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功德碑

功德碑

时间 : 2020-02-08 18:49:4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瘦马    点击:Tags标签: 功德碑
(原标题:功德碑)
《功德碑》
  老家的村子立有两块功德碑,一块立在庙内,是为赞助村里修庙人立的,另一块立在村口的水泥路边,是为赞助村里修路人立的。说起来,这两块碑子和我还有些关联。
  那是二十年前的一天,我的小灵通响起,一看是哥打来的,接通一听,竟然是母亲的声音。我大吃一惊,在外那么多年,都是我给母亲打电话,这次她破天荒给我打电话,莫非家里发生什么大事了?我不由得有些紧张,连忙问:“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没有,没有,只是村里要修庙,号召捐钱,这是村子里第一次组织捐款。”母亲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母亲又说,新庙是在老庙的旧址盖的,村里人人都捐了款,她把自己纳鞋底得来的钱都捐了。还说村里一些信佛的妇女自发成立个募捐小组,撂下自家地里的活,三天两头到外面去募捐,数邻村反响最热烈,表示修庙需要木材,看好那棵树砍那棵,一分钱都不用掏,村里在外工作的,指定少不了的。我说,您别急,过两天我就去汇款。我知道,母亲要我捐款,是为我脸上贴金,她生怕我不捐,落人话柄。我是村里第一个提干的,虽然我只是在一个偏远的小岛上工作,但偶尔村里人会当着母亲面夸我吃上公家饭,有出息。这对刚刚脱去“五类分子”帽子的母亲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宽慰。当时,我是母亲的骄傲。 verywen.com
  怕母亲着急,第二天早上,我就到邮局给村里汇了钱。钱汇出后,我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劝慰母亲,年纪大了,不必捐了,实在要捐,你的那份也得由儿女出。母亲说:你工资不高,生活负担挺重,你哥哥他们不愿给你打电话,世上赚钱世上用,人生在世,当花的钱还是要花的,宁可平时自己省点,也不能让人说长道短,修桥铺路,建校修庙是积德的事,用自己的钱方见心诚。
  母亲见的世面比我多,读的古书也比我多,人情世故我更无法和母亲相提并论,她的话,我都很上心。
  村里原先有个大庙,在十里八乡都很出名。庙是为纪念古代村里一个清廉的大官修的。大庙气势恢宏,室内雕梁画栋,装饰得甚是考究。村子离著名的木雕之乡东阳很近,这一带自古能工巧匠就很多。听村里老人说,他们小时候,听他们的爷爷奶奶说,当年修庙时召集很多木雕匠人,匠人们吃住在村,“叮叮当当”干了一年多。

www.verywen.com


  庙柱一过横木,木雕多得就像棕榈树顶结的籽,横木更是木雕匠人大显身手的地方。有怒目圆睁威武霸气的金钢,有形态各异眉目传神的罗汉,有面目可狰奇形怪状的鸟兽……小时候,一到雨天,我就和小伙伴们就到庙里玩,但我不敢多看木雕,生怕看多了晚上睡觉做恶梦。老庙很大,可容纳上千人,文革前期,大队的批斗会就在里面召开。后来破“四旧”,庙里的木雕都被砸得面目全非。再后来,大队要修大礼堂,村里的庙被拆了,庙里的柱子又粗又长,精壮的后生们,把柱子先撬到渠道,从水里运到大队。庙的厢房没拆,改成了生产队的仓库,庙的遗址改建成晒谷场,我就在晒谷场上学会了骑自行车。
  过了一年光景,哥哥来电话说庙修好了,新庙很气派,人气也很旺。自打有了庙,村民便兴起了正月初一到庙里烧香许愿,正月初一天刚蒙蒙亮,村民便抢着到庙里烧香磕头,庙内香火缭绕,庙外鞭炮震天。庙里有善款,从初二到初七,庙里天天演婺剧,看戏人的午饭也是由庙里免费提供的。年轻人则聚在一起赌钱。各家来走动的亲戚也多了起来,因为有了庙,这个只有40来户的小村子,过年一下热闹起来。不起眼的小村竟成了周围善男信女和赌徒神往的地方。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庙修好后,我回过老家。新庙和我记忆中的老庙一般大小,外观比老庙还要壮观些。一入庙内,映入眼帘的一个巨大的塑像,这个雕像就是当年的那个清官;“清官”的旁边有口很大的铜钟,铜钟是由一个外地老板出资几万元钱铸造的;铜钟的边上立有一块二米多高,四十多公分宽的黑底红字的大理石功德碑,碑体油亮油亮的,连碑的棱角都打磨得很光滑,碑上密密麻麻地刻着捐款人的名字和所捐的款额,我费尽眼力,好不容易在功德碑上搜寻到自己的名字;雕像和石碑的后面有一个两百多平方米的大厅,大厅里还有个一个像模像样的戏台;大厅的周围罗列一些大小不一泥塑着漆的佛像。遗憾的是庙内没有一个木雕。木雕是个细活,原先巧夺天工的的雕像,由于工艺过于复杂,现在的师傅已雕刻不出了。据管庙人说,修庙前前后后花了一百多万,为了便于接待云游到此的僧人和香客,还准备用善款在庙的旁边盖一座四上四下的楼房。

非常美文


  又过了几年,我年迈的母亲去世了。和老家有关的大事小情我就跟哥哥商议。一次我跟哥哥闲聊,他说话少了些往日的利索劲。我是个急性子的人,连忙问:“有啥事吗?”哥说,村里要修路,资金政府出一部分,其余的由村民自筹。村委会对这次自筹资金也作了安排,修路募集资金面向两部分人:一是本村的老板;二是在外工作的本村男子,不对其他村民摊派。捐多捐少没有指标,各村子的捐款由村委会统一使用,工程也村委会招标。我忙不迭地说:“这是天大的好事,我马上去汇款,谢谢你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我,若是错过不捐,哪天我踏上回家的路,烧脚心啊。”放下电话,我给村里汇去了一个月工资。钱汇出,我感到特别轻松,离开家乡二十多年了,总算能为村里尽点绵薄之力,我的心头莫名地热热的。那天的朝霞真的很美,美的就像俊俏姑娘脸庞上泛起的红晕。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村子通往村委会的是一条400多米长的机耕路,机耕路是土筑的,一场雨后就泥泞不堪。晴天倒还好,若是有车进村,坑洼处自家填填,车还勉强通行;雨天车若冒冒失失往村里开,一旦陷进去,就苦不堪言。无奈,村里在机耕路中央又铺了些石子,供村民行走,至于车进村那就得看老天爷的脸色了。这路早就该修了,可修水泥路少说得花上几十万,这是村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大概过了半年,路修好了,村支书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说了些很暖心的感谢话,并邀请我回去参加修路捐款人的茶话会,我婉言谢绝了。半月后,我收了到村委会寄给我的一份荣誉证书,捧着红彤彤的镶金荣誉证书,我眼睛有些湿润了,我只为家乡做了一丁点的小事,细心的乡亲们还记得。我一月的工资和修路的费用相比是多么微不足道,当时若是多捐点,该多好啊。
  路修好一年后,我又回了趟老家。从市里到家门口是瓦青色的水泥路。我坐在的士里,叮嘱司机尽量开慢点。从车窗掠过的卡车、小汽车、摩托车、自行车,在我眼里都是那样的可爱,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是那样的可亲,连飘过的汽油味都好似散发出春花般的芬芳。路边的绿化工程刚刚开工,显得有些凌乱。我想再过些时日,绿化搞好了,这路该有多美,生活在这里的乡亲真是幸福啊!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车到村口停下,路边有一块两尺见方的青石碑格外醒目。我凑近一看,碑上赫然刻着“功德碑”三个字,我轻易就在碑上发现了自己的名字和捐款的金额。碑上的字是用红漆描过的,在阳光的映照下,有些熠熠生辉。我的捐款在捐款人中属中等,最多的人捐了好几万。人家一年赚上百万,人比人没法比,各尽各心,有善举便是积德,我宽慰着自己。修路的功德碑远不及庙里功德碑大,捐路数额更无法和修庙捐款相比。但它立在天地之间,与日月星辰遥相呼应,与风霜雨雪一路相伴,这块矮小又有些粗糙的石碑,在我心目中是那样的高大挺拔。
  哥嫂客客气气迎我进家,嫂子给妯娌们打了一通电话,邀请到她们全家来吃晚饭。打完电话,嫂子便锅上一把,锅下一把地张罗起晚饭了。在每个哥哥家,我都吃了一天,因为我难得回家,哥嫂们一家看一家,每顿饭,菜都把桌子摆得满满的。我回家的那几日,一大家子聚在一起,我很是开心。哥嫂都有事,我住了几天便执意要走。回家转转便是一种释怀,住长了,我怕耽误他们做事。

非常美文


  离开村子的那天,我回望着香雾缭绕的大庙,看着眼前这条宽阔的马路,心头的暖意时聚时散。
  有事没事,我常跟老家人电话闲聊。后来我听说,路边的绿化工程搞好了,两边移栽的樟树也长出了新叶,路不但漂亮,而且终年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不过绿化前期工程出了点问题。道路绿化的钱是市政府出的,村委班子在修路时是尽心尽力的,村委班子贡献很大,没有从中捞半点好处,毕竟修路大头的钱都来自原先村民捐款的。做绿化时,公家的钱白捞白不捞,错过这个机会,村里猴年马月还会有这么大的工程。他们虚领多报,贪污不少钱。东窗事发后,村委班子重组,有几个还被判了刑。原先的班子成员跟我年纪不相上下,有一个还是我小学的同班同学,想到他们不能始终如一为村民服务,甚至为私利,不惜以身试法,我不免有些唏嘘。
  这个世上,林林种种的功德碑多得数不胜数,但那些都与我没有半点的瓜葛。我有幸和江南小村的两块功德碑有些关联,闲来想起它们,心里真的有点五味杂陈。 verywen.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总有风景值得梦见

下一篇:除夕的温度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