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会做爬犁的王德山

会做爬犁的王德山

时间 : 2020-10-16 18:11:1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孤独小男孩    点击:Tags标签: 会做爬犁的王德山
(原标题:会做爬犁的王德山)

  一
  愚笨为一个人所特有,是不容易改变的。用常说的一句话来形容,脑袋缺根弦儿,就很恰如其分。王德山就是这么个人,说傻不傻,说苶不苶,瞪着大眼珠子,转动的挺灵活,可就是脑子转得太慢,让人看去就是一个十足的傻子。他平时不轻易开口说话,只要一说话就是小胡同赶猪,直来直去。他一天天不说话,也是因为他的猪实在是不多。
  愚笨让他如同一根棒槌一样,只会撸木杠子出大力,别的什么都不会。他爹看见他这个笨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笨让人不敢承认,是随了谁。当爹的可不笨,他可是远近闻名的木匠啊!他真想把自己的全套手艺都传授给儿子,可是这么笨的人,他也得学的会啊!此时他正在制作一张牛爬犁呢,就让他学一学。他希望把儿子的大脑开发一下,不能光长草,不长粮食。
  爬犁做完了,问他都看到了什么?他摇头。当爹的脸一沉,抬腿就是一脚,踢了他一趔趄。当爹的说,“好好看着,我再做一遍,要是还不会,我还踢你!”
dedecms.com

  王德山耷拉着脑袋,跟个瘟鸡似的提不起精神。这一脚,一点儿都不虚,实实在在的,他已经习惯了,从小到大,挨了多少脚,已经数不清。每次挨一脚,能给他带来短暂的清醒,只是不过两分钟,他又会糊涂起来。
  爹虎着脸,恶狠狠地盯着他,这副懒洋洋没睡醒的熊样子,让爹的火气更旺了,那脚便此起彼伏地踢起来。王德山彻底清醒了,他诚惶诚恐地看着爹,连连点头,实在不敢再笨了。
  “德山啊德山,你真是个木头啊!我就不信,你这块木头做不成家具!”天哪!爹这回真的发狠了,他要是不加脚踢,把他的斧子凿子拿出来,给自己招呼上,可就惨了。他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爹说的每一条要领,都死记硬背地记住。
  为了让儿子学一门手艺,当爹的可下了功夫,要让这块榆木脑袋开窍,恨不能手把手去教了。终于有一天,第一张爬犁在王德山的手中完成,当爹的不去评价爬犁的好坏,只是让他自己去把牛套上试一试。

内容来自dedecms


  爬犁套到牛身上,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呢?牛肚子大,有点撑牛肚子。牛腿长,迈开腿就要碰爬犁棚子。不用爹说,自己都看明白了,爬犁这是做小了。每条牛的大小不一样,所做的爬犁大小也是不一样。就好像一个人的高矮,胖瘦不一样,做出的衣服也不一样。当爹的在这个时候才说话,一下子把这颗种子播种进儿子的心田。这时候,爹开始了全面的教程,从如何选择爬犁杆子开始教起,到一张爬犁的制作完成,全部教程都按部就班,有声有色。这样的教导初见成效,就好像点到了脑子里的一个小开关,让那个黑暗的小空间,瞬间被一盏灯照亮了。
  经过反反复复的磨练,这个榆木脑袋终于把制作爬犁的各项程序都掌握了,并且越来越精熟。
  
  二
  王德山跟着爹学习制作牛爬犁,当爹的有着另一层深意。这门手艺说不上能对他以后的人生有什么用途,最简单的是可以开发他的头脑,给这浆糊一样的脑子,注入一些活力。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制作爬犁,算是一门技艺吗?还值得去商榷。这东西不是什么紧俏货,得有个行市才行。山里人家基本都养条牛,春天种地,余下的时间就是上山捡柴禾。牛好的可以去跟人家冬采,倒木头也不少挣。一般人家有一张爬犁可以用上几年,是非常节省的。不过,有这么一年,大雪飘了一层又一层,哪一层都不薄,给林场的生产任务带来了巨大的困难。有个林班在山顶上,好几千立方米木材,瞪眼就下不来。山高坡陡是一方面,大雪所制造出的难度是,不管是什么,从坡上下来,都是不由自主地滑下来。速度太快,控制不住。于是,一张张牛爬犁都被撞得四分五裂,一条条牛被撞得遍体鳞伤。人还好,没出什么大事,却受不了这份刺激,没有心脏病的都吓出了心脏病。
  这座高山是必须要征服的。一轮轮冲锋在山下有序地组织着,接下来又是一轮惨烈的碰撞,结果相同,只是这条路上又多了些破碎爬犁的残骸。 内容来自dedecms
  爬犁告急!承包这个林班的李把头可是什么风浪都见过,此时也没有了主张。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去调兵遣将。王德山是在这个时候应召到山场来的,都知道他愚笨,可是,他会制作爬犁的手艺是别人所没有的。原本是要请他爹的,可是人家有工作走不开,就把他搬来了,多少有些有病乱投医的味道。李把头想的是,好就用,不好就不用,也不妨碍什么,万一真的好用呢?
  让他来山场的任务就是制作爬犁。那座高山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那么这一张张爬犁就是一发发摧毁堡垒的炮弹。王德山一声不吭地执行李把头的命令,去山上寻找可以制作爬犁的材料。这些材料就是可以制作爬犁的树木,不是很粗,胸径十几厘米。树种有限制,只能是柞木,色木以及桦木,别的树种也有制作的,却不如以上三种的木质稳定性强。
  王德山上了山坡就看中一棵桦树。我们这里的桦树有三种,能够制作爬犁的却只有一种,只有枫桦这一种。这种桦树在山里很普遍,能够成为制作爬犁材料的却不多。他转来转去,再没有找到第二棵,他只能把这棵树挖出来。制作爬犁要带树根,这样会更硬实,会经得起磨砺。

copyright dedecms


  漫山遍野都是树,也许他的目光有些挑剔,怎么就没有进入他的法眼的?李把头有些急了,他连忙把十几个人都撒出去,并且赶上牛车,向山谷的深处进发。就不信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爬犁杆子,都找不到?
  没到一上午,出去的人回来了,好吗!整整拉回来两牛车。大家都是赶爬犁出身,虽然不会制作,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这个标准都在心里装着呢,有什么难的?
  这些爬犁杆子就堆在工棚前的空地里,让他去制作。他想去给他找到的那根配个对,这些杆子扒拉个遍,很意外,没有寻找到。咦!他的标准够高的,有些出乎大家的意料。
  李把头有些着急上火,这也太邪门了吧!他让王德山将就一下材料,今天无论如何都得整出来一个,明天着急用呢。
  王德山扭头又去看那条又高又大的牛,那是李把头的牛。他不用尺子量,用眼睛去瞅,就让他不停地摇头。李把头看出了门道,忙起身把他的牛牵走,把别的牛牵过来,让他以这个为标准,制作一个。王德山立刻就从杆子堆里挑选出一对来,叮叮当当地干起来。 织梦好,好织梦
  大家都在一边围观,都有些偷学的意思。打眼刻槽,锛子木钻都招呼上,没有两个小时,一张爬犁就稳稳当当地制作完成。给牛套上,四处走走,嘿!正合适啊!
  他不吭声,却把制作爬犁的路数都展示给了大家,让大家看得一清二楚。有人不服气,就自己挑出一对杆子,照葫芦画瓢地制作起来。还别说,吭哧了一上午,真的让他给弄出来了。给自己的牛套上,喜气洋洋地上了山。他也没敢多装,就想溜溜爬犁。这一趟连楞场都没到,就坏到半道上了。这个结局是大家没有想到的,这张爬犁的制作,可以说是集思广益制作出来的,一个人操作,其他人在旁边支招,就好像一盘棋上的两个对局者,大家都倾向于其中的一个,可是胜负却没有倾向到这一边。一群人输给了一个人,让大家输得心服口服。
  他制作的爬犁非常的坚挺,拉了一天的木头,中间还顶了一次迎门树,也安然无恙。唉!不服不行,人家是正儿八经学来的,靠瞅瞅就能学会,岂不是太简单了?虚心去学习学习,问他两句,他却只会嘿嘿一笑,跟个哑巴似的,连个话都没有。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三
  李把头明白他制作爬犁的要领,一定要因牛而宜,不能乱了法则。没有多长时间,每条牛都配备齐了爬犁,唯独他的牛没配备上,一直都让清闲着,浑身都是力气,无处打熬,天天只有大吼大叫。这天,他赶上牛车,把王德山也拉上,去山上找爬犁杆子。
  那一根杆子是枫桦的,就要找一棵同样的杆子,才能配齐。在山上寻找这种树还是很容易的,它有着与众不同的外皮。如同一层破纸张一样的外皮,风吹来便“呼啦啦”作响,风越大,就响得越厉害。寻树听音,是够独特的。他们转了好久,也没有寻到,最后不得不爬上山顶,去了另一条沟谷。这里是不错的,一片的枫桦树,响声不绝于耳。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棵,接着就是第二棵,第三棵……王德山不停地用斧子在树上砍记号,呀!白花花的一片啊!让李把头怀疑是不是看花了眼,看什么都是爬犁杆子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多多益善啊!爬犁杆子多了,就意味着爬犁多了,爬犁多了,生产任务就不是个事儿!这个道理李把头是知道的。这些天让他的情绪一直都很沉郁,这个林班有如此大的挑战性,是他前所未遇的。王德山的到来,把他心头的沉郁给化解了,让大家不再为爬犁犯愁,可以放开手脚了。
  这个王德山哪,别看他蔫了吧唧的,身上怎么就有那么一股子东西,让人喜欢呢?这个家伙能干出别人不能干出的事情,这些事情还包括,李把头想起这么一件事,工棚里每天都有人来蹭吃蹭喝,这些人基本都是林场的工作人员。每天中午,他们都把工棚的热炕占据,吃饱喝足,就那么一躺,根本不管别人。上山回来的人吃饭只能在灶间,中午想躺一会儿又没地方,对这些人是敢怒不敢言啊!他们掌管着要害部门,掌管着生杀大权。不过,李把头却不想再忍耐下去,这样的人不必去给他们面子。只是,他早有此心,却无法开这个口,他想到了王德山。 内容来自dedecms
  让他看门,不是工棚里的人,坚决不让进!李把头给王德山下了死命令!安排完这些,他赶牛上山去了。
  中午回来,就见王德山坐在门口的木墩上,面无表情,俨然是一尊门神。工棚里可是够清净的,一个人都没有。大师傅已经把饭菜都摆到了桌子上,洗脸水也准备好了,正在桶里散发着热气呢。
  大师傅把李把头拉过来,向他竖大拇哥。指一指门外,趴在他的耳边说:“真行,真能拉下来脸子,连场长都给挡回去了。”
  李把头心里一乐,还别说,留这么个榆木疙瘩还真的管用呢,以后可得把他带在身边,太好了。他这么想着,却没有实现,转过年,林场招工,王德山去当工人了。只是,他被场长看中,安排到门卫室,专门看护大门。场长的要求也很严格,除了本场职工,外人坚决不许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秋日里最美的相聚

下一篇: 赶鸭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