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人生几何:咣啷咣啷

人生几何:咣啷咣啷

时间 : 2020-03-07 09:27:4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河蚌赌徒    点击:Tags标签: 人生几何:咣啷咣啷
(原标题:人生几何:咣啷咣啷)

  午餐
  周三早上七点半,我就出发去上班了,然后十点五十从单位回家。午餐已经在桌上,天天正在啃着一块没什么肉的排骨,这孩子是一点肉都不舍得放弃。我看了看他面前的桌面,还好,没掉多少米粒。看样子是叶子提醒过他了,不提醒,他仍然会搞得杯盘狼藉。“爸爸回来了。”他笑着冲我打招呼,满眼的惊喜。“天天真棒,一点米粒都没吃到外面。”我边夸他,边把外套、口罩和手套都放在阳台上。用肥皂洗手,又擦了把脸,盛饭开吃,主要就是吃蔬菜。桌子上不缺肉菜,红烧排骨很诱人,但我没碰。喜欢当然是喜欢的,但更愿意留给爱吃它的叶子和天天,再说了,我最近正在减肥。好吧,失败太多次了,我这次都没敢树立什么目标给自己,减得很佛系。天天开心地跟我说话,他没想到我中午就回来了,然后被外婆给打断了,让他赶紧吃完去漱口。

www.verywen.com


  
  我病了吗
  吃过饭,叶子拿出天天的医保卡等物件儿,又拿了一瓶矿泉水和一小瓶酒精喷雾对我说:“这些放你包里吧,我就不拿包了。”天天在边上看着我们忙活,问我:“爸爸,我们要去医院吗?我病了吗?”我心里一阵酸楚,笑着说:“是去医院看看,如果医生说没病,我们就回来,如果有病,就拿点药吃。”他又问我:“如果病得轻,就吃药,病得重呢?”我说:“不会的,不会重,如果重就多拿点药。”他点点头说:“如果更重,就要打针是吗?”我摸摸他的头说:“嗯,是的,不过天天肯定不用打针。”叶子带着天天走楼梯下去,我说:“我坐电梯了,反正我也是坐电梯上来的。”从单位走回家要半小时,有点累,不想走了。从楼道里传来天天的声音:“爸爸懒,是吗?”
  
  去医院
  阳光明媚,中午的公交车上没什么人,叶子负责刷卡,我负责牵着天天。“什么都不要碰,不要摸。”我提醒他:“也别说话,否则口罩湿了,就不舒服了。”叶子特意给他挑了个那种凸起来的口罩,呼吸会更舒服一些。天天很乖,他就安静坐在那儿。车窗都开着,上面贴着醒目的“禁止关闭”的标志。风很大,有点冷,我起身把它关小。“一会儿,你们提前两站下,在南方商城那里等会儿。”叶子跟我说:“我先去刷卡办手续,估计下午要1点多上班。”我知道她是担心医院那边不安全,就回她:“没事儿,我们一起去吧,我带着他在外面转转,先不进医院。南方商城那边人也多,不见得安全。”叶子默许了,没再多说。到站下车,她直奔门诊,我带着天天在马路边一个小区封闭的门口晒太阳,给他讲故事,主角还是他和小狐狸。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再也不
  不到十分钟,收到叶子电话,喊我们过去。原来她被堵在医院门口了,所有看病的孩子和家长要进医院,都要扫码。于是带天天去扫码证明自己健康,一边办手续,一边小心地让天天远离同在扫码的那几位家长。其实没几个人,平时熙熙攘攘的门诊大楼里空荡荡的,护士比病人和家属都多。我拉着天天站在没人的地方,等着叶子去挂号。“我挂了两个,眼科和神经内科。”她跟我说。“挺好。”我回,然后带天天上楼。先去看“抽动症”的神经内科,大夫人很好,基本判断是,但说不严重,还是让去抽血和预约脑电图才能确诊。抽血跟眼科都在二楼,天天明显紧张,他不断跟我说话:“爸爸,这是最后一次抽血是吗?”我说:“是的,今年就这一次。”前面有一个小女孩在抽血,很安静,但天天开始往后缩。我抱住他,他拼命躲,叶子过来安抚,天天嚷道:“你上次就说是最后一次了。”叶子解释说:“那是去年了。”最终还是按住抽血了,嚎哭地跟杀猪一样。 www.verywen.com
  
  我害怕
  眼科那边倒是有三个孩子排我们前面,等了一会儿才轮到。想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下,叶子提醒说:“不是带喷雾了吗?你先喷一下。”拿出酒精喷雾喷了一通,带着天天坐下。眼科的结论是“过敏性结膜炎”,也安排了一通检查。天天不喜好那些仪器,勉强配合着做,直到那个测眼压的机器,因为要往眼睛里吹气,他几次都躲闪了。我和叶子劝了很久,威逼利诱都没用,最后不得不放弃。“我害怕。”他委屈地说。我抱起他说:“没事儿,不做了。”他趴在我肩膀上问:“妈妈生气了吗?”我笑着说:“没有,我们爱天天,不生气。”医生开了眼药水,让回去滴。眼科的确诊,加上抽血化验结果的正常,让叶子有了新的希望,她觉得那就不是抽动症了。“你就总是太悲观了。”她对我说。“先滴滴看吧。”我回:“好了当然更好。脑电图可以晚点再约。”有趣的是,明明是看抽动症和眼科,血常规还给测了肺炎,估计是疫情期间都要测吧。 verywen.com
  
  咣啷咣啷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天天心情明显好了很多,很活泼,我不得不一次次提醒他安静。他安静了一会儿,又开始摇头晃脑地唱:“咣啷,咣啷。”我从他含糊的唱腔里猜到他是在唱《狂浪》,打开手机搜出来给他看了看歌词,他照着唱了两句,又开始“咣啷”起来。回家,叶子给他滴眼药水,哄着他安静躺下,四五次后总算滴好了。岳母烧好了晚饭,吃完,我陪天天学习和玩游戏,叶子洗了澡躺床上对着电脑。我尽量少让天天做一些视觉训练的题,而只是练习听力和动手能力。做听力题目时,我让他眼睛闭上,读两个句子,让他找出不同,或者让他重复一遍。他在闭上眼睛听我讲故事的时候,我又看到他的嘴角偶尔抽一下。
  
  不会了
  一个多小时后,天天洗澡,我跟叶子聊天。“今天医生说什么你记住了吗?”叶子开口的语气就不对。我说了几件,果然,她提醒我说:“医生说了买护目镜,你们实验室不是有吗?什么品牌的好?”我回她:“我又不在实验室,哪儿知道,我可以问问。”然后,自然她就又是一通抱怨,无非是说我不上心,诸如谁谁的父亲陪着孩子骑自行车,而我只喜欢抱着天天坐沙发上。我听着,没解释。事实上,我在脚骨折的几个月前,每天晚饭后都陪天天骑自行车,并且组织他和小朋友玩各种游戏。当然,我也不会去针锋相对说她成天对着手机和电脑。天天的事儿,她心里压力大,不舒服,不拿我撒气,要么憋坏她自己,要么撒到天天和岳母身上。以前的我,会跟她吵起来,觉得她无理取闹,如今,不会了,她活得也不容易。

verywen.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小妹

下一篇: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