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经典美文-唯美句子-美文摘抄-非常美文网

优美散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黄昏,村庄的掌纹

黄昏,村庄的掌纹

2021-07-01 14:33
来源:非常美文网 作者:春草葳蕤 查看: TAG标签: 黄昏 村庄的掌纹


  站在村庄的黄昏里,一眼望过去,看见田野绿得没了层次,毫无秩序。那是一种怎样野蛮的绿呀,不管不顾地撩开了四蹄,好似草原上的野马在驰骋,所到之处,绿油油的庄稼,菜畦、如茵绿草……
  收回视线,落进眼底的是,一个个烟囱,步调一致地立在屋顶。晚风里,缕缕炊烟扭着小蛮腰,袅娜地飘散着,无形中,勾勒着村庄夜幕降临前的婆娑暗影。
  那些熟悉的身影,有弯腰驼背吸着烟袋的祖母们,有拍着两手面粉、剥着一把小葱儿的年轻的母亲们。站在村庄老槐树下,手搭着凉棚,眼睛向着村庄的小路上、场院、操场……望着、呼喊着,其间参杂在声音里,最拨动我心弦的就是娘的那一声:柱儿,回家吃饭了——
  在这些杂乱高低的乡间声音里,这一声,好似音乐动听,好似绘画明媚,我一下子能从众多声音里捕捉得到,一下子分拣出来:哦,今儿爹的心情咋样?农活干得多不多?顺不顺心,那头家里的唯一犟牛气没有气着爹?姐姐哥哥听不听话?家里饭桌上有没有好饭菜……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那是娘的声音,从小到大,那声音按时响起,钟表一样,准时,无误。娘的声音里,总是粘着爹的心情好与坏的,爹是一家之主嘛,爹的心情好,家里一切都好,都安生。人儿欢喜,猫儿狗儿安静,牛羊也安静的好似天边游动的云朵。
  娘的声音很有穿透力,越过村庄的角角落落,越过村外的山山水水,越过太阳,也越过月亮、星辰风霜、雨雪……落在我的耳边,让我在每一个黄昏里,都会情不自禁,回想起村庄,想起那一张张面容,一种种表情,或兴奋或低落,或高兴或悲伤,或愁或忧……此刻,最清晰的就是黄昏,村庄的黄昏,犹似一只巨大的手掌,温情地伸向村庄每一户人家,每一个村人、庄稼、花草,甚至扩张到田野、小河、树木……黄昏,村庄的掌纹,田畴、阡陌在掌心里纵横交错,且,那生就的脉络一生不改不变,只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而越加清晰,越加深刻,尽管粗糙、老茧横生,却依然那般亲切,熟悉。 内容来自verywen.com
  
  二
  很小就趴在娘的背上,由娘背着下田,耕种、耨苗、除草……风里是一天,下雨也是一天,日头晒,雨水淋,娘不叫苦,也不叫累。爹在前头赶着牛,娘在身后扶着犁,不是播玉米就是播豆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完没了。
  农事早已根深蒂固植进我幼小的心田里,尽管小,不会做农活,都看在了眼里,对农活的苦累也早已感受颇深。很小很小时,娘背着我劳作,我饿了哭,哭够了就睡在娘的背上。有时,娘把我放在树荫下,围在小木车子里,我仰着头看着树叶、白云、蓝天……看到飞鸟飞来飞去,也不知在忙碌什么。蝴蝶挺友好,常常飞到我身边,有时落在野花野草上,忽闪着翅膀,好像在说些什么?最亲近我的是那些蚊虫,盯着我直咬,咬的我身上发痒红肿,我就大哭大闹。
  我最喜欢天上的飞鸟,我渴望我有一双翅膀,我想飞。我望着田地里的娘和爹。娘和爹一样劳作,回家还得做饭、喂猪、喂鸡鸭,还得抽时间做针线,还得用奶水喂饱我……娘呀,你好辛苦呀。 verywen.com
  慢慢地长大,慢慢离开了娘的背,离开禁锢我的小车子、绳索。我可以在田野里到处奔跑了,可以捉蚂蚱,扑蝴蝶,赶蜻蜓、斗蟋蟀……
  我常常在爹和娘休息的树荫里,把几个歌曲串联起来喊唱着:“我总是问个不休,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我狠命地唱,撅着小屁股,弯着腰,卯足劲儿地唱。娘看着,点着我的前额,笑说:“柱儿呀,好好上学哈,长大了,有出息,去外面的世界,好好看看去。”娘一脸的喜悦,从来没有的微笑,绽放在古铜色的脸儿上,花朵似的,眼睛也变的晶亮。
  爹却总是给我泄气,见了我正在抒情,全神贯注之时,非但不给我加油打气,反而,不屑地一脚踹在我屁股上,给我踹个嘴啃地,“消停点儿吧。不好好学习,将来呀,也和你爹我一样,顺着垄沟找豆包吃。嚎啥嚎?”我听了,哭声凝噎在咽喉,不敢放出来,也一时咽不下去,卡在那里,憋得脸儿通红,半天大气儿不敢出。 非常美文
  记得,一个个黄昏,娘背着我,从田野往家走,一直到手牵着我,而我一时一刻也离不开娘。我摸着娘的手掌心里的老茧日日加厚,粗糙的好似锉刀。我感受着娘的辛苦,娘的劳累,娘的诸多不易。
  爹也经常举着我,把我举过肩头,又举到空中抛着我,一遍遍,爹抛着又接住。我在黄昏里,咯咯笑着,在爹的肩头坐着,扎煞开双手,大呼着:“我要飞,飞得更高——”仿佛进到了天空里,好似与飞鸟一样,可以飞起。我知道爹同样喜欢我的,只是爹不善表达。或许,他只有拳头棍棒才直接表达他的不满,只有打骂才足以表达他的在意。可能更多的时候,就是恨铁不成钢吧。
  十二三岁,半大小子,狗也嫌。一点不错,已经不需要娘背着牵着的我,早已上学了。我也好似一匹小野马,到处踢踏,到处撒欢奔跑。爹说我没有去不到的地方,也没有闯不下的祸。学校里课上课下,放学了野外村子里,到处都有我的身影。这家的娃子哭了,是我惹的;那家的狗乱咬是我踢的;又一家玻璃碎了,是我踢球踢飞了;再有张家屋檐漏雨,是我掏鸟蛋掏的;李家老三不长个是我给绊倒一次,受了影响,赵家小儿子不敢去上学了,是因为害怕我打他……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


  可想而知,爹那里天天告状的一波接一波,娘的耳朵里,也塞得满满的,都是我的英雄壮举。我不解释,也不辩驳,因为没有用的。在爹眼里,像其他人一样,好似我生来就是差生,就是惹事的。
  
  三
  我从前最喜欢的黄昏,倒是成了我最大的梦魇。我不知道该不该回家,回家后,等待我的又是什么?是爹的恼怒和棍棒?还是娘的唠叨和眼泪?不回家,惹了事,我就躲在外面,远远地看着家的烟囱,看着一缕缕炊烟,在屋子顶上飘起;看着我家的猫儿,老虎似的花猫,在屋顶上走来走去……
  爹站在门口,送出去我家告状的人家,说:“别哭了哈,等柱儿回来,我揭了他的皮。”
  娘也劝着,从鸡窝里拿出鸡蛋,往人家手里送着说:“回家给孩子煮煮吃吧,都是孩子不懂事,惹祸,挨千刀的嘞。”
  我坐在村庄的一角,坐在黄昏里,享受着黄昏带给我的安逸与恐慌。我想逃离,但是,我没有方向。我不知道哪里才是我要去的地方。每次,娘都能找到我,偷偷的给我送来吃的喝的,一把将我拉进怀里,查看我身上有没有伤,问着我:“伤到了没有呀?柱儿,快给娘说,到底咋回事?” verywen.com
   就是娘愿意听我分辨,也相信我的话,但每次听完了,娘都会轻轻打我屁股说:“不要再惹事儿,要学会忍,忍一忍不就过去了,看看弄成什么样子了。再不听话,是不是,真的想让你爹揭你皮吗?”娘说着眼里有泪花儿,在村庄的黄昏里,闪烁着,好似月亮,好似星星,好似家里的灯火,温暖,宁静。
  慢慢大了,不再惹祸了。娘说我懂事儿了,知道做活了。
  我知道家里条件,也知道自己,不是什么上学的料,早早下学了,把学习的机会留给喜欢学习的弟弟,妹妹。
  我对娘说:“我要出去,到外面去闯一闯。”
  娘听了,看看我,没有丝毫惊讶,只是说:“柱儿,真要走呀?”
  “嗯。”我点了点头,很坚定。
  爹知道了,对我大发雷霆,他骂着我说:“没个安生时候,不好好种地,到外面去,能做个啥?下煤窑?干建筑?当贩子……”在爹眼里,除了种地,再也没有一件事,是正经事儿了。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我不分辨,倒是希望爹像小时候一样把我拖到身边就是一顿好打,也出出气儿。爹没有,他脱下鞋子使劲地摔在地上,蹲了下去,“唉,老天爷,咋让我养了一个这样的儿子?”然后,爹掏出他的旱烟来,慢慢卷着烟,划一根火柴点着,慢慢吸着,呛得直流泪,“咳咳……”他不住地擦着眼泪,不住地咳嗽着。
  在一个黄昏里,我离开了村庄,离开了那个生我养我十几年的村庄。那熟悉的村庄角角落落,那熟悉的小河流水,潺潺流远,那飞鸟那花朵流云,还有鸡鸭猫狗……最是我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声音,都一一远去了。
  我背着帆布书包,扛着行囊,偷偷地一个人走了。走到通往村庄唯一的山路上,我向着爹和娘劳作的田野努力地望着。我知道,爹和娘知道我要走的,故意不理不睬就是了。坐在河边,我想借着黄昏再吃最后一顿离家前的饭。我伸手掏向帆布包,摸到了几个鸡蛋,又摸到了一卷子硬硬的纸币。是几张十元的钞票,卷着了一卷,父亲常用的困烟叶子的纸绳儿捆着。我知道了,蛋是娘给煮好放进去的,而钱是爹给的,那是爹用来买农药种子的钱呢。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仿佛间,又一次听到娘在呼喊我:“柱儿,回家吃饭了——”又是黄昏时候,已经是许多年许多年以后了,我依然记得那些黄昏。
  哦,黄昏,好似村庄的掌纹。沿着这纹路,我一次次去触摸那村庄的暖,村庄的柔,那爹娘一样的怀抱。我知道,沿着这纹路,我终将回去的,一定的。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