千年老梨树的茎一根一根从坎下的土壞里露了出来。我猛然被那些变化惊醒时,才发觉那些虬龙似的长茎都有小碗口粗了,却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些茎的露出会给梨树的命运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终于有一天,千年的老梨树轰然倒下了。它倒下的时候,我并不在家。当我从电话里知道这一消息后,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的眼前浮现出了老梨树倒下时那份像烈士一样的悲壮!
   回到家后,我第一时间就是去看那棵老梨树的地方。然而,那里没有梨树的踪影,更别提喜鹊的家了。此后,每逢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的眼前总是晃动着喜鹊的身影,耳朵边似乎总是回响着它们“喳喳”欢快的叫声。往事已往,却仍然令人不胜感慨和惋惜。
   如今,那崖壁上传来喜鹊的声音,我总觉得它们还是原来的那一对。也许它们同样这么认为,见到我,自然是见到了老朋友。它们要将自己的心里话和我倒一倒,那些话或许有对以往快乐的眷恋,或许有对老梨树和二爷爷的祭奠,也或许有无限伤感。忽然,我觉得自己似乎就是一只喜鹊。我和喜鹊曾经一起将生命摆渡,只有我最懂喜鹊的心。那些心事像云烟一样总是在我的心头萦绕,直至悄然入梦,那一声声“喳喳喳”的婉鸣令我柔肠百结。

www.verywen.com


   (编者注:原创首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樊家表伯

下一篇:我的红颜知己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