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经典美文-唯美句子-美文摘抄-非常美文网

优美散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悠悠古神树

悠悠古神树

2021-07-01 14:34
来源:非常美文网 作者:乡笛 查看: TAG标签: 悠悠古神树

孟夏五月,我与几个朋友,还有妻子一同去她老家看望老岳母。老岳母一边絮絮叨叨说我把她忘了,这么长时间不去看她,一边忙碌着用白果炖猪脚招待我们。
  “这白果是我去年从门口‘神树’下捡来的,你们难得来,炖给你们吃,可香了。”
  我有些愕然,正想张嘴问个究竟时,八十高龄的老母亲告诉我说:“我们寨门口有一棵白果树,年年都会结出上千斤白果。每年香会,方圆几十里的人们都会去树下烧香化纸,祈求神灵保佑,都把这棵白果树看作是神树”。
  这里居然有这么棵古树,我虽来过多次,每次都是来也匆匆,回也匆匆,不得而知。这次耳闻,带着好奇心理,急不可待去一睹“芳容”。
  下个陡坡,穿过寨子,拐过田垄,白果树远远地呈现在我们眼前,它如一把撑开的绿绒巨伞,枝繁叶茂,遮天蔽日,又似一座“青峰”直插云间,火辣辣的太阳光被它毫不留情地挡住。 非常美文
  来到白果树下一看,它长在半山腰的一块平地上,抬头凝望,背后高高大山巍峨耸立,前面清澈小溪涓涓流淌,左右两百米外是村民们顺山而居的栋栋木房。站在树下,和风从天上、从四周向我们倾泻过来,周围绿叶轻轻摆动,清透凉爽,大自然简直是个神奇的艺术殿堂,那棵挺拔的白果树是这个殿堂中不知疲倦的歌者,歌咏着永远的清新,在风中弹奏天籁绝响。
  哇塞,可大了,几个朋友手拉手去围它,都没有抱住,像一栋五六十米高的摩天大楼,抬头望不到树梢。树皮是灰褐色的,上面长有许多小疙瘩,用手摸上去非常粗糙,也很坚硬,像老人皮肤似的。它的树枝从中间脱颖而出,无数树枝像巨大的手臂从四面八方伸展开来,树根又大又长,在底下交替盘踞,有的伸到寨子房屋地底下很深的地方,像托盘一般托着那里的六十多户人家,有的伸到数百米远的小溪沟底,像一根根吸管插入沟中吸着溪水。最底层树枝覆盖了周边一亩多地,树枝末梢几乎靠着周边的土地,罕见高大的白果树逗得脚旁的竹林争相抬头仰望。树下有着几块砖头砌成的简易香炉,里面插满了燃尽的香烛火把,树枝上挂满了一段段红布,肃穆安然。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我去过西安古观音祥寺、云南腾冲界头镇,见过的那些千年白果树与它相比,都应甘拜下风当“小老弟”。我们正在惊叹不已时,一位满头白发、长长银白胡须的老人,提着香纸朝着白果树走来。看着我们后,笑了一下,就把香纸放下,从兜里掏出打火机,虔诚地燃点着香烛,点完后,对着神树作揖三下,把一段红布挂在树上。
  我走上前去,主动和老人搭讪:“老爷子,您家哪里人啊,怎么到来这里烧香化纸呢?”
  “不远,就在离这里有十来里路的下水沟寨子。前几天曾孙生病,我老伴许了个愿,小曾孙真还好了。他爸妈外出打工了,爷爷、奶奶忙着呢,我这老头儿闲着无事,就来还愿啦。”
  “真还看不出您老人家,四代同堂了,多大高寿了啊?”
  “已年满八十九岁了,啥子高寿啊。”老人耳聪眼明,一边烧纸,一边笑呵呵地回答。
非常美文

  “老爷爷,你真了不起,年迈九十的人还能走这么远的山路。”
  “山里人,劳苦的命,有时在家里还要下地劳动呢。”老人随即问起了我:“你们是哪里人啊?不会也是到这里来敬奉神树吧。”
  “我们是来寨子里走亲戚的,听说这里有一棵大白果树,就来看一下。”
  “老爷爷,您知道这棵白果树有多少年了吗?它怎么会变成神树呢?”
  “哎呀,这树究竟有多少年我不是很清楚,只是小时候父亲就给我摆起过,少说已有千多年了吧,反正我懂事后看到它就这么大。至于怎样变成神树的,这个话说起来可长了。”老爷爷烧完纸后,从裤兜里摸出烟杆,一边裹烟,一边用手指着树脚后坎的两块石板介绍道:
  “很久以前,这棵古树后面土坎边有一个土地庙,周边人们常到庙里烧香化纸,后来破四旧、立四新时被砸碎了。传说有一天,有一个小伙途经这里,到对面山上去挖矿。实在累了,就靠在树上休息了一会。刚刚闭上眼,就仿佛听到有人对他说‘今天别去了,矿洞要垮塌。’小伙急了,赶快跑去给大伙讲了刚才在树下打盹时听到的话。大伙听了,想到是神灵传话来了,就都不敢去了。不一会儿,矿洞果然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垮塌了。事后,小伙就带着一伙人提着香蜡纸烛,去白果树下烧香磕头,叩拜神灵。从此,人们就认定这颗古老白果树是神树了,它真还灵验,要是哪家有人生病或运气不好什么的,只要对着它许个愿,求神树保佑,生病的就会好,运气差的还会转运。这棵树还很神圣,不得有半点冒犯之举,要是不信,就会遭劫难。”随即老人家给我们摆起了一个早些年在这里发生的故事。 内容来自verywen.com
  有一天,寨子里的几个小孩在树下玩耍,一个顽皮的小后生突发奇想,在树下找几块石头垫着,顺着树枝爬上树去玩,结果不小心从树上摔了下来,把背脊骨摔断了,成了残疾人。人们都说小孩爬上树是得罪了神树,从此以后,再没人敢爬上树了。
  老人绘声绘色的叙摆言语中,那庄重的脸上写满了对古神树的崇敬,我哪敢冒犯老人,想笑又不敢笑,就顺着回应老爷爷说:“看起是很灵验,要不您这么大年纪了都来这里烧香化纸。”
  聊了一会儿后,老爷子说要忙着回家带曾孙子,就走了。
  回到岳母家,吃过夜饭后,几位寨中的老人听到岳母家来了客人,就相约来到了岳母家中。在老岳母家院子里,借助明亮的月光,老人们你一言,我一语,摆起了这棵白果树险些被毁掉的那些历奇惊险。
  五十多年前,寨子村也像别的村寨一样,大量砍树炼钢铁。那时,白果树周边的一些树子都被砍光了,有人提议把这棵白果树也砍了,还说这棵树子太大,挡住了阳光,造成周边土里的庄稼长得不好。寨里的一些人商量树子太大,无法用刀砍,只能用锯子锯。

copyright verywen


  第二天,寨里的几个人扛着锯子、斧头来到了树脚,正要开工锯树时,天上乌云翻滚,倾刻间雷声大作,下起了瓢泼大雨,那几个人只好跑回家中避雨。这时,有一个人说:“这雨早不下,晚不下,恰在我们要动手时下,怕是天上‘神仙’显灵,有意把这棵树留下,这天意可不敢违啊。”几位一听觉得有道理,谁也不敢去锯树了,这棵树就这样保住了性命。
  又一次,大伙都记不清是哪年了,大概有二十多年了吧,一个城里的房开老板找到生产队长,要出大价钱买这棵树,还美其名是什么城市建设的需要。准备将这棵树修根锯尖,只要树桩,挖起后修一条简易便道,用大货车运载出去。
  寨里的人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不约而同聚集到了队长家,异口同声说:“城里需要大树当风景,我们农村就不该要风景了吗?这棵树在这里活得好好的,这么多年与我们朝夕相处在一起,保佑着我们全寨人平平安安,凭啥要卖。”那个老板看到村民们这么齐心,只好作罢。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后来这个老板回去后不久,就生了一场大病,怎么看都不好。有人给老板“指点迷津”,说他买这颗树,怕是得罪了神灵,于是老板不得不相信迷信,悄悄来这里烧香化纸,磕头作揖,承认错误,后来病真就好了。
  有一年,村里一户人家修房子,在挖地基时,挖到了这棵树的一根树根,这家人马上召开家庭会商量确定,把挖出的土重新归位,夯实,保护树根不受伤害,另选地方修房。后来,这家人两个孩子读书成绩很优秀,考起了大学。寨里人都说是神树显灵,保佑了他家。
  多年来,寨子里的人无论是修房砌坎、挖土开石,还是修公路等,自觉自愿不伤害这棵树。要是遇着大风吹断的树枝掉在地上,人们会小心地把它捡来堆放好,待干透后就在树旁选个地方烧掉,从没有人扛回家去当柴禾。幸运的这棵树的对面和左侧面山上都有磷矿,矿被挖出后,常常发生山体坍塌,而它生长的这座山,恰好无矿。至今,去神树的小路仍然保留着那条原始古老的小路。全寨大人小孩心里时常装着它,关注它,呵护它,敬重它。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


  灵性的白果树也会知恩图报,从未闲着,春天,枝头上悄悄冒出嫩芽,当春姑娘离去后,纵横交错的树枝上结满了一个个又圆又大的青果。夏秋,果实在悉悉秋风中由青转黄,然后“蒂落瓜熟”后就会把果实一颗颗送到地上。这时,家家户户都会去捡白果,拿回家里晒干剥开,把果仁或炖或炒,阵阵香味扑来,让人感到是上天赏赐的“圣果”,那滋味爽死了。严冬,一片片黄叶随风籁籁飘落,在地面上铺成“金毯”,孩子们在那里嘻戏玩耍,胜过天庭乐园。
  我见过那些闻名于世的千年白果树,因为身在名山或大庙上,引来许多文人骚客咏诗作赋,让成千上万的游客游览观赏,与之合影留念,风光无限,了之不得。猛然间,我突发奇想,要是这棵树生在大寺庙或什么名山上,那更是绝妙的景点,也会让世人竞相驱使,引颈仰望。只可惜它远离热闹之地,生长在孔家寨这无名的小寨门前,“养在深闺人未识”啊! 情感文章 verywen.com
  但人的叹息总是人的叹息,千年白果树从未叹惋过,也从未计较过什么,喧闹也罢,寂静也罢,它总满怀激情地生长在这里,在这山野里造就成一幅天然壮观的奇景,年年岁岁与这里的人们世世代代相融相生,寨在树中,树活寨里,像一位大彻大悟的智者,超然,豁达,淡泊。
  它很美,它的美是清爽的,是空灵的,是纯朴的,犹如种子一般在我的心中扎了根儿,印在了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