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农家记事

农家记事

时间 : 2020-02-08 18:49:5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平林漠漠    点击:Tags标签: 农家记事
(原标题:农家记事)

  时令入冬,长夜漫漫。我早早醒来,探视窗外的黎明,星辰还没有完全躲藏起来。不能再睡,睁着两只眼睛发愣。迟迟不想起床,等待着,等待着,终于盼到窗外天光大亮。突然听得外面传来一阵三轮车的噗噗响声,并且在近处停了下来。
  “起来啊!”门外有人吆喝一声,听声音似曾相识,一时辨别不清是谁。我爬起穿衣,走到户外,看见村民小来宝来我家装厕所便池。他的三轮车上装载着少许没有加水的黄沙和水泥,还有几个便池,以及塑料管和做活儿的器械。
  小来宝拿了一把地缆线给我,我插在自己家插线盒子里。尔后一边理好电揽,回到他的面前。他试了试手中的电镐,电镐啪啪啪啪在石块上敲打起来,这说明电镐通上电源了。
  昨天傍晚,村干部已经派来抓泥机,将厕所后面的三个作为化粪池的坑塘挖完,并将三个大水泥管丢进了坑塘。小来宝来到这里,只要将坐便器安放妥当,接上三连通,再用水泥砂浆封闭一下,就算大功告成。 copyright verywen.com
  原来我家厕所的蹲位有点偏高,小来宝挥动电镐,用去一支烟的功夫,下挖一些,深度刚刚好。待到清理完刚被打起来的碎砖渣,他拿来一个坐便器,准备安装。
  我说:“你继续把另一个蹲位打完,再一起安装吧!”
  “村里每一户只批准安装一个。”小来宝说,“假如你家男女厕所都装,请你份外再拿出七十元钱,才能给你安装。绝不准搞特殊。”
  喔,却原来还有这样的规定,男女两个坐便器,只能够安装一个。我拿起手机,与去虚沟女儿家的妻子通了电话,说明道理与原委,我转告小来宝说:“你在这儿干着吧,我去街上,买一个更好些的坐便器来,给你帮助装上。”
  小来宝当即就为难地拒绝说:“这不行!工钱不好算,我不能装。再说,我们村绝大多数人家都是装一个坐便器,你家为什么要搞特殊呢?”他再一次强调不装坐第二个便器的原因,“再者,你家这厕所上盖高度恐怕有些矮了,这边的坐便器假如要装,其蹲位必然要提高十公分……你家的孩子又常年不在家,一个坐便器不是很好么?”他说的头头是道,我只好作罢。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和小来宝是庄邻,老熟人。我帮助他把车上的黄沙水泥卸了一些下来,加了一点水,准备将水泥管底部封闭死,以防漏水。便拿起铁锨,端了几锨水泥砂浆,小来宝客气地夺下我手里的铁锨,说:“沙灰千万不能用的太多,我只拉了这么一点点,够三家厕所用。你抓紧时间去家做饭吃吧,这点活儿何劳你动手呢?”
  恭敬不如从命,等我匆忙地吃完早饭,他已经将一个坐便器装完,通向化粪池的塑料管已经接完,化粪池上的水泥板已经盖好。完了后,小来宝收去电线,又赶赴另一家农户去了。
  不等我拿起手机,妻子打来电话问我:“四面邻居还有谁家不同意改造厕所?”
  我告诉妻子:“还有一路之隔的小舅母家,老人家怎么也不同意,想不通。早晚还是要改造的。噢,对了,我们家的坐便器已经装完了。”
  我汇报只装一个坐便器,妻子暂且接受了这个现实。临了,她背地里批评小舅母说:“假如上级专门派人替村干部家单独修建厕所,小舅母她会唱反调的,她会评说干部得手唯财。” copyright verywen.com
  妻子带着外孙女去城里打完防疫,两天后回到家里。
  又是一个霜花灿烂的早晨,我醒来睡在铺上,听见路上有抓土机的轰鸣声,急忙爬起来。抓土机在小舅母家的屋山头路上停了下来,暂且熄了火。小舅母依旧不同意村干部为她家改造厕所。村干部再次强调,不要她家一分钱,小舅母说,不要钱也不稀罕。负责改造厕所的施工人员,用三轮车拉来了一个崭新明亮的铁皮房子,作为临时厕所。接着,村干部和施工人员把铁皮房子卸了下来。
  村支书钱义中磨破了嘴皮,做着小舅母的思想工作。小舅母铁了心肠,小脚老嫚跳井,坚决到底,不允许改造她家那座漏出许多窟窿,而且只有半人高的厕所。她听不进那些软绵绵的大道理,口里喷着唾沫星儿问钱义中:“你为什么硬逼我们家改造厕所?”
  钱义中说:“改造厕所这一举措是全国农村每一位农民的责任,也是改善人们生活质量的一件大事。国家要让广大农民从几千年的陈腐污朽中解放出来,你为什么跟自己过意不去呢?”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你难得管好自家的事情就行了。”小舅母转弯抹角地转换了话题,抠钱支书的疮疤说,“你的妻子生下儿女一大趟,她却离你而去了!”
  “人向高处走,水向低处流,白鸽思想旺处飞。”钱义中顾不得掩饰自己的短处说。“她出去打工,跟外省一个老头子跑了,这是人身自由。夫妻分道扬镳,我阻挡不了。”他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向开车的司机丢了眼色,驾驶员发响了抓泥机,正在犹豫不决之际,钱义中举腿数步,岔过路边的水沟,抬起手臂,毫不客气地推翻了小舅母家的厕所。
  小舅母没有做出任何反抗,无动于衷地说:“我不想看见你们为我拉来的小房子,它与土地庙一模一样!”说完,挎起竹篮,气狠狠地赶集去了。
  风波平息下来,妻子对我说:“我想把我们家厕所里面再装上一个坐便器,你想一想,逢年过节,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一大趟,一个坐便器哪里能行?还是再装上一个吧!”她走出去,让我替她照看外孙女儿。妻子出去一会儿,她就面带春风地回来了。 非常美文
  原来,村里已经答应我们家再装上一个坐便器。就在刚才,妻子刚走到路上,看见孩子的三姑爷,是他带人改造厕所的。是亲三分向,她提出了要求,三姑爷一口答应了。谁知县官不如现管,负责施工的老韩不同意,他是害怕钱支书的批评。这怎么办呢?妻子心里盘算着,暗暗举起棋子,对朝老韩将了一军:“不装就不装吧,等到上级下来检查,我就把我家的厕所揭开来,给上面领导看看!”说着就往回走。老韩一听,忙忙招呼说:“那就给你家装一个吧!”
  今日来安装坐便器的泥瓦工,听口音是西北侉子,年纪在五十到六十之间。我拿出一包黄山烟,给他抽,他推辞了一会儿,说自己身上有烟,只有休息时,偶尔才抽一支相思烟。他出于礼貌地接烟在手,含在口中点燃,一边吸烟,一边用铁锨抄拌沙灰。
  我捞话说:“听老弟的话音,是西北人士?”

verywen.com


  他说:“家在羽山前怀,株州村的,你去过吗?”
  “去过的,几十年前,去扒石安河,我就住在株洲村。”
  “那时,我家住了你们村的一个生产队,时光会冲去大部分记忆。我隐隐约约记得有一个姓王的队长。我当时也上河工,难得回家看一眼,别的人就不记得了。“
  “那个姓王的队长,他是我的老长辈。这么说来,我们当年就住在你家了。”
  “王后队长他还好么?”
  “二十年前,他就作古了。”我竭力搜索记忆说,“我隐约记得你们那个村子里,姓朱是大户,那你莫非姓朱了?”
  他点头默认,“从前我是小朱,现在是老朱。”他接下来与我拉家常说:“家中还种几亩地?”
  我告诉他:“始终种植人口田,半岭半湖,一共七八亩地,湖地水源比较充足,岭地靠天吃饭。没有农家肥,连年施用化肥过量,全指望化肥当家,造成土地板结,土壤恶化药害严重,小麦,水稻生病的年份常有,玉米满地皆是矮老头那样的秧杆,不挂柺。”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各地农村情况差不多……”老朱向我简单介绍他们那里的农村现状:“前年,所幸一个女大学生村官来到我们村,她还好,能够不折不扣地执行党的政策,农村厕所改造比你们这儿早了一年。有许多不畏劳苦的农户,把化粪池里的肥水浇到了自己家的地里,立竿见影,当年粮食产量就获得了猛增。为此,乡政府专门派了一辆大罐车,为缺乏劳动力的农户提供服务……我把话扯远了。”他扔掉烟蒂,书归正传,“可是话又说回来,这项工作看似简单,真正做起来,是要拿出描花绣朵的功夫的,否则,还不如不做!其责任心各不相同,不是人人都能够做好的!”他甩掉棉衣,揭去化粪池上的几个水泥盖,手指几个化粪池之间的疏通管道,说,“你看这几个化粪池之间的疏水管道,与水泥管的夹缝间,没有用砂浆堵死,闪出来许多小洞与空隙,还在透亮,粪水到时间全跑到池子外面去了,怎么能够达到化粪的效果?” www.verywen.com
  他在清理三通管道的位置上,发现了一块坚韧如铁的青沙石头,假如不把它铲除,三通就放不下去。我正在为他担心,怕他啃不动这块硬石头。只见老朱不慌不忙,从他的三轮车箱塑料袋里,拖出一个大电镐,双手抱在怀里。低下头,啪啪啪一会儿功夫,就将哪块顽石镐碎了,随即用手刨出碎石片,将沟槽里的泥石清理完毕。接着,他又拿出钢锯,用尺子量好规矩,放好了三通,这才用水泥砂浆一段一段地浇铸起来。遇到别扭难以操作的地方,他就用巴掌,用手指头,将那些漏洞严严实实地堵好,这才放心。
  大功告成,我端来一盆刚从井里打上来的温乎水,让他洗去手上的砂灰。老朱点燃一支烟,俨然像一位艺术家审视自己的作品那样动容认真,将自己做完的活儿从头至尾检查一遍。之后,他手指着我家的稻草堆,关照我说:“等到水泥浆干了的时候,多抱点稻草盖几天,让它老浆。这样,才能够确保质量第一。别忘记,夜间霜露浓重……”他一边说着,一边朝三轮车上收拾东西。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从烟盒里抽出两支烟,先让他在嘴里含上一支,说,“再来烧支香吧!要想好,大敬小。”
  他抢先一步,阻止我掏出打火机,坚决地用自己的打火机,先将我嘴里的烟点燃了。然后,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交给我,说:“请你收好它,我明年春天,还在你们镇上做活。你家的厕所在使用过程中,假如遇到什么问题,打一个电话给我好了。”
  “喔!”我点头应充,猜测着说:“老弟干这份差事不是一年了吧?”
  “是的,这几年我干了三个乡镇。”他承认着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手艺人不能把自己的名声坏了。”
  他抄起摇把,一转圈摇响马达,开走了三轮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缱绻的青春时光

下一篇:元宵夜之梦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