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蛇患

蛇患

时间 : 2020-03-08 11:57:31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滴水世界    点击:Tags标签: 蛇患
(原标题:蛇患)
初次参加工作,我被分配到了一个海边小镇的财政所。小镇是由相邻两个乡新合并成立,乡政府大院也是新建成的,位置取中,座落在原来两个乡镇交界处的一片滩涂里。作为职能部门,我们是第一批入驻新政府大院的人。
   刚到大院时,我便被这里的风景吸引了。院里南北两排新落成的平房,当时正值初春,站在院子的高处,往北望去,是相连的一座座飘着炊烟的村庄,连绵起伏的人间烟火;而南面,是一望无际的海边湿地,极目远眺,可以看见远方海岸线旁郁郁葱葱的树林。
  这个季节里,湿地上满眼是去年长成的半人高的芦苇和一人多高的蒲草。地面上有刚冒头的绿色苇子嫩芽在生机盎然、跃跃欲试地生长。嫩绿和枯黄那样对立又和谐地相依着。我在这美里惊叹又着迷着。心想哪天非要在这湿地里跑到累趴下为止。
  这样的憧憬一直持续到了夏天也未成行,原因是湿地是原生态的湿地,上边遍布大大小小的水洼,根本无路可行。我的喜欢便真是单相思了。而就在这时,我和蛇猝不及防地相遇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是一个阳光大好的午后,吃饱喝足的我拿着一本书坐在办公桌后犯困。迷迷糊糊间听见门缝下窸窸窣窣的声响,扭头看时,一条红绿相间的大蛇已爬进门里大半。当时我惊得困意全无,一下就窜到办公桌上了。我想,用时肯定四分之一秒都不到。蛇可能也被惊到了,停在原地。我猜想,它来自南面那片美丽的湿地,可能是中午天太热,蛇寻寻觅觅找到这阴凉之地,打算进来避暑的。不曾想撞见我这"美女",还不是蛇。着实也吃惊不小。
  我与蛇一个桌上一个桌下地对望着。它仰起头,吐着信子嘶嘶地探寻着。我从书上知道蛇的视力极不好,是看不清东西的。它是在用信子感应着,很快它可能就感知到了我恐惧的磁场。因为它开始继续了它的避暑之旅。我的心哆嗦着,不敢看它,又不敢不看它,因为怕一闭眼,一睁眼,它就不知爬到哪里去了。里间就是我住宿的地方,我庆幸自己刚才没去里间午睡。想想正梦周公之际,一条大蛇游到我床头,痴情地看着我入眠。岂是一句崩溃能形容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这是一条全身大部分绿色的蛇,隐隐有红色的条纹、黑色的斑点。长度约一尺半或二尺?脖子有一圈红色,蛇可能感觉到我对它的关注和战战兢兢欣赏。很惬意地在屋子中间的空地上游走着。就这样,它游览过屋内所有的椅子腿,桌子边。我数清了它身上所有的斑点。还好,它没有觊觎我的里屋。可能因为我在外间对它太含情脉脉了。
   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蛇意兴阑珊、心满意足地结束了它的避暑之旅。扭动着它的腰肢从门缝儿里爬走了。这时我才惊觉原来我一直都蹲在桌子上,保持一个姿势从未动过。老半天也站不起身,因为腿麻了。
  有了与蛇的初遇,晚上不敢再住宿。好在离家二十多里,不算太遥远,每天开始骑车跑家。可中午还是不能回去,自己一狠心一咬牙。只能忍忍了。 
   每次吃完午饭,我依然习惯站在窗前欣赏那片湿地,眺望湿地上婀娜着的水草和尽头的丛林,自从与蛇邂逅,我觉得那片景色多了很多不能言说的神秘和让人颤栗的新奇。蛇的王国,每天不知正在上演怎样的故事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要说蛇与我的相遇是一部国产言情剧的话,我以为初遇就算是剧情高潮部分了,可对于蛇来说,只是 一见钟情的开始。从此,每隔几天,总会有蛇来造访我办公室。有时单独,有时结伴。有时是绿色,有时是灰色,有时是黑灰,有时是红灰,有时还会黄红相间。每次蛇来,我便把桌子当成避难所。起初只蹲着,后来敢坐着欣赏蛇的风采。就在那时,我见识了蛇家族种类的繁多,慨叹它们颜色与花纹的多样和巧夺天工。
  为了拒绝它们的闯入,我绞尽脑汁想了各种方法。门口洒烟灰、门下塞纸团、就差涂辣椒水了,可这依然阻止不了蛇探视我的热情。
  后来,随着各个部门相继搬入新址,我的同事渐渐多起来。蛇的逐家逐户登门造访让大家都经历了从猝不及防到慢慢适应,也让我们有了共同探讨的话题。随着恐惧感渐渐消减,中午,我大部分时间不再蹲守阵地严防死守。而是去别的屋里聊天。谁知道就是这样的放松,让我与蛇有了一次最近距离地接触,险些吓掉我半条命。 www.verywen.com
  那是一个下午,我和现金会计正坐在桌子对面整理账簿,我就总听着桌子旁边的缝隙里有纸片悉悉索索地响。起先,并没在意,以为是壁虎作乱。也因为对面有人而少了防备。可半个小时后响声依然不绝,我好奇就往旁边俯身看去,这一看,魂魄差点儿没惊掉一大半儿。只见一条黑灰的大蛇正在几张废纸间游走爬行。当时距我只在咫尺。我“嗷”地一声,从椅子上就跳出去了。毫不夸张地说,绝对是火箭上天的速度。现金会计被我这一声鬼叫吓得不轻。以为我发癔症了。
  颤声说:“咋了?”
  我说不出话,只管哆嗦着去指桌缝儿。我猜,其实这时被我吓到的不光他,还有那条蛇。只见它从桌缝儿爬出后,也好像忘记了逃走。把头抬离地面足有半尺,冲我嘶嘶地吐着信子发泄不满。这该是我见过的最长的一条蛇了。足有一米长,毫不夸张。我呢,当然好不示弱地回身驾轻就熟地跳上了桌子。留下惊魂未定的现金会计大叔去收拾它。现金会计大叔隔天午饭和别人聊天说起我的鬼样子。大家笑得都没吃好饭。 www.verywen.com
  我不服地辩解:“我以为蛇都是逛逛就走啦,谁知道还带留下午睡的。”
  那段时间,蛇的故事成了我们政府大院的一大趣事,每天都有新鲜情节,最有意思的有两件,一件是司法所老李去如厕,正站在茅坑边解腰带的空隙,一条蛇从茅坑里窜出来,从他两腿间爬走了。吓得他好悬没尿了裤子。回来后大家都笑他下次去厕所应该带上司法执法证,必要时要带武器。
  还有一件就是人大主席刘叔一次晚上值班。正好赶上停电,他摸黑上床后,总觉得被窝里凉嗖嗖的。起来打开手电一掀被子。一条蛇正趴在他被窝里。第二天,大家知道后,都说肯定是美女蛇看上老刘了,要以身相许。我们嘻嘻哈哈了好些日子。
  后来,随着工作的调动。几年后,我离开了那个小镇,进了城市工作,与蛇彻底没有了交集。中午,新单位有安静宽敞的宿舍让我尽情安睡。可在许多静谧的午后,我总会不经意想起那个小镇,想起那些与蛇相伴的日子。也许经历了许多看不见的暗箭伤人,有了许多不能言说的恐惧后。我更喜欢蛇带给我明目张胆的“恐吓”和我那光明正大的惧怕…… verywen.com
  
  (江山首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居家的日子

下一篇:汤豆花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