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美文 > 随笔原创 > 读《孽债》 愿孽债不再有

读《孽债》 愿孽债不再有

时间 : 2018-05-30 16:00:5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梁镒   点击:Tags标签: 孽债 读《孽债》
我经常从图书馆借《共和国作家文库》丛书,这套丛书选择了1949—2009年六十年间经典代表性作品,是长篇小说的巅峰之作。这一段我借了叶辛的《孽债》,读后还是颇有感触。

读《孽债》 愿孽债不再有

沈美霞、卢晓峰、吴永辉、梁思凡、盛天华这五个从云南到上海寻亲的知青子女走进一个个陌生的又有着血缘关系的家庭里时,引起的家庭冲突中显现出的情与理、情与法、人性的善与恶,真实的记录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那一段历史。

读完后有几点感慨:

一是,个人命运从来就不是个人能掌控的,每个人的命运都有时代的烙印。

二是,大多数人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所以那些善良、正直、诚实、无私就显得特别可贵,有这些品质的人也会有好的回报。当这些上海男知青要回上海的时候,云南女人虽然有太多不舍,但她们为了不耽搁丈夫的前程,为了不让丈夫难受,她们选择了放手。她们甚至感激丈夫没有主动提出离婚,没有偷偷走掉,在丈夫离开以后,她们即使有万般思念,也没有想要打扰前夫的新生活。而上海女知青俞乐吟就是选择了偷偷走掉。唯一没有与丈夫离婚的卢晓峰的妈妈依荷,在云南苦苦等着丈夫的归来,儿子去上海后,写信让她去上海,她到上海后无意发现丈夫入狱的真正原因,丈夫隐瞒婚史与一年轻女孩恋爱,但当女孩发现他曾经有婚史的时候,情生恨,告他强奸,被判入狱。这时候的依荷,心理的伤害可想而知,但她觉得应该救丈夫出狱,当她把女孩的信作为证据救丈夫出狱的时候,丈夫百感交集,想与她回云南,依荷知道覆水难收,答应离婚后就自己回云南了。看着这些知青回上海苟且的生活,我觉得我们总在寻找诗与远方,想象的诗与远方就是大城市,就是丰富的物质,不珍惜当下的生活,但回过头来看的时候,当下的生活、善良与知足常乐就是诗与远方。 www.verywen.com

三是,人的低级需要是直接而迫切的。这些知青在云南的时候,虽然他们不想在云南呆一辈子,但看到傣族少女诱惑的时候,还是身体战胜了理智。但当政策可以回城的时候,能回城的义无反顾的回,不符合政策的创造条件回城。与当地人结婚的义无反顾离婚,离不掉的就偷偷走掉,同是知青的夫妻先把孩子送人,再离婚。同样的,当这些孩子找到上海的时候,心理的压力,住房的紧张,邻里同事的闲言碎语,生活的捉襟见肘,都令这些当初的知青难以面对,而盛天华的继父——个体户马超俊,生活宽裕,很快就接纳了这个孩子,但他以这个继子为要挟,让妻子俞乐吟答应他可以在外面寻花问柳。

四是,既然是债,甚至是孽债,那么能还债的人、善良的人是值得人尊重的。

作者在书中主要刻画了4个上海女人,吴永辉的生母杨绍荃,沈若尘现在的妻子梅云清,盛天华的生母俞乐吟和梁思凡的继母凌杉杉,最善良的是凌杉杉,她对于梁曼诚的过去,虽然惊愕,但他觉得她爱丈夫,就应该接受他的一切,所以很快的接受了孩子,住房的紧张让她的生活难堪,但她没有让丈夫难堪,后来梁思凡因为车祸可能残疾,她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呼喊。其他三人都对婚姻不忠,婚后出轨,只有凌杉杉对爱情对婚姻矢志不渝。最有可比性的是梅云清,她和凌杉杉有着不相上下的美貌,艳丽不妖冶,性感不风骚,同时兼具善良和温柔的秉性,是男人理想的婚配对象,但梅云清走不出丈夫曾经有婚史的阴影,背叛以后才认识到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
非常美文


沈美霞在云南成了孤儿,她受母亲遗言来上海寻找生父,美丽善良纯朴的她,总是逆来顺受,受到堂姐的辱骂,继母的嫌弃,弟弟的欺凌,她自责是自己引起的麻烦,虽然继母后来通过出轨发泄后,认识到人性的丑恶,明白每个人都是带着血污来到这个世界的,没有完美的人,当她准备接纳沈美霞的时候,而孩子已决定回云南她生活的农场。

盛天华生母与继父的放纵,让盛天华走上犯罪的道路,最后母亲大义灭亲,配合警察抓捕了儿子。

最有爱的就是卢晓峰一家,而且卢晓峰父母也没有离婚,卢晓峰来了以后,爷爷奶奶非常疼爱他,连叔叔与姑姑也非常喜欢他。当他得知父亲进监狱的时候,他焦灼迷茫,母亲给他塑造的父亲高大的形象轰然倒塌。

五,孩子的态度是一面镜子。

这些孩子是纯洁的,社会是一个大染缸,这五个孩子中,只有盛天华从云南来到大上海,在继父的女儿马玉敏带领下,很快适应了都市生活,出入娱乐场合,发展到贩卖毒品。卢晓峰的爷爷奶奶虽然很疼爱这个孙子,但因为孩子爸爸进了监狱,他千里寻父的目标落空后也陷入了深深的失落。另外三个孩子的到来,给知青父母带来巨大的压力,继父母对孩子的嫌弃,继弟妹对孩子的欺凌,住房的紧张,都给孩子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吴永辉的亲生父母是两个知青,当年他们为了回上海,把孩子送人,准备先离婚再复婚,回上海后,父亲因为经不起身体与物质的双重诱惑,与一家境优越的女子结婚,当初的离婚假戏成真,后来母亲也再婚,当母亲受到两次背叛以后,也开始了报复,当她自以为报复了丈夫了以后,没成想受了更深的伤害,他们夫妻最初对孩子的嫌弃,后来母亲感受到亲情的滋润,母性萌发,当她真心想养孩子的时候,孩子已经写信联系养父母,养父母虽然他们对孩子视若己出,但他们来上海的时候,面对孩子的生身父母,他们表现出对物质的淡泊,对孩子选择的尊重,这个无私还是很令人动容的。吴永辉通过找亲生父母的成长,更感受到养父母的伟大,最终除了出车祸的梁思凡和被警察抓捕的盛天华,另外三个孩子都被上海的家庭接纳,但孩子们都选择了回云南,尤其是在云南已经没有亲人的沈美霞,她感受到的是父亲的懦弱,继母的薄情,弟弟的霸道,她选择回到她生活的农场,回到淳朴的家乡。虽然我们经常血浓于水,但没有彼此付出的亲情,被算计的亲情,并不浓,没有血缘,真诚付出,照样可以血浓于水。

上一篇:风一辈子不能平静,和人的感情一样

下一篇:回家吃饭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