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二三月记忆

二三月记忆

时间 : 2020-03-08 11:57:2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白鹿放歌    点击:Tags标签: 二三月记忆
(原标题:二三月记忆)

  宅在家里的滋味是不好受的,尤其从整个正月到如今的二月,人在市区,却心念着家乡。在我的记忆里,家乡的二三月是最让人难熬的,尤其是那吃不饱的年代更让人刻在心里。
  生在原上的我,自小就受到原上条件的限制和影响。原上是爱干旱的,地里庄稼产的粮食往往是难耐到夏收的,好多人家到了二三月间就粮食告急了,不得不精打细算、节省着过这难熬的两个月。小时候的我家,和队里好多人家一样,家里的麦子老是吃紧,实在搞不下去了,都有过借人家麦子接济的日子。我能清晰地记起,到了二三月间,早上包谷糁稀饭,能吃的馍也是包谷面馍,中午嘛,不是包谷糁面就是稀稀的汤面,面条当然少了,晚上也不做饭,能有包谷面馍吃都很不错了。在我的记忆里,二三月间常常是饿着肚子的,有时候,把人饿的在村里打转转,往大人要馍吃,常常得到的回答便是:顺墙摸去。 非常美文
  二三月间,白天的时间也长,原上地里其实也没啥农活可干,村里闲的人就多些。原上人把二三月叫“ersaiyue”的,我也觉得挺形象,挺有意思的,日头晒着,大有无所事事之感。记着八十年初那会,原上人的生活比在队里那会要一些了。那时候,村里绝大多数人还是不出外打工的,街道上往往聚集着闲聊的人们,逢到村里谁家盖房,那就热闹了。在我的意识里,原上人把盖房看得很重的,连我都知道“人一辈子都要盖一次房”这话的道理。正月里,原上人是要耍热闹的,耍社火、唱大戏更是少不了的,往往要到正月底才结束。当然了,也有人家趁着正月间开始盖房的,不过那还是少数。到了二月,原上盖房的人家就多了起来,村里前来帮忙的乡党也是不请自来的。
  在我记忆里,原上早些时候盖房砌墙基本上用的都是人打的胡基,只有那胡基墙的外面才有可能包上一次土窑里烧的浅蓝色的方砖,那也只是一两面外墙而已。至于房子的结构嘛,则是清一色的木架结构,房子有大有小,三间大瓦房的居多,还有的就是那厦房,往往盖的是二间,作为偏房的居多。而到了土地承包到户之后,原上人虽然盖的还是木结构的房子,好多人家已变成了一砖到顶的砖木结构的房子了,而且一年比一年多,打胡基这门手艺活也就慢慢消失了。 非常美文
  二三月间,原上盖房子的人家多,前来帮忙的乡亲也就多。那时候,盖一座房子,从打地基到整座房子盖起,一月左右的时间是有的,主家除请来的匠人外,所需的小工等都是村里乡党来承担的。村里的乡党,只要家里男劳力闲着,就会前去帮忙的,反正在盖房的现场每天都保持着一定的劳力的,可以说,有些人是一脚踏到底的。那时候,村里乡党帮忙是没有工钱的,主人家会用拆了的散香烟招待大家,喝水、喝茶当然也是必不可少的。至今让我忘不了的是,那时候乡亲们的打夯,众人围成一圈,每个人都用两只手一前一后拉着拴在石头夯上的大绳,在一手攥着石夯上的木柄,嘴里喊着嘹亮、振奋人心的号子,指挥着众人一起打夯,可以说,喊号子的人就是指挥者,就是众人心中的灵魂,那震天的号子声,是一呼一应的,指挥者喊上句,众人接下句,就连那上下动着的石夯也是很有节奏、很有规律的,仿佛就像那优美的音乐一样动听。此时候,众人嘴里的号子是随着指挥者而变化的,那才是乡间人最淳朴、最纯真、最接地气的呼喊和心声。那号子是可以随意发挥的,有时候,竟然把谁家媳妇给编了进去,众人响应着,把人逗得哈哈大笑,乡间人的智慧也得到了很大的发挥。我最忘不了的是那“独木夯,嗨哟,嗨哟‧‧‧‧‧‧”的号子,就是到现在,我都能想起那时候众人打夯的情景来,那真是“众人齐,泰山移,”只是那动人的号子,怎么也不能清晰地全记下来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那时候,只要前来帮忙的乡亲,都是要听从匠人吩咐和安排的。盖房嘛,当然是要有分工的,每个匠人,尤其是瓦工,都是离不开小工的,往往是一二个小工供一个瓦工,瓦工手艺好的、干活快的,小工供起来就吃力,就需要多来人手。要说盖房的匠人,在乡间其实是全能的,不光会瓦工,还要精通木工,房子的木架构及大小、尺寸,所需要的椽和檩是要心中有数的,不像当今的匠人分得那么细。农村匠人就得要全能的,就得是一人顶几个人用的。你还别说,我十多岁以后,在这漫长的二三月间,我还真的去给人家帮忙了,我出不了大力,搬搬胡基、搬搬砖还是可以的。在大人们看来,上学的学生是可有可无,甚至不需要的,可我们那群孩子,那时候,好些人都去了,因为自小就有干活的习惯,才不怕出力呢。那时候,虽然帮忙的乡党是不给工钱的,可到了主人家上梁这天,可是要款待乡党的,自然少不了一顿美餐的。我记着那时候,最想吃的就是主人家蒸的白馍了,逢到有炸油饼的人家,当然心里更是喜欢和高兴了。说句老实话,那时候,的确把人饿美了,能吃到白馍的日子少得可怜,能混到主人家这顿款待,不去才怪呢,话虽这样说,真正去的次数还真有限,毕竟还得上学呢。 非常美文
  原上的二三月是漫长的,锄草往往也成了家里女人干的事。原上是靠小麦的,玉米则是靠天的,那是靠不住的,所以那时候原上人就闲多了,受穷也是能想象得到的。我的童年乃至少年,虽然是见惯了原上人的困苦,可原上人还是很值得敬仰的,那个经济没有开放的时期,有本事使不上,谁都没办法的。二三月间,凡是村里有盖房的人家,乡党都是要去帮忙的,那是不需要动员的,家里的女人往往也是闲不住的,主人家里也是少不了女人帮忙的。社会是向前发展的,原上人也出外谋生了,做生意的做生意,打工的打工,原上人的日子好过了。原上人家盖房也就给乡党管饭了,好多人家开始包给工程队,村里有人当小工,也就有了工钱。再到如今,全是砖结构的平房、楼房,大多都是包了出去,到了上楼板的时候,美美地款待一下乡党,也就算乡党把忙帮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时下正值二三月间,原上虽有着盖房子的人家,我心里早已寻不到那时候众乡亲打夯的那种感觉了。宅在家里的我,身体的不便是不适合回原上的。想着原上二三月间的旧事,我心里是深有着感触的,也是有着感慨和念想的、念想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如樱般美丽

下一篇:烟火味里的春色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